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無為碌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可麗之悲
    正當擴建將軍府之際,轟轟烈烈的百國宴也漸漸湮滅了生息,結束了。

    政王向各位族王又賜了許多物件,以示與各國的友好之情。

    諸位族王各自回國,滿腹這一個月來的心中想傾訴之事。

    一為子襲中官員的變動,時望從公主成為兩軍將領,自然是一樁大事。

    她從前在百族軍中以男裝示人時,便建下了不少的業績導致許多族王見著她,還略微有些發怵。

    二是子襲與可麗已經公然對立,各自成立一個陣營。

    對于平凡小國而言,無論是誰占強,只要不波及自己國家的安全,便可當作什么都不知道。

    可這事難就難在,一旦禍事爆發,必定牽連甚廣,又如何能不波及自身呢。

    三是明眼人可見的,政王與王后情感淡薄,至今無子,日后如何,無人知曉。

    宴席過后不到一個月,屈府便擴建翻新完成。

    站于府外,抬首看到的,便是政王親自題的“公主將軍府”五個大字。

    就為了這命名的事,時望與政王亦爭執了許久。

    時望想改為“將軍府”,才符合自己的身份。

    而政王生怕別人不知這位將軍的身份,就想題“公主府”,也好讓人知曉這是王室血脈,并非可以隨意拿捏的。

    兩人吵鬧許久,時望終于退卻,讓政王題了這十分怪異的“公主將軍府”。

    現在的公主將軍府,自然比以往大上許多,其中師傅們的匠心,也不必別處差。另外,政王又撥了許多侍衛侍女等,供時望差遣。

    時望自然一一謝下。

    除了這些政王賞賜的,還有無論時望到哪,便跟到哪的盧穎、祁平二人組。

    他們聽聞時望搬回原先院府時,便知定能成功。于是事先準備好一應禮物與家用制品,先行回府整理,給了時望一份驚喜。

    此時的公主將軍府儼然成了興都民間最為華美的府邸。規制是最大的,比如今相對的寧府亦是雄已許多。

    搬入了府,似乎又與從前的屈府一半熱鬧許多了。

    耳旁是盧穎嘰嘰喳喳的聲音,還有祁平朗朗念書的聲音。

    春姑姑在一旁扶持著她,時望走至今日,都是她一人努力,自己卻上不上忙。

    凌叔自他們回來后,亦是好心,卻也仍處于書房中,少有出來。

    如此,這個家中的人氣,好歹是緩過來了。

    另一方面,可麗的秋日宴也應應時進行著。

    此時距離正式開宴還有一段時間,卻依舊很是熱鬧。

    可麗王將這幾位兄弟安置妥當,繼續迎接正式之日的到來。

    這一來二去,倒也吸引了不少人。

    其中,就有那些剛從子襲散了,便來可麗在吃一頓,不放過任何一餐的人。

    而這些人中,便有酷愛傳消息、十分八卦的族王。

    一般人站定了子襲那邊,哪里還敢雙頭跑,到時候真起了紛爭、動了舞,就兩頭不是人,

    可就是有那么不長心眼的人。

    旦國族王生性喜歡貪便宜,哪處有不要錢的宴會就往哪處跑,絲毫不顧及什么立場。

    百國朝宴完了,他便馬不停蹄趕到可樂,來趕下一頓。

    “我可是親眼看到子襲那位公主將軍了。生得確實較一般女子高大、英勇些,又自有一股為將之人的氣度,著實不凡。”

    可麗望冷笑一聲,不以為然:“是嗎?”

    “真的!”旦王又接道,“而且聽她說,她的父親是你可麗中人,從前亦有些相似之處。可還沒見過她驚恐的樣子。你日后也能多關照關照。”

    可麗王并不將此言放在心上。

    他的計劃中,可不是區區一位女性將軍就能攪亂的。管她的父親是何種身份,管她究竟能掀起巨大的風浪。

    “哦,對了,那位的名字有個望字,才二十出頭些樣子,便大有作為,也不知政王究竟是何用意。要是她真的能……”

    可麗王恍恍惚惚間,聽到一個姓氏,一瞬間便有些坐不住了。

    “你……是說,那位將軍名喚“望?”

    旦王點頭:“她定然是這名字我沒聽錯。可她父家姓什么,卻不愿說出來。”

    可麗王想知道些別的,拉過旦王的手扭轉了話題走向。

    “那位公主將軍是怎樣的模樣,尼與我細細說說。”

    鑒可麗王想知道,旦王便來了勁了,將在子襲看到的一切與那位有關的人,的事,都又翻出來說了好幾趟,又將那人在殿前一番壯語給可麗王,就差再畫一旁這樣的素描。

    可麗王一聲長嘆道:“原來,她竟去了那處……”

    可麗王悵然若失的情狀,倒讓旦王不知為何。

    這么些年,可麗王從未找過女兒究竟在何處。

    這都是遵循愛妃留下的遺愿。

    她姓什么不愿說,自然是因為余姓特殊,二來,此事說出來,又無半點好處,何必自尋煩惱。

    只是一想到她男扮女裝在軍營中呆了許久,雖沒有見到過情況,但也能猜到是多么不容易。

    可麗王想到從前的愛妃,以及她留下的絕筆,一瞬間想到許多,不便言表,匆匆離了席。

    從前,他只知她是子襲的子民,聽聞自己對子襲有安排細作之類的事情時,也會極力阻撓。

    后來,她更是以性命相逼,令他不得不延后計劃。

    之前,是他不懂她的情懷,如今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又難怪當初的舉動如此決絕不留余地。

    那是身為一名王族的公主,對自己母國盡的最后一份力。

    可麗王又想起那封絕筆書信所寫,心中字字啼血,滿布的都是讓他不要去找望兒,只消她在這人生中玩的開心,遠離王族煩惱便可。

    沒想到,望兒還是逃不脫她的身份束約。她們母女皆是為此犧牲許多。

    這般,王妃的死又有何意義?

    可麗王從褥被隱秘處掏出那封書信,這張文紙經多次反復查看,已經添了許多裂痕,稍一用力,或許就會撕扯開。

    可可麗王將它放在手心,仍是像個珍品。

    當年初看時,可麗王心在滴血。

    他按著王妃遺愿,不再追查望兒下落,以為真的如她所愿,安穩度日也罷。

    如今再看,結好的傷疤又裂開了。

    他竟與他的愛人、孩子,走到了相對的境地。

    這些年,他已經失去了太多。

    頂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上海时时乐 翻翻配资 三分彩 多乐彩 云南时时彩 福建36选7 福建十一选五 中首投资 吉林快三 吉林时时彩 金桥大通 股票涨跌是如何来的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 富时罗素全球股票指数 好股票推荐2018年最有潜力的股票 浙江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