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快穿之請開始你的表演 > 第一百七十四章:我太難了(十五)
    “有關于克勞蒂亞那個姑娘的記錄沒有記下來嗎?”不太明白自己應該問什么都北音就這樣問道。

    書靈小姐姐急忙說道:“都記下了。”

    “是嗎?那就好,我以為我忘記了。”北音輕輕的呼出一口氣,然后在接著看風景的時候,注意到書靈小姐姐的欲言又止,就接著問:“你還想說什么嗎?”

    不死心的書靈小姐姐又問了一句:“您真的不想問別的了嗎?”

    “不用了。”北音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后說道:“沒有什么想問的,現在這樣就好了。”

    “我知道了。”書靈有些頭疼的回到了書本里,覺得自己主人說的北音很好懂的話都是假的,明明就什么都看不出來,有什么好懂的。

    書靈自己郁悶去了,然后團子就問道:“剛剛那是什么?”

    “邀請函,有關于一場游戲的邀請函。”

    “那邀請你去做什么?”團子有點好奇,邀請北音去參加游戲,是要北音去參與進去的嗎?

    北音好像看懂了團子在想什么,然后就解釋道:“我不是去參與其中,我只是去旁觀的,看著這場游戲的落幕。”

    落幕,不了解游戲的情況的團子是沒有想太多的。

    但是北音想到剛才邀請函上面的暗號,心情愉悅。

    在距離周末還有幾天的時候,克勞蒂亞得到了有關于大樓的具體的情況,正如克勞蒂亞所說,那棟大樓挖出來的東西。

    就是現在應該已經滅絕的巫妖一族的東西。

    說起巫妖一族,那只能用邪門來形容,這一族的名字不能念,一念,那些耳朵靈敏的巫妖就會知道你在哪里,邪的很。

    而且他們這一族研究的都是一些非常古怪且極度惡心的術法,被各族嫌棄。

    因此,巫妖的存在非常的詭異且稀少,但一旦出現,就不得不慎重對待,畢竟,世人對他們的了解稀少,而且他們的術法很難解開,或者說根本就解得不完整。

    被施咒的生靈,都無一例外變成了怪物。

    不止是在外形,性情大變的不缺乏人在。

    而現在挖到巫妖的東西,毀了吧,舍不得,畢竟那是古物,不毀了,又不知道會不會有什么后遺癥,簡直的艱難的不行。

    沒有辦法,現在就只能封印了,這要說為什么要找斯圖亞特家族,而不是別的家族。

    就要從斯圖亞特家族經理過黑暗紀元說起。

    這個家族,真的是活化石,而且一些比較老的人,都是實實在在的可以證明黑暗紀元的存在,而不是只能任由后人的猜測,來判斷那個時代究竟存不存在。

    所以說,時間是最溫柔,也最殘酷的存在。

    他溫柔的可以掩蓋一切傷痕,但也可以殘忍到,抹殺一切。

    修在知道之后,猶豫了一下,他自己說想去看看的,但是看到什么都不知道的克勞蒂亞,他還是決定不去了。

    這個姑娘大概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家族究竟意味著什么,也不知道巫妖的危險性,那個古老而又詭異的存在,修都不能保證自己的安全。

    又怎么能再帶一個姑娘去歷險呢。

    再說修去看了一些關于謀殺案的事情,可以看的出來,而且后來的信息也證實了,和巫妖估計是沒有關系的。

    修就不打算再去了,修很清楚,過度的好奇心,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修不確定自己能不能付的起,所以他放棄了。然后這幾天就帶著克勞蒂亞走街串巷的調查情況。

    克勞蒂亞問他為什么不去了,修解釋那和這些事情沒有關系,克勞蒂亞也就沒有接著問了。

    沒有等到人類和斯圖亞特家小崽子的那位,有些驚訝,但是也沒有說什么。

    如果來了也很麻煩的,斯圖亞特現在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家族里,不是現在實力衰退厲害的他可以挑戰的。

    沒來,就很好了,他也不擔心會不會沒有其他的人來,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好奇心的人。

    這不,就來了嗎?

    在克勞蒂亞和修調查線索的時候,有一次離大樓很近,克勞蒂亞好像聽見了幾聲慘叫聲,但是克勞蒂亞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她現在很忙。

    克勞蒂亞沒有聽清楚,并且她現在忙的很艱難,根本就沒有心情去管其他的。

    這不,剛問好一些事情,然后修就來了電話,告訴她自己調查的情況,然后倆人一匯合消息,然后就開始更加細致的調查。

    這座城市里面的血族可一點都不少,要想找到罪魁禍首,那是要花費很大的經歷的。

    但是克勞蒂亞這修的幫助下都一一堅持了下來。

    修看看克勞蒂亞,然后神情溫柔的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心中想著,這是一個好姑娘,很好的姑娘。

    然后這天白天,幾個打扮的非主流的人走進來大樓。

    一進大樓,言語污穢的人就感到溫度是他們沒想到的低。

    其中一個發型五彩斑斕的人在罵了一句臟話之后,就說道:“這里溫度也太低了吧。”然后就忍不住的皺眉。

    然后一個臉上掛著諂媚笑容的人湊到了五彩斑斕的人面前,親熱的喊了一聲哥之后,就說道:“那我們還進不進去了。”

    那人皺了皺眉頭,就說道:“去,為什么不去,不就是一棟樓,哥還怕它不成。”

    “就是,就是,……”周圍的人都符合道,極大的給予了那人非常多的虛榮心。

    但是其中一個人心里還是有點打鼓的,據說這棟樓可不怎么樣,好像還鬧鬼,他想說,但是看到大家興致勃勃的樣子,就有點不想掃興。

    其實就是害怕被大家嘲笑,他們的年紀都不大,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年輕人年輕氣盛,沒有幾個愿意被大家嘲笑的。

    于是他們就開始探索這棟樓,然而等他們看完這棟樓都沒有什么詭異的事情發生的時候,大家失望的同時還是不高興的。

    “什么嘛。”一個男生不高興的念叨著,然后就一腳踹翻一張桌子,一張他們以為可能會有什么不對的桌子,但是什么都沒有發現的桌子。

    桌子倒在地上,還是什么都沒有,男生嘀咕道:“什么都沒有嘛,那些人,還把這里說的這么邪乎,一些膽小鬼罷了。”

    然后,大家就準備走了,就在他們走后,一個衣著古怪的人,現身了,陰森的目光緊緊的盯著他們的后背。

    妙書屋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qq分分彩 竞猜足球比分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 福建11选5 51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mba报考科目 国际股票指数有哪些 李娜网球比分直播 云南时时彩 北单比分三串一最高奖金多少 内蒙古快三 北单比分三串一中奖单 优库乐资讯网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 竞彩比分直播5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