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超速流言 > 第53章學霸吵架也厲害
    唐朝海其實已經被李猜說動了。

    一句“我想重新認識他”的話打動了他,平白直敘沒有任何包裝的言語更能讓人心動,那些心酸、苦楚自己不能為外人道。

    他能保守秘密,但別人呢?

    更何況剛才火急火燎開門的人像是徐長郡……

    唐朝海出聲道:“韓隊,徐長郡取回鑰匙了,你過去你屋,幫我拉一下人。”他想支開韓易。

    然而這么一說,李猜傻了――徐長郡來了?

    直愣、行動粗暴、腦洞比她更強的徐表弟……

    他會不會一見她就大聲吆喝:“嫂子,你最近去哪里了?我找你了好久?”

    ……

    徐長郡幾步跑到陽臺看著站在陽臺外面抓著天然氣管的李猜,不顧場地眼中剎那充滿了七彩光芒……

    李猜心中陡然一顫,天啦!徐表弟,你千萬、千萬不要問我這段時間去哪里了啊!

    更不要叫我“嫂子”啊!!

    然而事情總是事與愿違,徐長郡目光生輝的眼睛閃過光芒后,很快就被現場情況鎮壓了下去,并且充斥著不解的神情,他伸出手,說,“嫂子,快伸手,我拉你上來。”

    整個模樣看著比韓易還擔心她。

    哎!李猜不禁地嘆了一口氣,她不想伸手,讓她就此原地風化吧!

    韓易此時覺得自己身邊這些人都無敵了,一個個的八輩子沒看過女人一般,見了李猜都自動喊人“嫂子”,要是陶正成來了,是不是也要說“額,姑娘,你看著好面熟啊!”

    不過,現在徐長郡來了,陽臺內外都有人幫李猜,他也就放心了。

    “一個個亂叫什么,要是在古代,你們這是毀人聲譽,人家可以去衙門告你們。”

    李猜:“……”

    唐朝海:“……”

    徐長郡:“……”

    韓易好像并不在意徐長郡剛才說了什么,叫她什么?反而對唐朝海說,“徐長郡能幫你弄她上去,我就不過去了,你快燒了她的頭發。”

    唐朝海搖搖頭,終于打燃了火機。

    聽韓易這么一說,徐長郡瞪大眼睛看著韓易,無比、非常確定地認為韓易腦子肯定有問題――創傷性后遺癥,忘記了一些他不該忘記的事情。

    韓易見徐長郡瞪著他,楞了一眼他道:“你瞪我干什么,你那小眼皮再怎么瞪也瞪不出個雙來。”

    李猜很想說,我也不是巫婆,不要燒頭發。

    她全身上下最滿意的地方就是頭發了,她還想開口讓徐長郡幫她去找一把剪刀……然而這時已經聞見了一股焦香味,而此時自己已經能大幅度動了,于是只好扼腕嘆息自己的那一縷頭發,憋屈從嘴里說了聲“謝謝”。

    看著李猜被徐長郡和唐朝海共同救了后,他懸著的一顆心終于又安穩地落地了。

    “嫂子,你這是干嘛呢,剛一回來就要這樣,有啥你還不能跟我說說嗎,我幫你揍他。”

    徐長郡的口不擇言,讓李猜驚恐地轉頭看韓易,還好讓命運之神又開始眷顧她了——這時韓易已經離開了唐朝海的屋。

    李猜不顧自己還未平復的心,一把抓住徐長郡的手臂道:“徐表弟啊,你哥不記得我了,我沒告訴他我是誰,你們先幫我保密行嗎?具體為什么,等有時間了在告訴你們。”

    李猜一臉希冀地望著倆青年,未等他們做出回答時,韓易已經回到了屋子。

    雖然他們沒回答李猜,但唐朝海的沉默讓李猜覺得這事有希望,畢竟剛才唐朝海給她了示意,讓她放心。

    徐長郡有些不明白,正準備要說什么的時候,唐朝海拍了拍他的肩膀,帶著一臉傻愣的徐長郡出去了。

    望著倆人離去的背影,李猜覺得自己的心里埋藏了一顆罪惡感的種子。

    韓易裝不住和顏悅色了,他橫眉冷目地坐在雙人沙發上,望著局促的李猜,仿佛在宣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直命李猜說,“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李猜望著滿頭大汗的韓易,有點怯懦,“不好意思啊,給你添麻煩了,但我衣服被鉤子掛住了,我要是去扯衣服,可能就掉下去了,所以……”

    “所以,”韓易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你就做這么不要命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有可能摔下去,你以為你爬一次窗就能爬一次墻……”

    “對不起!”

    “你說什么?”

    李猜看韓易眼尾紅著的傷疤,心里不太服氣,明明是你將我關在屋里一天一夜的,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李猜掐著自己的手指頭,將小聲嘀咕的聲音稍微擴大了一點,“對不起,下次被你關上兩天我也不爬了,反正也習慣了。”

    韓易長吁一口氣,覺得自己好像、似乎過了點火,現在這么一鬧,大家都知道李猜這么個人了,目的也達到了,這個小祖宗真是不好伺候,還是早早送走得好。

    他讓到一邊,指著沙發附近,桌面上李猜的東西說,“你自己收拾收拾,我送你出安瑞。”

    李猜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

    現在她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不知道再用什么方式讓韓易留下她。

    一哭二鬧三上吊這種方式不適合她,要不潑皮耍賴……打同情牌?!

    李猜與韓易對調了位置,她坐上沙發,用手揉揉頭說:“韓隊長,你知道我多久沒有吃飯了嗎?要不我跟你掰扯掰扯。”

    她清了清嗓子,“從前日大半夜回來,到現在,差不多已經超過了48小時,如果我們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三天了,你這算不算是非法囚禁。”

    韓易:“……”這是跟他掰扯起法律了?

    “你怎么不說一天、兩天四舍五入就是零了呢!”韓易帶著嘲諷道,“非法囚禁,你作命,誰救你的……”

    “……”李猜心服口服,學霸她惹不起,吵架都吵不過,說理是說不通的。

    “我被你鎖了兩天,真沒吃飯,餓得走不動了。”李猜突然問,“我就這么沒有存在感,讓你把我忘記了。”

    “你站在陽臺外面是怎么被人發現的?喊的人是吧,你既然會喊人,怎么叫人給我打電話,你是腦殘還是智障。”

    李猜順桿上爬,“那你是嫌棄我這個智障了?”

    “沒有。”智不智障跟他沒關系。

    李猜豁然一笑,拉著韓易的衣角,仰望著他的臉說,“那我還可以多在你這里留兩天嗎?等我找到人了我就走。”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手机上安徽麻将 河北大唐麻将微信群 澳客网篮球比分直播 宁夏体彩11选五开奖查询 qq麻将刷分器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东北穷胡麻将技巧 广东26选5一等奖 北单比分3串一奖金怎么算 海南天天麻将 中国vs马里比分直播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球探体育比分网 对决沙龙 吉林麻将小鸡飞蛋下载 电竞比分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