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超速流言 > 第181章我就覺得他是騙子
    在訓練場上,李猜還找不到徐長郡,可能也十分不想見到她,而費然看見她似乎一言難盡。

    “現在是障礙訓練了,”唐朝海指著肖海洋說,“他示范過后大家照著做,超額完成的人可以提前解散。”

    聽見解散二字,李猜眼睛都放光芒了,她舉手表示自己要第一個來做。

    唐朝海知道李猜懶散,見她要首當其沖,自然也樂意。

    讓李猜做障礙攀登真是難為她了,正如韓易所說,她的小腦發育似乎真不太好,在幾次摔倒后,李猜終于不行了。

    唐朝海也不好意思再讓她繼續,更何況韓隊說了“得過且過”,于是讓她在一旁休息。

    李猜見自己可以休息了,而且時間差不多快要到中午了,倏然來了精神。

    她將唐朝海拉到一旁說:“我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

    唐朝海還沒聽李猜的請求就開始犯難了。他聽說了前兩日韓隊、徐長郡和李猜的矛盾,雖然他與李猜沒有實質性地沖突,但內心想法還是偏向于韓隊這邊的。

    他特別不明白那個叫江一羽的人是突然從哪里冒出來的,而且這么深得李猜的心。

    那個以前每天都會趴在陽臺看韓隊的人還是她嗎!

    “我這要求的確有點讓你難做哈,但是我必須要走。”

    唐朝海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感覺自己再也不能信李猜了,“什么,你剛來就要走?”

    李猜見唐朝海誤會了,便拍著自己心口保證說,“我保證下午準時回來,絕對、絕對。”

    唐朝海十分想說,你的保證不可信。

    “求求你了,”李猜特別不要臉地說,“我真有急事,你看我急事急成這樣還來參加訓練,足夠表達我對你們尊重的誠意了吧。”

    唐朝海:“……”誠意真不是這樣表達的啊!

    “我如果不同意,是不是你也得走?”唐朝海似乎很明白李猜的套路,他這么一問,李猜果然點了點頭。

    這是不走也得走,他還能說什么。

    唐朝海向李猜揮揮手說,“早去早回啊!”

    看著原本奄奄一息的李猜聽見自己可以走了,頓時生龍活虎,見此唐朝海整個人都感覺十分疲憊。

    “是是是,”李猜狗腿地說了三個是,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早上她離開的時候,將江一羽的表情看得十分明白,如果自己真能給江一羽希望,那么就將希望一直保持下去吧!

    不要像自己,韓易給了她希望,又親自掐斷了。

    她一點都不怪韓易,畢竟自己沒有貌美如花,也沒有引以為傲的工作和學識,還隱瞞了他許多事。

    當李猜出現在病房時,江一羽瞪的眼珠子都要出來了,笑容也收不住似的,一直笑。

    甚至連話都不會說了,只是不停地喊著她,“猜姐——”

    李猜對江一羽也是心服口服,他這樣死撐都不愿意找家里人……這是比自己叛逆多了。

    “中午想吃什么?”李猜說,“我下樓去給你買,晚上回來我去給你買糖吃。”

    “食堂的就可以了,”江一羽說,“我想多看你一會。”他知道等會李猜又會走的,即使知道李猜累,他也想這樣,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好好。”李猜風風火火,用了十分鐘的時間將飯買了回來,硬是看著江一羽吃完。

    他吃完后,李猜讓他好好休息,晚上再回來。

    “猜姐,你還沒吃飯吧!”

    李猜笑著對他說,“我已經吃了,在訓練場就吃了。”

    等下午集合的時候,唐朝海就看見李猜坐在訓練場上一邊啃著面包一邊喝著礦泉水。

    這讓他將集合時間足足推遲了十分鐘,集合后也就沒有按計劃做訓練,而是讓他們站了半個小時的立正。

    李猜沒細想唐朝海這一舉動,只是想著怎么去了解安瑞總部的管理層。

    下午跑跑跳跳,李猜真是一點都不擅長運動,自己累得半死,但只能努力地堅持。

    解散后,李猜又臉皮不要地跑到唐朝海面前去賣笑了,“唐隊長啊,那個真是麻煩您了,那個我還是馬上就要走了,能不能批準啊,我保證,明天早上一早,絕對,絕對。”

    唐潮海驚愕地同時開始想李猜究竟要干什么大事。

    上午都讓她走了……

    唐朝海依然問,“如果我不讓你走……”

    李猜不好意思地說:“對,正如你所想,所以為了我們兩個人的臉皮,你還是讓我走吧!”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以至于后來的幾天,唐朝海一看見李猜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了?

    李猜這么隨便,讓其他的訓練同志怨聲四起,憑什么她就能隨時走隨時來,而他們卻要被困在這里?在野外拉練也是,她能自由散漫,而他們就不能。

    也不知道是誰將這情況匯報給了幕后的韓易,于是李猜在最后兩天的訓練上撞了槍口。

    “干什么去啊!”李猜從出租車下來后,還沒跑進訓練場就被幾日不見的韓易逮著了。

    李猜差點沒剎住腳,在韓易面前栽個大跟頭。

    “你把腳伸這么長是準備絆倒我?”李猜瞪著韓易的大長腿問。

    “如果可以,我真想讓你摔得爬不起來。”

    李猜目瞪口呆,愣愣地看著韓易。

    她簡直不認識眼前的這個韓易了,以前語言攻擊,現在改武力攻擊了。

    “不說了,我去集合了。”她給唐朝海保證了的,如果不能按時間,豈不是讓人家難做。

    “我一早哪里都沒去,就守在這里等著你,”韓易收回他特別修長的腿說,“李猜你有了靠山也不能這么胡來不是么,你這樣讓我們很難做,其他人心里該不平衡了。”

    面對韓易說的事實,李猜也知道,但別人不平衡她管不著。而且江一羽那邊真離不開人,她后來悄悄問過護士,自己不在的那幾天江一羽什么情況。

    護士說,江一羽不肯好好治療,只知道吃止疼藥。

    止疼藥怎么能一直大量地吃下去呢,里面的成分可是能讓人上癮的。

    李猜望著韓易的眼尾紅痕說:“那個這的確是讓人遺憾,要不我勉為其難去給大家道個歉。”

    韓易太陽穴又開始突突地跳了,能給那么多人道歉,就不能勉為其難給他道歉嗎,就不能給他說說必須走的原因嗎?

    他就那么靠不住?

    “你是不是還和江一羽在一起?”

    李猜眸光流轉,不想讓韓易知道真實的情況,但又不愿意撒謊,偏過頭小聲應到“嗯”。

    “你不覺得江一羽像騙子嗎?”深情,多金,溫柔還長得耐看。

    李猜目光如炬地盯著韓易,半晌才開口問,“你什么意思啊?”

    書客居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股票融资融券实盘操作 双色球 富时罗素全球股票指数 河北十一选五今日开 篮球nba即时指数 贵州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吉林棋牌麻将 四方甘肃麻将app下载 篮球彩票比分直播500 二分彩 山东11选5开奖时 科乐吉林麻将怎么打容易赢 美女麻将2人单机游戏 竞彩500比分直播 百度 浙江20选5 红包麻将卡五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