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追靈計 > 第一百章
    七魄盯著伊洛消失的地方靜靜的發了一會兒呆,最后運行靈氣凝聚出了身體,面無表情的說道。

    “算了,回去吧!”

    回到樂身邊,趁現在帶著她離開。

    就在七魄打算轉身離開的瞬間,他的肩上突然出現了一雙煞白的手,一個女鬼般陰寒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找到你了。”

    七魄頓時身體一僵,張嘴就要大叫,卻被那雙煞白的手給捂住了。

    ......

    此時擁擠的街道中間,突然人們分開成兩隊,讓開了中間的道路,伊洛一臉怨氣的走在路中間,他身上散發的靈壓,驚的眾人紛紛避讓,在他身邊兩米之內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一步。

    他沒跟上來,他沒跟上來,伊洛滿臉怨氣的在心中念叨。

    是本王走的太快了嗎?怎么還不跟上來。如此想著他又降慢一些腳步。

    “伊洛。”

    七魄的聲音突然回響在他的腦海中,伊洛整個人一怔,瞬間停下了腳步心道,出現幻覺了嗎。

    眾人微驚,忍不住看向他,伊洛那如千年寒潭般的目光,冷冷的掃了過去,驚的眾人連忙離開,不敢在看一眼。

    “夜凌溪。”

    七魄的聲音再次響起,伊洛瞬間轉過身,看向距離不過百米遠的路口處。

    這家伙在搞什么鬼。

    “讓一讓,讓一讓。”

    伊洛后面突然有一個青發小女孩大叫著,從人群中沖了過來。

    “啊!”

    小女孩從人群中沖出,來不及剎車,直接裝在了伊洛身上。

    “吧嗒。”伴隨著小女孩的尖叫,伊洛身上掉落了一塊冰晶掛鏈,伊洛絲毫沒有注意到。

    “對不起,對不起,阿竹不是故意的。”

    小女孩慌忙的道歉道。

    “啊!”伊洛寒冷的目光冷冷的看向她,小女孩驚嚇的叫出了聲,整個人坐到了地上,連忙向后挪了兩米遠。

    青綠的的眼眸泛起淚花不停的打轉,攥緊小手,緊張的安慰到:“不哭,不可以哭出來,阿竹要做個堅強的大妖怪,不可以再讓大叔擔憂了。”

    伊洛收起戒備,揉著眼睛心道,只是個化形小妖。

    就在這時腦海里又傳來七魄的聲音,艱難叫道:“嗚~,救,我。”

    伊洛大驚連忙沖向剛才那個巷子。

    阿竹指著他掉下的東西說道。

    “大哥哥對不起,那個,你,你東西掉了。”

    阿竹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瞬間消失不見的人,驚道:“誒!逃,逃走了?”

    阿竹起身撿起伊洛掉在地上的東西,仔細一看這顆冰晶里面竟然有一只蝴蝶一樣的白色花瓣。

    呆萌的小臉,轉頭看向伊洛跑向的巷子,道:“那個大哥哥,一定是沒發現自己的東西掉了,阿竹必須去還給他。”

    伊洛快步如飛瞬間跑到了巷子口前,當他看到里面的情況后,整個人微微一愣,臉色瞬間黑了下來。

    里面此時鬼族公主整個人壓在了七魄身上,并用白色繃帶一樣的布條將七魄手腳都給束縛住,手上正拿著一團白布往他嘴里塞。

    “嗚嗚~。”七魄在看到伊洛后一臉激動的樣子,嘴里說道,快救我。

    但是,話一出口都變成了嗚咽聲。

    伊洛冷漠的轉身,那寒冷的目光斜視了七魄一眼,嘴角勾起,淡淡的回道:“本王,什么也沒看到。”

    七魄整個人一驚,瞬間石化。

    連忙叫道:“別走。”

    伊洛嘴角洋溢起得意的笑容,意念傳音回道:“求本王。”

    咔嚓,七魄整個人一僵感覺一道充滿惡意報復的雷電劈在了自己身上。

    “呵!不求,那我走了。”

