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還有這樣的弟子?
    “借妖神之力,喚醒妖族體內潛藏的始祖血脈。手機端”

    聽到這番解釋,陳沉心中咯噔了一聲,二話不說將血液收了起來。

    這血液不出意外就是妖族的那妖神血脈賜予狂獅妖皇的東西。

    喚醒妖族體內潛藏的始祖血脈,意思應該是讓妖族返祖。

    真要拼命往前追溯,就算是一頭家豬的祖先都有可能是了不得的存在。

    而這血液的作用就是讓現在的普通家豬恢復祖先的榮光。

    這等好東西,陳沉自然要據為己有,以后給老黑用。

    畢竟老黑那微微變異的家豬血脈實在是太差勁了,嚴重制約了它的發展。

    就他給老黑的那些資源,要是給一個血脈好的妖族,恐怕都快成為妖皇了。

    青琳見陳沉將那血液收了起來,眼角顫動,欲言又止。

    陳沉見此笑道:“琳姐,莫非你看上了這陸地妖族的血脈?”

    青琳聞言臉色一滯,冷哼道:“我會看上陸地妖族的血脈?怎么可能!哼!”

    拋下這句話,青琳便施施然地返回了小無憂仙宮。

    看到這一幕,陳沉頗為無語。

    這女海妖還真是好應付,要是天底下所有人和妖都和這女海妖一樣天真無邪就好了。

    ……

    青琳返回小無憂仙宮后,陳沉將狂獅妖皇的尸體收了起來,換了個方向,朝著齊衛邊境飛去。

    等他返回齊衛邊境之時,神冰妖皇已然退走。

    見陳沉折返回來,七殺魔君難得地靠近了些,將儲物戒交還給了陳沉,其內的天材地寶此時還剩下九成不止。

    “多謝。”

    七殺魔君對著陳沉微微頷首,吐出了兩個字,算是道謝。

    接過儲物戒,陳沉查探了一番收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張忌的師父就是比自己的師父靠譜。

    要是把這儲物戒給玉瓊用,估計也會得到一聲多謝,但想再拿回來卻是不可能了。

    陳沉猶豫了片刻,還是從自己的儲物戒中將狂獅妖皇的尸體拿了出來。

    “前輩,這狂獅妖皇陷入了假死狀態,我就順手解決了他,你看這怎么辦?”

    看到狂獅妖皇的尸體,七殺魔君眉頭猛地一挑,下意識地看向了一直站在陳沉身后沒吭聲的張忌。

    “師父,我們找到這狂獅妖皇的時候,他的確陷入假死了,整個山崩了,他都沒反應。”

    張忌感受到七殺魔君的目光后,笑著補充了一句。

    七殺魔君聽此徹底沉默。

    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滅了狂獅一族和赤狐一族,如今再殺了這狂獅妖皇,這齊衛戰場戰爭的最終目的算是已經達成了大半,幾乎可以直接宣布勝利了。

    這幸福來的太突然,讓他一時間都有些無法適應。

    ……

    半天之后。

    西疆的某座山峰之中。

    黑袍魔修猛地大喝了一聲!

    “太好了!狂獅妖皇已被斬殺!死于一個名為陳沉的少年之手!”

    周圍幾個白袍老者盡皆沉默。

    自從七殺魔君從妖族疆域回來,這魔尊就不停地譏諷他們有眼無珠,他們實在是不想和這人說話。

    但聽到這個消息后,幾人還是忍不住露出了幾分喜色。

    狂獅妖皇一死,那些妖族更不敢隨意屠殺了,這對整個人族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咳,我那師侄說了,滅狂獅赤狐兩族的主意也是那少年想出來的,所以他不敢居首功,請求把功勞分給那少年一半。”

    魔尊臉色一變,又補充道。

    雖然心中有些不愿意,但這是他師侄的意思,他當然得帶到。

    聽到這話,幾個人族頂尖強者腦海中都開始飛速思考,很快就記起了陳沉的名字。

    其中浩然劍宗的宗主笑的尤為開心。

    “原來是那小子……和惜霜一起也算良配。”

    想到這里,他看向了魔尊道:“這消息莫要傳播出去,那小子實力還弱,擔不起如此盛名。”

    魔尊點了點頭道:“那是自然,我那師侄說了,這些因果都由他承擔。

    但是,我這當師叔的必須要為他說句話。

    如今妖族對他下了必殺令,我們是不是也應該有所表示表示?”

