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超速流言 > 第189章暗自試探
    應青陽的笑容未斂,但是目光褪去溫煦變得幽深了,“韓隊長真是幽默,難道我還有其它的名字不成,這當然是真的了。”

    “應總,你別介意我這么問,我現在見誰都會這么一問,只因為你是領導所以一開始不敢問,但今天和你相處后,我覺得應總十分平易近人,所以就失了分寸,真是抱歉了。”韓易說得十分婉轉,但他仍舊對應青陽的話表示懷疑。

    同時韓易想到了李猜那次進會議室后的奇怪行為。

    她先是從茫然再轉為震驚……以至于她一整天的行為都很奇怪。

    “我有一個朋友,她想找一個人,但是通過公安系統查找的時候,發現并沒有這個人的存在,所以我現在看誰都覺得別人用了假名字。”韓易添油加醋地說,“當時我朋友氣得都想跳河了。”

    應青陽端著紙杯喝水,一聲都沒吭,“你朋友該不會是被人騙了吧,公安局不是有人像摸以圖嗎,這樣也能查啊!”

    如同一轍的想法啊,但韓易并沒有將這一條消息透露給應青陽,他道:“我朋友那里懂這些,何況她根本就不知道人家長什么樣。人家網戀還發照片呢,她反而啥都不知道,就只有一個假名字。”

    韓易點了文檔上的打印,打印機“噗嗤”的聲音擾了辦公室里短暫的沉靜。

    應青陽思路何等清晰,他多少都會懷疑韓易今晚跟他說這些話的含義。

    應青陽拿到李猜的素質報告后,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挺聰明的姑娘啊,有謀有勇,還能猜透你的思路。”

    “應總,你的評價的確很高,但我卻不這么認同,”韓易說,“我敢保證不出一個月,她就會辭掉銀行的工作。”

    應青陽一愣,“你憑什么這么認為?”

    “我首先說第一點,她不太懂得怎么和人相處。在野外拉練的時候,第一天就將自己置于非常尷尬的境地,如果我不捉弄她一番,她就成為了眾矢之的,遭到另外人員的排擠。而后來在訓練場,她為了自己的事情不服從管理,已經遭到了很多人員的投訴,說我們包庇她。她的第二個問題就是不能很好的處理自己究竟該以什么為重。在一件事情上徘徊不定往往會失去更多。她還很心軟,十分容易被人拿捏,就像……”

    “就像花圃里一朵嬌艷的花?”應青陽補充問。

    韓易搖搖頭,“應該是沙漠里的一棵草,別具一格,獨樹一幟,扎根在土里拼命地吸收養分,如果誰給她澆一點水,就拼命地綻放美麗來感謝別人,即使這水有毒,即使她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水,漸漸她會忘記自己生長在沙漠里,根被水泡死。”

    應青陽將韓易這比喻牢牢記在心里,然后站起身說,“扯遠了,這些報告我就帶走了,人家上不上班,怎么上班,這不該是我們擔心的事情,既然你和李猜是朋友,就應該多關照一下。”

    韓易嘆息了一聲說,“不是我不關照她,是她自己想要深陷泥潭,應總,你這回說有關系過硬的人就是她嗎?你知道幫她找工作的人得了腦瘤嗎,我今天才知道,都快氣死我了,我看下一步人家做手術就該她簽字了。”

    應青陽點了點頭,向韓易告了別,離開了訓練場。

    韓易故意向應青陽透露了李猜的一些事情,如果應青陽和李猜沒有什么關系,這些事情他就只會當成茶余飯后的談資,如果有關系,那么他一定會有動作……

    “哥哥,”徐長郡突然跑過來說,“你猜得沒錯,應總并沒有回家,而是驅車去了相反的方向,但還不知道要去哪里。”

    李猜的素質報告韓易故意用碎紙機碎掉,再抽出一張其他成員的資料,如果應青陽關注李猜,而不清楚其他成員,那么他只會疑惑怎么少了一張,如果他判斷數量錯了,會說是兩張……

    “我讓唐朝海在他車上裝了跟蹤器,你們遠遠跟著他,只要有信號,看他去了什么地方就行,大范圍的,別被他發現了。特別注意他去那所醫院待的時間。”

    徐長郡不明白了,“為什么我們不直接質問應總?”

    唐朝海卻問韓易,“為什么是我們兩個人做這些事情,而費然和肖海洋卻要放假。”

    韓易也不掩飾,他說:“因為他們兩個人比你們忙。”

    徐長郡不以為意,“他們兩個忙什么,跟我們一起同進同出,都做一樣的事情。”

    忙著談戀愛啊!!傻弟弟。

    “我覺得沒有姑娘看上你是因為你很楞。”韓易懟著徐長郡說,“你加把勁,那天帶個女朋友回來我放你一個月的假。”

    一說感情的事,徐長郡就不舒服了。

    唐朝海也看懂了徐長郡的表情,要是以往他一定會說“哥,你都還沒對象,我不能搶你的先”,但現在他只悶著不吭聲。

    “行了,”韓易拍著徐長郡的肩膀說,“你還生氣著呢,我都沒你這么氣,江一羽生病了,挺嚴重的病,搞不好活不過過年,病人為大,算了。”

    徐長郡一聽,更沉默了。

    而唐朝海說,“你運氣真好,要是那天你揍他出現問題,他就可以碰你瓷了,你說都說不清楚。韓隊,江一羽什么病,你都在咒他早死了?”

    “什么咒他,”韓易說,“我是實事求是,腦瘤。記住我安排你們的事情,我現在要出去。”

    徐長郡問:“哥,已經晚上了,你還要去什么地方?”

    他當然是去找李越打聽江一羽的情況了。

    幾個小時后,江一羽從昏睡的狀態醒來,看了看四周,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而李猜搭了一張椅子,坐在上頭靠在墻邊睡著了。

    江一羽感覺這回頭疼的毛病好多了,他悄悄坐起,認真地打量著李猜。

    他將手伸向了李猜的臉頰……最終停在了李猜的肩膀上。

    “猜姐……”

    李猜揉了揉眼睛,“醒了,頭還疼嗎,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江一羽笑著搖搖頭,“都好著呢。你累了吧,這幾天你累壞了,對不起,是我任性了,我想體會一下有人縱容我的感覺。”

    李猜有點累,他不知道江一羽會昏迷多久,也不放心離開,便守著。

    但守著和江一羽騙她是兩碼子事,該問的她還是要問。

    “江一羽,我今天遇到了當初面試我的人……所以你為什么要騙我?”

    書客居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竞彩比分手机客户端 广州富力对汉堡比分预测 配资平台千层金 广西11选5走势图 十三幺国标麻将多少番 世界杯比分预测最准的 重庆快乐10分 五骑士 世界杯比分最大的足球比赛 任选9场 陕西快乐十分 36选7开奖结果今天福建 成都麻将机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1857 海豚海岸 麻将里的翻出来百搭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