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狀元是我兒砸 > 第230章懷孕的肖紅兒
    “不錯,先談談,若是不行,我們再想辦法便是。”

    對此姜氏是同意的,她現在閑暇時還會繡貢品,只不過交貨時間比較長罷了。于是姜氏帶著自己的已成繡品去了綢緞莊。

    “阿清,我打聽清楚了,綢緞莊背后的人是錦商,那人是錦州城里的黃姓商人,早些年在上京發展,因為官家娘子喜歡綢緞,所以回到家鄉開了綢緞莊子,吃皇族的錢。”

    黎清聽完后,嘆道:“此正合我意啊。”

    姜氏一臉懵比。

    “既然這綢緞莊與官家有千絲萬縷的關系,以后我們的路子也就更加開闊了。”

    “原來如此,還是阿清腦子轉得快。”姜氏夸贊道。

    “那綢緞莊的老板在何處?”

    “聽說過年回了家鄉,應該是在錦州城。”姜氏答道。

    “那這就好辦了。”

    于是黎清開始進行下一步的計劃。

    既然誠心想要與人合作,就得拿出自己的優勢來。而且黎清并不打算走下位,她要的是吃定綢緞莊,成為更有利的那一方。

    當然她也沒有十成的把握可以打動對方。

    “接下來就看我的吧,如果不成功,我們再另外想辦法。”

    大不了我去蘇州做這件事,黎清在心里說道。

    經過多番打聽,黎清基本摸清楚了黃姓商人在錦州城的何處,暗中調查過對方的祖宗三代與在京城的一些關系。

    那人是錦州有名的皇商,名為黃木傷,祖上開國之后還是貧苦老百姓,靠著倒賣鹽巴發家。當然,這是暗道上的消息。

    表面上,黃家靠的是戰爭財,曾經也拔過死人的衣裳。

    后來積累了些本錢,開始走正道上的生意,乘著錦州特產蜀錦的風,一路而上,做到了蜀錦皇家特供,也就是傳說中的皇商。

    除此之外,他們還與外商有生意往來,將一些絲綢買給大食等其它外商以謀取暴利。

    現在黎清也和外商搭上了線,逐步將棉布與絲綢混紡,買給外商。

    外商的錢可比本地人好賺多了。

    京城那邊的消息是黎清親自跑的。天高皇帝遠,錦州地處西南,對與上京的一切都只在傳言中。黎清花了三天親自跑去查訪之后才最終確定了要與黃木傷接洽合作的。

    當然先要進行接洽。

    黎清自認為自己的名頭還是挺大的了,這名聲,除了宮里的娘娘,天下也只有她一份了。

    大可先用名頭先唬住,然后逐步與之商談。

    “山顯,你和文欽帶幾個兄弟去送拜帖,說明我們的來意,凡事只講一半,給他三天的時間考慮,屆時我們在同福酒肆二樓包間里面詳談。”黎清將一沓包裹的很好的紙張交給梁山顯,接著對他說了自己預想的可能遇到的情節。

    梁山顯對黎清抱手一禮,道:“定不負東家期望。”

    黎清笑著點點頭,對他們招招手道:“去吧。”

    肖紅兒挺著個大肚子從屋里出來送行,她除了被黎清困在芋頭食肆那些天,就沒怎么離開過文欽。

    文欽的意思是她要留在西水莊安心養胎,直到孩子出生,然后好好養孩子。他會為了她和孩子努力,讓她過上好日子。本來文欽不讓她出來的,但她覺得一個人在屋子里太無趣,所以出來走走。

    “最近如何?”黎清看肖紅兒出來,也沒太敢靠近她,就在她兩丈之外問道。

    肖紅兒駐足在原地,答道:“挺好的,偶爾能感覺到孩子在動,黎娘子已經生過一胎,不知當時是什么感覺。”

    黎清愣住了,這該如何回答?

    她沒生過孩子呀!雖然身體已經生過了,但靈魂本質上她還是個姑娘。生孩子這件事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嘗試過。黎清仔細回憶,沒吃過豬肉,她還是看過豬跑的。

    “是一種幸福的感覺,一個生命,帶著自己血脈的生命就要誕生了,那是生命的延續。”黎清一本正經的胡謅著。

    “我還以為你會和我說懷孕時候的具體感受呢,比如老是惡心,還想吃酸喝辣的。”肖紅兒說完,抿嘴笑笑。

    “你不都在經歷了嗎?認真感受吧,這便是生而為人母的開始,可以進行胎教,偶爾讀書給孩子聽,生出來一定很聰明。”黎清接著說道。

    “真的嗎?可是我不識很多字,讀文章根本不行。”肖紅兒眸色暗淡下來。

    “莊子里有教書先生,不認識的字可去和他學習。”黎清給肖紅兒指了條康莊大道。方才肖紅兒差點就將讓她幫著讀書脫口而出了,太可怕了。

    “噢噢,好的。”

    肖紅兒尷尬的笑了笑。

    “你出門的時候盡量挑沒多少人的、路平坦的地方走,避免被人沖撞了,傷到孩子。”

    黎清說完就要走,肖紅兒又叫住她道:“你……可不可以教我女工?我想給孩子做幾件衣裳。”

    “總所周知,我不會女工,衣裳都是我婆婆做的,所以實在抱歉啦,如果你真的想學,你可以找莊子上的羅巧婦,就說是我授意她教你的。”

    “嗯,好吧。”

    為什么不肯教她?她就那么像牛鬼蛇神嗎?肖紅兒不由得有些泄氣。或許是當初她的任性造成的吧,她已經嘗到了苦頭,以后再也不會犯了。

    忽然肖紅兒覺得喉頭犯惡心,慢慢蹲下身子在路邊嘔吐起來。

    黎清見了,上前等她嘔吐完,遞了塊手絹兒給她。

    “謝謝。”肖紅兒擦了擦嘴巴,將手絹兒收起來道:“我洗過后再給你送來。”

    “不用,這手絹是今天新拿的,就送給你吧。”黎清將肖紅兒扶起來,接著說道:“這都幾個月了,怎么還這么大的反應?”

    肖紅兒臉色有點慘白慘白的憔悴感,剛剛嘔吐花掉了她許多力氣:“不知道,應該第一胎就是如此吧。”

    “我家云及已經十幾歲,我早就不記得當初的細節,莊子里有幾個孕婦,還有剛生過孩子不久的,平日里可以去找她們取取經。”

    “是。”肖紅兒應道。

    黎清知道自己的“廢物”屬性,所以她堅決離肖紅兒遠一點。萬一撞到她了,自己可就脫不了手爪子了。

    孕婦和老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確實挺危險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15选5 163网球比分直播 球探网 四川时时彩 青海11选5 中体育比分直播 北单比分投注奖金怎么计算 14场胜负 足球指数即时比分 亿客隆彩票首页 新浪体育彩票 上海时时乐 26选5 nba比分espn 竞彩篮球大小分 福建36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