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六十一章:夢(盟主加更)
    安樂郡是整個靈州受災最嚴重的郡,郡中百姓十有七八逃難去了,剩下的人不是躲在城里,要么就是淪為難民。

    以及落草為寇四處掃蕩。

    整個安樂郡一眼望去,死寂一片。

    就是郡城之內,也是空了一半,更不用說下面各縣了。

    城外設置的粥棚,每日只施一頓稀粥,其中還夾雜著大量糠和沙子,就這也大半人搶不上。

    安樂郡郡守劉元豐前腳剛回,后面的仆從就將刺史官署所發生的事情帶回來了。

    郡衙后面劉元豐聽到這消息頓時大笑不已。

    “好!死的好,殺得好。”

    “這些衣冠禽獸,治下老百姓已經連草皮都吃干凈,開始易子而食了。”

    “他們竟然還有臉辦什么壽誕?竟然還堂而皇之的在刺史官署瓜分貪墨朝廷的賑災銀兩。”

    劉元豐坐下,將一巴掌直接拍得桌子上的鎮紙都跳了起來。

    郡丞也剛好坐在身旁,搖頭嘆氣:“可是這依舊解決不了問題啊,沒有糧食,如何賑災?”

    劉元豐臉色徹底冷了下來:“我聽那徐宣明說,朝廷送來的賑災糧竟然根本就沒有送過來,糧車和糧庫全部都是空的,這件事情絕對沒有這么簡單。”

    “我已經準備好了。”

    劉元豐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奏章和書信。

    “這份奏章上奏朝廷,同時書信兩封,一封給周尚書,一封給御史大夫。”

    “我劉元豐就不信我大周,就沒有天理了。”

    郡丞點了點頭:“只能如此了。”

    夜間,劉元豐點著燭火坐在燈前,怎么也睡不著。

    動筆想要寫些什么,但是想寫的白日里都已經寫在了奏章和書信里面,至于后面的事情,就已經不是他一地郡守能夠干涉的事情了。

    “唉!”將筆扔下,深深嘆了口氣。

    或許是他自己都知道,即使這些奏章真的上達天聽,引起朝局動蕩,也已經為時已晚。

    “我與那些人又有何異,最后都只能坐看著餓殍遍野、人間煉獄。”

    看著燈火閃爍,思緒百回千轉,最后劉元豐直接在桌案之上睡著了。

    迷迷糊糊之中,來到了一處暗不見天日之地。

    劉元豐發現自己站在一片荒蕪至極的大地之上,天上是呼嘯的黑風,到處都彌漫著霧氣。

    “這是何處?”

    劉元豐往前走,突然后面卻傳來了聲音。

    “嘩啦啦!”

    “嘩啦啦!”

    那是鎖鏈拖過地面的聲音,并不止一兩個,而是一群。

    劉元豐心生恐慌,連忙躲避藏到了一沙丘下。

    隨著鎖鏈的聲音越來越近,雜亂的腳步聲響起。

    就看見迷霧之中,一群帶著枷鎖的囚徒緩緩走出。

    為首的一個是一個看上去瘆人至極,身體四分五裂看上去像是拼湊出來的惡鬼,隱隱有些熟悉感,再仔細一看那眼睛。

    “徐宣明?”劉元豐駭得差點叫出了名字,然后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氣都不敢大出了。

    再往后看,這些人中有不少都是眼熟之人。

    而中間一人,正是白日里剛剛見過的上官,靈州刺史錢文。

    “徐宣明?錢刺史?他二人不是死了嗎?”劉元豐再看看這天空和場景,哪里還不明白,自己可能是在陰曹地府之中了。

    果然,隨著囚徒一個個走出,走在最后面的,是一個穿著白色鬼神袍服的鬼差。

    其不時的揮舞著鞭子抽打在惡鬼囚徒身上,惡鬼散發出凄慘至極的哀嚎。

    而那鬼神從前方路過散發出的兇惡氣息,讓劉元豐感覺腦袋都被凍成了一大塊,身體僵直得就好像木頭一樣。

    直到這些人漸漸消失,劉元豐才敢出來。

    其嚇得一路狂奔,也分辨不出方向,只知道要逃離那鬼神所在的地方。

    結果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已經穿過迷霧,站在了一條看不到邊際的濤濤大河之前。

    劉元豐口干舌燥,剛好想飲口水。

    低頭就看見,那河流之中,成千上萬的人隨著波濤而下。

    在其中掙扎呼號,水底之下更是無數猙獰惡鬼睜著眼睛。

    劉元豐頓時癱倒在地,再一看,其中一掠過河面的臉龐,自己剛好認識。

    “這難道都是本官治下的子民?”