    眾人聞言齊齊看向了角落里一個正在打瞌睡的老頭兒。

    別看這老頭兒一副邋里邋遢的樣子,但他卻是如今玉鼎丹宗的宗主,天下第一煉丹師,同時也是整個人族最富有的存在。

    有人討要賞賜,大家當然都得看他。

    沒等這玉鼎丹宗宗主開口,魔尊就笑道:“我聽聞玉鼎丹宗還剩下一顆造化破虛丹,如今我人族正值生死存亡之際,也應該拿出來了吧?

    而且妖族對我那師侄下的必殺令,賞賜便是保證能踏入煉虛境,如果我人族先助我師侄踏入煉虛,那不僅能彰顯我人族底蘊,同時也能打壓妖族氣焰。”

    聽到造化破虛丹這名字,眾人全都沉默,心中嫉妒萬分。

    這丹藥乃是玉鼎丹宗至寶,三千多年前歷經三代宗主合力才堪堪煉制出了五顆。

    這么多年下來已經用掉了四顆,僅僅剩下了一顆。

    至于這丹藥的功效,十分簡單粗暴,便是讓元神巔峰踏入煉虛境。

    他們這些人對這丹藥早就垂涎,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如今被這魔尊找到了機會提了出來,他們心中雖然不甘,卻也無話可說。

    因為如今人族的元神巔峰最有資格服用這枚丹藥的便是七殺魔君。

    這點他們心中都明白,不用自欺欺人。

    玉鼎丹宗宗主聞言眉頭猛皺,眼神中滿是不舍。

    俗話說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他當然想將造化破虛丹留給徒弟玉瓊,可是玉瓊那孩子不爭氣,整天搞一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在這人族生死存亡的時刻,他實在沒辦法偏心,更無法摳門兒。

    遲疑了良久,眼看著那魔尊的眼神越來越危險,玉鼎丹宗宗主嘆了口氣,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個木匣,推到了魔尊面前。

    魔尊打開一看,見里面躺著一顆龍眼大小的七彩丹藥,神色大喜,趕緊收了起來,隨后一臉鄭重地看向了玉鼎丹宗宗主。

    “師兄仗義!我先替我師侄謝謝你!”

    見著魔尊為了一顆丹藥,師兄都叫上了,旁邊幾人臉上都露出了不屑之色。

    商討好給七殺魔君的賞賜之后,便輪到了陳沉。

    眾人又看向了玉鼎丹宗宗主。

    玉鼎丹宗宗主整個臉都黑了。

    “你們又看我干嘛?當我取之不盡嗎?”

    “誰讓師兄您最富裕呢?”其他幾人也稱起了師兄。

    玉鼎丹宗宗主身體縮了縮,白胡子抽了抽道:“那陳沉好像都沒踏入元神吧?這等修士隨便賞賜一些東西不就行了?以你們的身家,隨便給他點東西,他都要感激涕零了。”

    元神境巔峰踏入煉虛可能會影響整個人族局勢,可是元嬰卻影響不了,這一波可以稍微摳門兒一下。

    “陳沉可是先天靈體,一般的東西他可看不上,而且他當初還給過我徒孫女一塊天闕神金,身家估計不斐。”

    浩然劍宗宗主眉頭輕皺道。

    玉鼎丹宗宗主聞言立刻找到了突破點,淡笑道:“對了,陳沉不是你徒孫女的道侶嗎?那賞賜你給就是了,給的差了,他還敢給你提意見不成?”

    其他幾人聽此臉上全都露出了古怪之色。

    “真隨便給?”魔尊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玉鼎丹宗宗主見此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試探道:“也不能太過隨便……多給那么一丟吧。”

    看著他這副摳門兒的樣子,浩然劍宗宗主都氣笑了,怒道:“老東西,那陳沉可是拜入了你徒弟玉瓊門下!你不會不知道吧!”

    玉鼎丹宗宗主聞言勃然色變,滿頭白發瞬間立了起來,失聲驚呼道:“什么!我玉鼎丹宗還有這樣的弟子!”

    話音剛落,見周圍幾人全都是一臉鄙夷之色,玉鼎丹宗宗主瞬間恢復了平靜,一頭白發也耷拉了下來,再度變成了那副半睡不醒的樣子,說話的聲音也變得飄忽。

    “陳沉這孩子立下了這么大的功,還得不到名聲,我覺得再怎么賞賜也不為過,不然恐怕會讓天驕寒心。”

    聽到這話,周圍幾人神色愈發鄙夷。

    我能追蹤萬物

    手 機 站: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最快的nba比分网 pk10开奖 皇冠比分app 188比分直播网球 广东南粤风采最新3 手机福州话麻将 体彩20选5 湖北麻将卡五星 腾讯qq麻将官方网下载 一本道无码torrent 斯诺克比分直播360 11选5 谁有杭州麻将群 北单比分6场2串1中3场 篮球比分直播90 亚洲让球盘即时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