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超速流言 > 第83章審視的對象
    李猜腦中警鈴大作,意識到自己話說多了,“那個、不好意思啊,我平常說話也挺少的,打擾您吃飯了,您吃飯。”

    倆人沉默片刻,李猜又想起蕭東河問他她的話,于是回答,“我不是史學系,就是閑來無事看了很多書,記了些有意思的西。”

    蕭東河點點頭,“喜歡看書挺好的……”

    “嗯,是挺好的,”李猜似乎苦笑了一下,“都知道書好,可是如果沒有新鮮的血液注入,那以后我們還看什么?”

    蕭東河覺得李猜的想法挺怪異的,“幾千年的文化歷史,哪有那么容易沒書看了,愚公移山真就將山移開了,精衛填海真就將海填平了。”

    “可愚公感動天帝,將山給他移開了。”

    難怪蕭東河覺得李猜與韓易相似,原來是因為倆人一同的“固執”,一樣的堅持己見。

    “吃飯吧,說那么多話又該餓了。”

    ……是說她話多了。

    李猜與蕭東河的一頓飯吃了快兩個小時,倆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著歷史、文化傳統、山川精怪,真正做到了談天論地,甚至李猜還將時下所有的電視劇都拿出來點評了一次。

    一扇門之隔,徐長郡都聽見了蕭東河幾次的笑聲,這么久了他還沒怎么見過蕭老笑,“什么這么好笑?”

    費然與肖海洋聽著連忙點頭,表示驚奇。

    而韓易這時也才飯,之前他守在蕭東河的門口,等隊員吃完飯后來與他輪換。

    唐朝海等韓易吃了一碗飯后,將李猜在車上說過的話講給韓易和陶正成聽。

    陶正成并不意外,之前就見識過李猜推論韓易受傷的情況。

    “韓隊,肇事逃逸賠償不起,司機第一反應逃跑,應該是很正常的,但嫂子說,這可能是一場蓄謀的事故,有這可能嗎?處理事故的警察將車檢查過了嗎?”

    “查過了,”韓易不在瞞著唐朝海,“車是報廢車倆,后續事情還有待查證。”

    聽到報廢車輛時,唐朝海嘴角微動,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如果李猜知道更多的信息,能推演整個事件的過程嗎?

    “我想……”

    唐朝海還沒來得及將他的想法說給兩位上級,就被李猜的聲音打斷,“你們老板吃完飯了……咦,你怎么還再吃。”

    仿佛這句話是在回懟韓易說她吃得多。

    韓易正準備吞下口中的飯菜,替自己辯解一句“我才吃”,這時李猜又說,“你們客戶吃完飯了,不送別人先回去休息嗎?”

    吃飯之前,陶正成已經告訴韓易,這次給蕭東河安排住的地方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安瑞僅有的幾間客戶房,另一個是之前住過的酒店。

    韓易咽回了為自己辯解的話,“我覺得就帶蕭老去安瑞。”

    陶正成捏著飯桌上的茶杯,疑惑地看著韓易問,“這樣,他會不會投訴我們?”

    投訴到陳起重那里其實也沒什么,但現在安瑞的二把手是沈從信,隨時隨地都能給他們穿小鞋。

    “哎,”韓易放下碗筷說,“我去給沈從信大打個電話,先給他申報一下,他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聽韓易這么評價冷面且他還討厭的上級,陶正成和唐朝海都驚呆了,有那么一瞬間懷疑韓易是病了。

    韓易去打電話,李猜以為他吃完了,看著桌子上那盤才動了幾下的菜――想吃。

    李猜順手就將盤子收攏到自己面前,還多此一舉地問,“他不吃了嗎?那我再吃點,不浪費。”

    唐朝海轉身,從隔壁空坐給李猜拿碗筷,沒想到轉身回來就看見李猜已經拿著韓易的筷子夾了一塊肉正準備往嘴里送。

    他掃了一眼桌面,然后看著陶正成。

    陶正成知道唐朝海所指什么,用視線示意韓易的碗。

    韓易出去打電話時,筷子是放在碗面上的,現在筷子被乾坤大挪移了,跑到了李猜的手上。

    打一個電話要不了多久,韓易回來時見陶正成站在飯廳門口,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他也沒多在意,說,“還是帶他去安瑞入住。”

    “他同意了?”

    “哪能?反正已經報給他了,蕭老投訴在說吧,但我覺得他不會。”

    韓易重新回到飯桌前,看見李猜又在吃,忍不住說,“你要是再長多點,我家的地方就不夠你擺了。”

    “看你一個人吃挺寂寞的,我再陪你吃點。”

    唐朝海覺得倆人的互動像是在打情罵俏,自己也不做幾千瓦的電燈泡,去找徐長郡他們了。

    韓易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后,突然不動了,他盯著自己的筷子左右看了看,總覺得有點沒對勁。

    李猜突然給韓易夾了一塊肉,意思是讓他別這么盯著筷子翻來覆去地看,要是韓易知道真相又會變身炸毛的小刺猬……

    哦,不,是大刺猬。

    就這一晃眼,李猜“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方式讓韓易明白了不對勁的地方在哪里!

    李猜自己拿著韓易的筷子吃飯其實也挺膈應的,但唐朝海又在面前盯著她,她哪能自己再去拿一雙筷子呢,只能就著韓易的筷子吃東西。

    她本想在茶杯里涮一涮的,但陶正成的眼睛也盯著她,于是李猜就只能硬著頭皮吃了。

    后來想想當初韓易還在昏睡時,他們也一同用過一些物品,來錦城時也喝過同一瓶礦泉水。

    當然這些都是無意的,唯有這一次她算是自主。

    很多事情都是開頭難,一旦過去了就無所謂了,所以吃著吃著,李猜覺得也沒什么了。

    韓易眼看不時地看著李猜,審視著她吃完了碗里的半碗飯,也看著他只動了幾口的菜全部下了李猜的肚子。

    李猜也發現了韓易的目光,一副欲言又止想懟她的樣子,于是她先聲奪人道:“我真吃的不多,剛才做一陪的時候,我只吃了一點點,菜都沒怎么夾。”何況大老板都吃得挺養身,連肉都沒有,全是素菜,她是越吃越餓。

    “什么一陪,說好聽點。”

    ……陪人吃飯,還能說好聽?

    李猜說,“我可是將你的客戶陪得非常好,你不用去買掃帚的,天也太晚了買不到。”

    “對了,你找人的事怎么樣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墨西哥篮球比分直播 福州麻将听是什么意思 博牛宝沪深策略 黑龙江11选5 海南麻将手机版 京海策略 日本女优裸体写真图片 悠闲河北麻将下载 棒球比分怎么看 怎么用算式来计算股票涨跌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走 大众麻将下载官方 000555股票 卡五星麻将群一块 一元东北麻将怎么算钱 湖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