    “嗚嗚嗚。”我求你。

    “不夠真誠,要叫本王陛下。”

    “嗚嗚嗚嗚。”陛下,求你救我。

    “本王突然又想改了,叫主人。”

    “嗚嗚嗚。”你去死。

    “這么不樂意,那么再也不見。”

    七魄憤怒的回道:“夜嗚嗚,我嗚嗚嗚。”

    伊洛整個人一怔,最后轉過了身,對鬼族公主說道:“放開他。”

    百鬼小嘴一撅,倔強的回道:“不放,我抓到了,就是我的。還有,從他摘下本公主封印與本公主對視的那一刻起,他就是本公主的夫君了。”

    七魄身體一僵,連忙叫道:“她就是那個鬼族公主,快把她從我身上弄開,我才不要娶這個女鬼。”

    伊洛一怔,笑道:“比起她,你才是鬼吧!”

    鬼族是擁有身體的生命體,而此時的七魄是處于離魂狀態的生魂。

    七魄投降的回道:“求你了先將她從我身上弄開。”

    伊洛嘴角揚起惡魔般的微笑,輕道:“好。”

    “無生之火,寂滅眾生。”

    鬼族公主感應到他手上散發出致命的危險氣息,瞬間從七魄身上彈起。

    伊洛手上的紫火蓮花綻放,一片片花瓣想追蹤彈一般追逐著鬼族公主不放,七魄趁機掙開了束縛。

    這邊鬼族公主靈活的閃躲過無生之火的追擊,瞬間消失在兩人面前,無生之火好像是找不到了攻擊目標在空中搖擺了幾下,又回到了伊洛手中。

    伊洛一愣,氣息消失了,奇怪沒有使用傳送類法器的痕跡,隱身法術是不可能逃過無生之火的攻擊。

    就在伊洛收起無生之火的瞬間,七魄看向他驚道:“不要收起來,這是鬼族的鬼隱之術,她和這方空間融合了。”

    七魄剛說完鬼族公主就出現在了伊洛的背后。

    封印繃帶瞬間從她的眼上落下,七魄震驚的看著她睜開了銀灰色的雙眸,充滿古老而又神秘的遠古文字在她瞳中旋轉。

    一頭白發瞬間變成了黑色,原本白紫色的唇也變得赤紅,煞白的膚色變得粉嫩,整個人充滿生機勃勃的樣子。

    銀灰色的雙眸緊盯著伊洛,紅嫩的唇微動。

    七魄驚道:“住手。”

    當伊洛察覺到身后的危險,卻已經為時已晚,身體像是被控制了一般,自己竟然無法移動半步,體內的靈力也停滯了。

    當七魄說住手的時候,白鬼口中的話已經,脫口而出,道:“消失吧!”

    就在這時整個世界嘎然而止,世界萬物在這一秒靜止了,七魄疑的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心道,這不是我做的,我還沒有這么強大的力量讓時空靜止。

    “叮鈴~。”

    寂靜的世界傳來了銅鈴的清脆鈴聲,周圍的景色瞬間變成了藍色光點,七魄驚訝的看著腳底下的時間河流。

    原本流動的時間之河在這一刻,竟然是靜止的,身后曾在時間之河上遇見的神秘人,再次出現。

    他依舊是那副模樣,手提著掛著青銅鈴鐺的六角闕檐的燈籠,緩緩的走到了七魄與伊洛的中間,對七魄說道。

    “你不是一直都希望他死,然后徹底消失不是嗎?可是現在你卻又想救他,為何?”

    七魄微楞,低下頭不知是不想看他的臉,還是躲避伊洛的視線,點頭淡淡的回道:“是的,你說的沒錯,我一直希望他死了,然后永遠的消失了,我們就可以解放了,但是。”

    神秘人接著七魄的話說道:“但是你下不了手,十一年前如此,十一年后也是如此。

    其實你有很多機會殺了他,但你猶豫了,為什么呢?

