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超速流言 > 第十章我這是上帝視角
    肖海洋這段時間聽說李猜的消息有點多,已經分辨不出哪一條是真的了。

    不過聽得最多的便是說這姑娘靠韓隊養著,將他領導當成跳板,指不定找到下家就要跑,會不會剛才是想借故走?

    跳不跳板不重要,問題是如果真走了……不就給他留了氣走上級媳婦的名聲,以后還怎么在安瑞混,怎么走上“國際”化道路。

    走到一樓,肖海洋撥通了陶正成的電話,“領導,你來了嗎?醫生剛才說韓哥……”他頓了一下接著說,“韓哥腦子沒有反應,差不多跟以前一樣,陶隊,你先別來了。”

    “嗯,不來了,謝醫生給陳總打了電話,我知道情況,嗯,我想想……”

    肖海洋在停車場內聽到五樓的喧騰后,立即向上面匯報了,然后準備按原計劃去回收竊聽器,既然韓易醒來了也就沒必要用了,可沒想到巧趕碰上了韓易與李猜等人從檢查室回來,他一時心慌,躲進了衣柜,最后上演了這一出誤會。

    肖海洋到現在也不明白自己為啥要躲進衣柜,不過,肖海洋打心里希望韓隊的眼皮跳動不是生理性的,畢竟韓易這次外出執行護衛任務時告訴他下次帶他出任務。

    韓易覺得自己許久都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他仿佛剛從紛雜喧鬧的世界歸于寧靜,怎么耳邊又想起了許多聲音,這聲音讓他太煩心了。

    他全身沉重,眼睛就像被縫上一樣,或者說他根本感知不了自己的眼睛在哪里?饒是如此他還是多想說一句,“閉嘴。”

    聲音聽的不那么真切,也弄不明白那有什么含意。

    ——韓將軍回到京都,被公主……紫光月夜……不許動的醉生夢死……毫無痛苦醉死夢中……既生亦如死……”

    碎碎念的聲音又開始了,能不能讓他安安靜靜地睡會覺,腦子里全是什么將軍、公主。

    過了許久耳邊終于清靜了,他似乎又聞見了酸甜的味道,他覺得自己嘴里好像沒有味,想吃一顆,但……手怎么好像也不見了。

    這是什么情況?

    還沒想清楚,韓易似乎覺得又困了,很快又睡過去了。

    李猜覺得時間充實得“一塌糊涂”比日夜趕稿的時間還充裕。

    盡管韓易沒有再長褥瘡,但他日漸消瘦的身體似乎有點不好,皮膚由白變成了黃,就像一顆粗壯的大樹失去了光照及養分一般開始頹敗,而讓李猜不明白的是韓易的吊瓶越掛越多,以前早晚各一次營養針,現在增加到了四次,問是輸的什么,反正護士說是營養針。

    ……沒見過越輸人越瘦的營養針。

    她每日除了帶韓易曬太陽外,也學會了幫韓易做更多的簡易運動,活動筋骨。

    每次她會先自己坐在床上,然后將韓易扶起趴在她身上,替他拍拍背,甩甩手,扭扭韓易的脖子,等躺下后還會放下他的腳,用手替他使勁做出行走的狀態。

    她想至少要幫助韓易延緩肌肉萎縮的時間,短一時是一時,這樣才對得起徐長郡不時帶來的零食,還有衣柜小哥提來的零食。

    原來衣柜小哥說明白了的意思就是學徐長郡,拿東西賄賂她。

    徐小弟買一袋吃的,他就買兩袋;徐長郡買兩袋,他就買四袋,真是一個耿直又直接的小青年。

    現在李猜看見超市口袋就有一種幸福感。所以不賣力點照顧韓易,真是對不起那些零食呢。

    天氣好時,李猜都會找來輪椅,請人協助她將韓易弄到輪椅上,帶到樓下四處散散步,許多時候韓易眼皮會出現生理性跳動,李猜想這大概是因為傷在眼睛周圍,陽光對此有刺激作用,反正醫學知識他不懂,謝醫生也是這么跟她解釋的。

    下雨時,她就會在病房中給韓易講故事,將自己小說的構思,講別人文章中精彩的部分,將自己寫六本小說的心理歷程。

    “韓易,”李猜坐在他的床邊,活動著他的手腕道,“不如你跟我做一個比賽,看看是你先醒來,還是我先走……”

    韓易又被這絮絮叨叨的聲音給搞醒了,這回他聽清楚了聲音的性別,也聽明白了自己好像睡了很久了,他想睜開眼睛看看,但不管怎么努力都沒有用,眼睛還是找不到,而且他不記得自己為什么會想睡覺了。

    他第一次有了疑問,這是哪里?我怎么了?

    韓易盡力讓自己保持清醒,以便得到更多的信息。

    “將軍功高震主,以至于皇上心中開始狐疑,大臣們早就見不慣將軍獨攬權利,所以一起算計將軍,皇上顧及將軍父輩歷代忠君,便網開一面,賜將軍了一杯紫光月夜……”

    紫光月夜是什么東西?難道他是將軍,他睡在這里與這個東西有關系?

    經過思索,他沒有從腦中找出什么東西叫紫光月夜,但頭腦中一些畫面與他聽見的不符合,他不敢想太多東西,雖然不會頭疼,但會困,一旦困了,韓易感覺自己會睡很久。

    “你又睡了一個禮拜,是不是我找不到你喜歡的話題,所以撥不動你的腦電波。”距離上回聽見這個聲音剛好一個禮拜。

    畫面奇怪,聽著的東西不相匹配,韓易唯一能想到的原因——自己是不是傻掉了?!

    懷著這樣的疑問過了幾天,韓易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陳總又來療養院看韓易了。

    一邊幫著活動韓易筋骨,一邊說,“韓易媳婦,這么久了,從來沒問你叫什么?”

    “李猜。”

    “……”我猜?陳起重覺得自己老了,與年輕人的思路不在一條線上,怪不得他不明白徐長郡和小肖某些行為,好在他這兩個下屬從來沒有不知規矩讓他猜過什么。

    他轉話題說:“我們不要放棄希望,你也別覺得自己幫不了他,畢竟確診為植物人還要一個多月,不是嗎?”這句話像是說給李猜聽,又像是說給陳總自己聽的。

    “沒事,”李猜道,“領導你別擔心,我覺得韓易應該、大概、可能會醒。”

    陳起重的聲音如盤古的斧頭,劈開了韓易混沌的意識,讓他的記憶迸發而出。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球探比分篮球比分直播 吉林麻将不要押金的麻将群 竞彩足球比分投注限额 攒劲甘肃麻将安卓版在哪下载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老版 国融资管 股票配资送10000体验金 浙江十一选五 浙江快乐彩 法网球比分规则 红包麻将两元 电竞比分app 雪缘园足球比赛比分 股票500058 北京PK10全天免 哈尔滨麻将免费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