    那水中不計其數的冤魂滾滾而過,一張張臉龐劃過,劉元豐直看得感覺全身涼氣直冒,整個人都在不斷的抽搐。

    哪怕是刀山火海,也沒有面前這一幕讓他感覺到可怕和畏懼。

    “不!不!這不是本官的錯!”

    “本官也沒有辦法啊!本官也無能為力啊!”劉元豐連滾帶爬,想要逃離這里。

    可是剛逃了幾步,其又停下了腳步。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又爬了回來跪在了河前。

    此刻,已是淚流滿面。

    “是我這郡守對不住你們啊!是我劉元豐對不住你們啊!”

    此刻那暗無天日的陰世天穹驟然裂開,無窮無盡的光芒落下,一只捉星拿月的手掌覆蓋而下,將那看不到邊際的忘川河都覆蓋住。

    劉元豐只感覺自己隨著光芒不斷往上,再出現,已經站在了安樂郡的城墻之上。

    城墻下搭建的棚子和墻根之下,大批災民依靠著墻壁蜷縮而臥,不知道多少人就這樣一睡不起。

    云上睡著的仙人慵懶的伸了個懶腰,從陰曹地府的睡夢之中醒來,云頭也緩緩降落。

    他那清冷的目光俯瞰了下來,落在了渾身顫抖不已的安樂郡郡守劉元豐身上。

    冷冽的寒風刮過,徹骨的冷意侵入劉元豐的體內。

    “冷嗎?”

    劉元豐此刻只知道一個勁的點頭。

    仙人目光掃過安樂郡遼闊的土地,悠悠說道。

    “你治下的百姓更冷。”

    一句話,頓時讓劉元豐如遭雷擊。

    不知道這仙人說的是那安樂郡依舊受災的百姓,還是在那忘川河之中的孤魂野鬼。

    劉元豐跪倒在地,閉上了眼睛。

    再也沒有了任何辯解的心思,聲音帶著哭腔喊道:“千錯萬錯,都是我這郡守的錯。”

    仙人沒有接話,而是目光看向了城墻下的百姓,一雙眸子露出了悲憫之色。

    “明日午時,糧庫自會有米糧滿倉。”

    “劉元豐定當不留余力,全力以赴解救受災百姓,如違此誓,仙人就將劉元豐打入十八層地獄,劉元豐甘受此罰。”

    劉元豐甚至因為太過用力,指甲在磚石之上劃出一道道痕跡。

    再抬起頭,頭上只剩下云霞滿天。

    站起身來,環看著四方天空,城內屋閣重重,城外河山萬里,再也找不到那虛無縹緲的仙蹤。

    城頭上的寒風吹得劉元豐的薄衫獵獵作響。

    “我這是?”

    “真的下陰曹地府走了一遭?”

    低頭看著自己手指抓出的痕跡,再回想起了那忘川河中滾滾而過的孤魂野鬼。

    “不論是真是假,我作為一郡父母官,百姓的天,也不能夠如此坐視百姓墮入水火而不顧。”

    “否則,來日墮入十八層地獄,便是吾應有的下場。”

    回頭再看,一輪大日緩緩升起。

    驅散萬里黑夜。

    天亮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北京赛车pk10合法吗 陕西十一选五 宝利配资 可爱av女优 湖南麻将怎么打视频 147斯诺克比分网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 大赢家比分网310 万宝配资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 66江苏麻将辅助 八闽福州麻将官方版 足球大赢家比分 浙江十一选五 宙斯古代财富 球探篮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