    是了,人魂得到了情感,魔魂得到了理解,神魂的到了包容,而你的到了憐憫與悔恨。

    這是蒼穹在你們的魂魄里種下的種子,讓你們去理解世界,包容世界,愛世界,然后憐憫世界。”

    “呵呵!你知道的挺多的,不過,那個老頭的心思都白費了。”

    七魄冷笑著向前走去,與神秘男子擦肩而過,走到了伊洛的身邊,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將他拉出百鬼的視線。

    笑著說道:“我不會憐憫世界,我只悔恨自己無法毀了這個世界。”

    時間之海的光芒瞬間退去,世界又恢復了原來的模樣,一切仿佛從暫停的那一刻起,又開始播放。

    “轟隆。”

    正對著白鬼的那一面墻中間突然消失了一塊,然后整面墻轟然倒塌,白鬼滿臉露出疑惑,自己眼中明明鎖定了那個男人,他怎么瞬間從自己眼前移動到一邊去了。

    白鬼盯著牽著伊洛的手看向七魄,心中驚道,他不可能做到這么快的速度將人救走的。

    白鬼的臉瞬間氣的鼓成了包子,指著他們兩個的手,對伊洛說道:“你給我放開,他是我夫君。”

    伊洛順勢將七魄整個抱在了懷中,一臉邪惡的笑道:“是嗎?我們可都已經睡過了。”

    七魄瞬間僵住,白鬼也是微微一愣。

    “啊!”

    巷口處傳來少女的驚叫,三人奇怪的看過去,站在那里的少女面紅耳赤的連忙說道:“那個,我,我什么都沒看見,你們繼續,繼續。”

    說著緩緩向后退去,突然撞在了透明的結界上,她驚恐的拍打著結界驚道:“怎么回事,怎么出不去了。”

    白鬼雙手交叉在胸前,傲慢的說道:“進了本宮公主的結界,就別想再出去。”

    “所以本公主勸你,趕緊將本公主的夫君還來,或許本公主還能饒你們一命。”

    白鬼指著伊洛說道。

    七魄怒道:“到底誰是你夫君了,你不要這么自作多情了,我們才見過兩面好嗎?不要夫君夫君的叫的那么親切。”

    白鬼委屈的說道:“可是你已經摘了人家的封印,還與人家對視了。”

    說著說著白鬼便委屈的哭了起來:“嗚~,嗚嗚~,你要拋棄人家嗎?”

    七魄整個人一僵,女孩子,尤其是會哭的女孩子他還真不知道怎么對付。

    伊洛又將七魄往懷中摟緊了緊,七魄掙扎著意念傳聲問道,你搞什么?

    伊洛回道,別動,你想擺脫她的糾纏,就聽本王的。

    然后突然勾起他的下巴與自己對視,邪魅的笑道:“本王不僅和他一起睡過,像這樣對視也好幾次了,公主殿下這人怎么說也是我的了,你要從本王身邊奪走,讓他拋棄我嗎?”

    “不,不一樣,你們都是男的,又沒關系。”白鬼羞澀的回道。

    伊洛輕笑道:“那這樣呢?”

    七魄瞳孔放大,震驚的看著伊洛近在咫尺的臉,嘴上傳來一絲溫熱,然后突然那絲溫熱撬開了他的唇趁虛而入,七魄頓時大腦一陣空白。

    白鬼臉蹭的一下紅了起來,捂著嘴指著兩人道:“嗚~,你們,太過分了。”

    然后轉身跑出了巷子,邊走邊說道:“嗚嗚~,我要回家。哇~,父王你的女兒失戀了。”

    “啪。”

    白鬼走后安靜的巷子突然傳來清脆的巴掌聲。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20选5 pc蛋蛋 棒球比分大于7-50什么意思 澳洲幸运10 比分直播网篮球 天津快乐10分 深圳风采 广东快乐十分 内蒙古11选5 新疆十一选五 湖北十一选五 上海快三 河南快三 秒速时时彩 超级大乐透 体球即时比分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