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超速流言 > 第167章別動他東西
    陶隊,幫我查一查這個電話號碼的主人是誰?我覺得應該是我認識的人?”

    “喲,有事找我就陶隊,沒事幫你就陶正常地叫,你真是特別現實啊!”

    一個小時的時間都沒用到,韓易就知道了電話卡的主人是誰。

    陶正成遞給韓易一張表說,“這還真是我們認識的人,你自己看看。”

    “果真認識啊!”韓易看著自己手中的簡歷表說,“真是夠可以的,兩個人還是在安瑞認識的。”

    韓易憋屈死了,有一種被人挖了墻角的感覺,當初肖海洋也想挖墻角來著,是么?

    “江一羽,這個人……”

    韓易想知道這個人的情況,但他還沒問出口,陶正成就說,“江一羽,這個人已經辭職了,來安瑞工作也只有幾個月。”??

    “幾個月,”韓易問,“工作性質這么不穩定,還用他?”

    用腳趾頭想,韓易就知道這一定是關系戶。

    “誰的關系?”

    陶正成說,“我稍微打聽了一下,好像這個江一羽也是京都人,還剛從國外回來,在安瑞期間和沈總走得有些近,你別去……哎……哎……”

    他正想說你別去問沈總,然而他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韓易已經走出了辦公室,聽他的腳步聲,應該直接上了樓。

    這是興師問罪嗎?

    陶正成心道:我要不要去拉他?會不會打起來?

    韓易直接闖入了沈從信的辦公室,但他并沒有炸毛般的發怒,而是說:“你不是讓我去蕭老的那座山頭看看嗎?行,我去,我答應你去設置地點,設置野外拉練障礙,但你得告訴我這個人是怎么回事!”

    “江一羽?”沈從信看著他的簡歷問,“什么怎么回事,就是你看著的這么回事。”

    “我要聽仔細情況。”

    沈從信也不隱瞞,“我朋友,從國外回來后想找份事情做,以前在外面挺會打架的,現在不打架了做保鏢也沒什么問題。”

    ……沒問題,老打架就是問題。

    而且人品也有問題。

    韓易見過這個叫江一羽的人,但是只見過一次。

    那晚肖海洋守著蕭東河門外的視頻監控突然出現了問題,而他在巡視安瑞死角的時候就見到江一羽和另外一個組員一起巡夜,還問過他有沒有見過可疑的人。

    “你朋友?”韓易說,“既然是你朋友怎么安排到了錦城安瑞,而不是總部?為什么他又辭職了?”

    “總部安瑞有那么好進去?我怎么進去的你還不知道?”沈從信說,“而這里更容易進來吧,這里不是有好多關系戶嗎!”

    韓易眉頭一皺說,“你別隱喻我表弟,他就是走關系進來的又怎么了。”

    “那我朋友進來安瑞也沒什么啊,何況他發現自己不適應也離職了。”

    “沈從信,”韓易說,“最好什么事情都沒有,否則,我一定讓你在安瑞待不下去。”

    萬年不變的棺材臉竟然也笑了,“彼此彼此,別忘我我之前告訴你的話,過年之前。”

    “不可能。我不會離開安瑞的,你就放馬過來。”

    韓易走出沈從信的辦公室,就看見陶正成站在門口等著他,一見他出來就說,“我還以為你們會打起來呢?”

    “誰跟他打架,我還看不上他。”

    “哦,”陶正成問,“我聽說沈總之前也是退役下來的人,你們倆人切磋誰會贏?”

    韓易瞥了一眼陶正成說:“你是不是閑得慌,你是隊長,不要什么會都讓我去開,你沒看那些領導都能用眼神戳死我了。”

    “我在養傷……”

    “你干脆申請退休算了。”韓易說,“接下來,我要去懷來縣了,給我安排幾個幫手。”

    陶正成立即就明白了韓易的打算,“你不是不參與這個案子嗎?怎么突然同意了?不過懷來和京都是挺近的。”

    “我以前覺得沒必要解釋,但我現在覺得有必要跟你們那個群里的人好好做一番斗陣――辟謠,勢在必行。”

    ……這個借口可真牽強。

    陶正成十分鄙夷韓易,“你什么時候才能好好面對自己,不去找那么多不必要的借口,如果你的情商和智商成正比,估計你二胎都有了。”

    “你能這么說,充分說明你還不了解我,三十而立,這是我家的規矩,想早一點都不行。”

    當然這規矩只是針對韓易。

    知道江一羽,韓易這晚并沒有打電話質問他,但沈從信卻打了電話。

    “你到底要搞什么?”沈從信警告他說,“韓易的東西,人,你都別去招惹,行嗎?”

    江一羽這時正和李猜在醫院樓下散步,他走在李猜的身后,看著李猜被微風吹拂的頭發說:“什么叫韓易的東西,我碰了他的什么東西?”

    沈從信急切地說:“你別裝瘋賣傻。”能讓韓易親自來找他,還答應他去懷來縣做第一次野外拉練……江一羽身邊肯定有韓易在意的。

    “是不是韓易的女朋友……你……”沈從信這時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你別動她。”

    江一羽卻笑著說:“我長這么大,也沒怎么談過戀愛,但猜姐給我的感覺有點不一樣,我想要不在我死前試試。”

    “你還叫猜姐,你比人家大了好幾歲,你要點臉行嗎,”沈從信不想再和江一羽這個瘋子說話,直言道,“我警告你,別動那女的,否則就算你老爹也保不住你。”

    老爹?

    掛完電話的江一羽暗自道:“在我眼中從來都沒有爹,那個也不是我的家,不是和韓易的情況差不多嗎?為什么她就不能喜歡我呢?!”

    “江一羽,”李猜停下腳步,喊著他說,“你是不是累了,走不動了?要不我們回去吧,明天我去食品店買糖。”

    江一羽一定是個小少爺,吃糖只吃進口奶糖。

    “沒有,”江一羽說,“我朋友剛才給我打電話,與他多說了幾句。”

    “就是幫我重新找工作的朋友嗎?”李猜問,“那什么時候你叫他出來,我總得感謝一下他幫我找了一份這么好的工作。”

    江一羽道:“就一個銀行的宣傳職位,有什么好的。要感謝就謝謝我吧。”

    “這已經很好了,起碼接近生活,還能不停地挖掘我的潛質,我特別喜歡這份工作。”

    對……皇太后應該覺得這份工作不錯,她可以借此機會好好跟皇太后談談。

    “猜姐,”江一羽說,“我不想待在醫院了,想回家。”

    “嗯?”李猜問,“醫生同意了嗎?”

    ……這不會是藥石無醫回家等死的那個意思吧?!

    “當然了,”江一羽說,“你不是要去做拓展訓練嗎,我雖然不能跟你一起訓練,但我想跟著你去。”

    李猜:“……”原諒她有點云里霧里的。

    “江一羽,你這是什么意思?”李猜不同意他跟著,說,“你現在要治病,怎么能亂跑。”

    書客居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500比分直播 竞彩比分直播球探 日本av排名 蛇和梯子 球探比分客户端 鸿运配资 黄金工厂 北京麻将胡法大全 七星彩 琼崖海南麻将赢的方法 攒劲甘肃麻将吧 四川金7乐 雷速体育怎么关掉进球提示音 福彩30选五走势图 德州麻将怎么算牌 四川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