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超速流言 > 第60章查找信息的方式
    此時此刻,韓易沒有問李越小妮子丟的發夾是怎么回到他手上的。而是想到李猜說丟時候輕描淡寫的模樣,以及她向他訴說自己交了兩個朋友時候高的模樣,甚至還有李猜擒著他的衣角求收留時楚楚可憐的樣子……

    這一對比之下,他覺得李猜有點讓人捉摸不透,像是一顆洋蔥。

    ……表里不一,層層外殼。

    韓易不解地問李越,“既然她丟了,你是給我看看,知道這件事,還是讓我還給她?”

    “丟了”和“掉了”意思差不多,都是她不要了的,沒必要還,但韓易沒有說。

    這顆發夾被李猜放在的凳子上,由于她從凳子起身拿自己的棒球帽時,不小心將它掃落在地上,于是發夾最終陰差陽錯地被她丟掉了。

    ……她成了名副其實不愛護物品的一員了。

    李越搖搖頭說:“可能……”他還沒說出什么話,金拱門的點餐人員就叫他們來領餐了。

    吃的被提上手后,韓易問,“你剛說什么?”

    李越覺得自己或許對李猜有些誤解,在酒店大廳時,她完全可以說點讓蕭東河疑惑的話,但李猜卻避之——當他是陌生人。

    這是真不想認識他了,還是不擇手段上位的另類方式?

    蕭東河回到房間后,將事情全然過問了一遍。

    “那姑娘眼睛里沒有誰主沉浮的欲望。”蕭東河說,“不要對沒有交集的人就不關乎別人的感受,不要自以為是覺得高人一等,自我“膨脹”了,身份地位越高,關注著你的人就越多,言行舉止都得有十分多一的分寸。

    蕭東河給了李猜很高的評價,讓李越疑惑了,但他還是有些堅持自己的意見。

    李越說:“可能明天蕭老就要去彭城了,你們明天輪班的時候,可以回去收拾東西。”

    “什么時候能確定具體時間?”

    “明天早上就能。”

    “嗯,確定了通知我,我會安排下去。”韓易覺得正好,他不在安瑞,也不用跟李猜打什么照面。

    酒店中,韓易仍舊打開自己的手機,喝著冷飲準備看幾集古裝電視劇,而一邊的費然終于可以休息了,她也興趣盎然地圍在韓易手機旁邊看著,半個小時后,費然說,“韓隊,咱們能換一部看嗎?這個不太激情……”

    徐長郡恰如其分地小聲問肖海洋,“你說她說的激情是不是那種*****……”

    “你們這小聲是故意說給我聽的,”費然將吃了的雞翅骨頭往徐長郡身上丟,“我說的是恐怖片,嚇得你們心膽肝都發顫的恐怖片。”

    唐朝海忽然問,“中元節一般是陰歷還是陽歷?”

    陶正成已經躺在了沙發上,瞇著眼睛,參禪般地說,“你這問題就像是在問情人節到底是七月七日還是二月十四日。”

    韓易被他們提醒,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正經神色問:“費然,有沒有一部恐怖片,是樓梯上滲透很多很多的血液,一位女子模樣不堪的從上面爬下來……”

    “你再說說劇情,”費然拿出自己的手機道,“我可以幫你找出來。”

    “不記得了,只有這么多。”

    “那只能試試,會有閱片無數的人給我們答疑解惑。”

    幾分鐘過后,費然說,“有答案了,是其他國家的一部片子,分為三部。”她將這部片名搜了一下又說,“這片子據說嚇死過人,心臟不好、高血壓人員最好不要看,韓隊我們先看第一部?”

    韓易:“……”他想了想說,“你還是先回臥室休息吧,這兩天你收集信息挺辛苦的,改天大家空閑了一起看。”

    他沒有臉皮說自己不敢看。

    “行,”費然拾掇拾掇說,“等任務完成了,我們一起搓一頓,然后在集體去陶隊家里看碟。”

    一夜平靜地過去了。

    李越猜測的果然沒錯,蕭東河第二日就通知了他,當日晚上去彭城。

    韓易與陶正成分前后半夜睡的,所以第二日早晨接到通知的是唐朝海。

    他們分批次回家收拾了物品,再到酒店集合,從這里出發。

    其他人收拾行李很快,但韓易卻沒有那么速度了。

    “咚咚咚。”韓易站在門口已經敲了五分鐘的門了,他將鑰匙交給了李猜,自己卻沒鑰匙了。

    最后他反復在家門口敲了許久,這才懷疑李猜出門了。

    韓易靠著樓道窗邊摸出一支煙點上,委實體會了一把未婚青年享受已婚待遇的感覺——被“媳婦”關在門外了。

    這種感覺有點心梗,他又開始琢磨著趕李猜走了。

    不習慣!

    不方便!!

    進自家家門都這么不容易!!!

    還好唐朝海和他一同回來的,于是他只能顯擺一下自家身手,從唐朝海宿舍的陽臺翻到自家陽臺。

    即使是同一棟樓房,格局也會不一樣,徐長郡家的陽臺在臥室外面,而韓易家的陽臺是在客廳外,這種格局會讓屋子看著顯寬敞,所以韓易翻陽臺進家時看見李猜沒有在客,十分放心大膽地朝臥室走去。

    萬萬沒想到李猜這小妮子竟然躺在他床上睡得跟樹懶一樣。

    她沒有用枕頭墊著腦袋,反而是將枕頭死死地抱在懷里,身體斜在床中央,睡得好一個舒服!

    現在已經下午兩點了啊!這是被睡神附體了么?

    “喂,喂,”韓易真想閉著眼睛,這幅樣子,簡直是明目張膽地惹他生氣。

    “起來了,”韓易很想潑一盆水到李猜臉上,但因為這是他的床,所以忍住了,最后只從冰箱里取了一塊冰塊,丟在了李猜的臉上。

    自然而然李猜驚厥而起,并且發出驚天地泣鬼神的喊聲“啊——”。

    “睡得可爽,睡得可舒服,”韓易道,“誰讓你睡我床的。”

    李猜有點懵,“你啊!不是你說的嗎?”

    “我什么時候說的?”

    “你說床頭柜下有藥箱啊!”

    “嗯?”

    “這不是暗示我說,我可以睡你床嗎?”

    “……”韓易此時真想撬開李猜的腦袋,看看她里面究竟裝的是什么,這都能想出來。他雖然有時候說話很拐彎抹角,但那只是針對有人過問他私事的時候才會那樣。

    他提高聲音說,“我只是讓你上藥,上了藥就該滾去睡你的沙發,你這、這模樣睡在別人的床上,知道你在干什么嗎?”

    李猜癟嘴,還站在床上,用俯視的視線看了看韓易的頭頂,小聲嘀咕著,“又不是沒睡過。”

    “……”韓易指著地面,讓李猜下床,“你給我下來,剛說什么?什么沒睡過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吉林麻将教学视频 皇冠比分球 杭州二人麻将 股融贷配资 武汉麻将 大赢家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湖南麻将怎么算钱 国融资管 吉林吉林麻将玩法 五分彩 即时赔率比分 三级片之日本动漫 德州麻将技巧 酷犬酒店 北单比分直播体育有料 腾讯棋牌欢乐麻将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