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走
    發動啥?當然是發動火燒水淹啦。這等猛將再猛,他總不能在火焰毒煙之中生還吧?而沈落雁確實在某些地方布置下了地雷一類——說起來隋末應該還沒這等東西才是,但是誰讓這個世界都已經有了十丈高墻呢。

    沒有這等火器,十丈高墻如何攻破法?靠蟻附登城?那恐怕每一座城池都要死個十幾萬人......要么整個攻城的軍隊都是高手,帶隊的將領都是宗師。所以還是要有火藥,埋在地下以機關激發的比水缸還大的地雷就是準備用來暗算白浪的東西。

    這東西真的能炸死白浪么?誰也說不好但是總比派出勇士反復沖擊耗盡白浪的體力要靠譜一點,應該說損失也會小一點。靠士兵反復沖擊耗盡白浪的力量?不管是沈落雁還是李密曉得這是完全不可能的,麾下士兵會造反——他們其實已經有點喪失對抗白浪的勇氣了。

    白浪沖殺在全軍最前方,手持樸刀簡單地劈砍,他光著上半身直接就給大家看他是刀槍不入的,沒什么比這個更能擊潰對方的士氣了。那些高手也難以逼入白浪的丈許制空權——誰也不愿意做出犧牲,因為看這個氣勢第一個殺進去的人怕是要倒大霉。

    一般來說只能是以普通士卒去消耗白浪的銳利殺氣,但是多半是事與愿違——殺人越多白浪的煞氣就越強,接下來他光是存在就足以震懾大軍了。“人力有時而窮。”白浪也是感嘆了一句。

    無他,白浪感覺身上的壓力猛然上升了何止幾倍,似乎是那該死的魔域凈念禪院嵌入更深,受到了這個世界更強的反擊——這報應就報應在白浪身上。他渾身的骨頭都發出不堪重負的嘎吱聲,白浪全靠長吸了一口氣強行運轉內力頂住了這一輪的鎮壓。

    “也不曉得多弄幾個人幫我分擔下壓力,這大佬也是。”白浪曉得今日的戰斗怕是只能如此了,虧他還想著能摘下李密人頭呢。現在看來只能是退兵了,這樣一來也讓沈落雁的諸般妙計統統落空,沒法考驗白浪是不是能被炸死這個情況了。

    白浪下令全軍沿著來時的路后撤,同時自己斷后,將所有敢于逼近的人統統斬殺——雖然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但是白浪殺死這些士卒并不受到影響。這個世界在鎮壓他的同時,其實也讓白浪的防御能力再上一層樓。

    可惜了這個世界的意志,若是它有靈的話就該提拔身據氣運的角色,引導他們來斬殺白浪破除這魔域的固定點才是。如此才能有效地將這根“毒刺”從世界里面拔出。只是這個世界沒有那么有靈,而白浪自然也不會給這個機會。

    正面搏殺的話,在被這個世界完全鎮壓難以動彈之前,白浪一定能斬殺所謂的氣運之子。而被這個世界鎮壓也不怕,鎮不死的——只要玉魚存在,白浪到時候就能跑。他一跑的話,那個魔域就算是扎進去了,隨后哪怕這個世界用時光的力量將它淡化壓制,但是總有一天會全面爆發......

    要說有多悲劇倒也不至于,佛國魔國可不就是一體兩面,又不是魔國就滿地邪惡的——那個是妖魔國度,跟天魔兩回事。

    白浪斷后之時刀光閃爍,無人敢于近前,而路上白浪再度拔起棗陽槊,揮舞之下更是連放箭傷敵的都沒了。

    白浪有虓虎之勇,這是史有明文的,現在世人也是公認。白浪退出戰陣之后,點檢兵馬十停之中去了一停,而斬殺的瓦崗軍怕不是有三千余人,李密最后也沒敢追——雖然在場之人都不明白白浪為何會退兵,但是李密他們還是害怕白浪會有什么特別的情況。

    一路回軍,“這場仗并無來由,算是沒啥意思的一戰。”白浪也很清楚這一點,這一次若是他能斬殺李密,那就是有意義的,雖然事前他也說過即使斬殺不了李密,能殺掉一些士卒也能減輕壓力——但是這不就是用來安慰自己的么......

    沒有殺了李密,這一次的出擊就只是毫無意義而已。

    不過這后面就跟白浪沒關系了,他要去草原上殺人了。當他帶著軍隊回到洛陽的那一刻,看著衛貞貞白浪就覺得自個兒的計劃大概要改變了。果然沒錯,衛貞貞跟他說的正是商秀珣的求救。

    “她飛馬牧場出事,找我求救作甚?明明不遠就是寇仲那小子的雙龍軍,對抗朱粲這家伙難道還不夠?”白浪也摸不著頭腦,為啥商秀珣來找他求救,難不成還想跟他勾搭一番?不過商秀珣確實是少見的美人,若是真的看中了白浪也不是不可能啊。

    白浪想了想,“我這樣英武的男人,被這樣的美女看中再正常不過了啊。”他自得地摸著自己的大胡子,“美髯公我不當,這世間還有誰能當?這可是這個時代的審美啊。”白浪覺得寇仲跟徐子陵這樣的小白臉絕對沒法跟他相比,什么虎軀巨震——就這兩個小家伙也敢叫虎軀?先給我長到一米八以上一米九再說!

    “不是身高八尺腰帶八圍就莫要說什么虎軀!”白浪說了一句讓衛貞貞不明所以的話,“走吧,去飛馬牧場。希望在我到來之前他們能守住。迦樓羅王?哼哼,吃人肉的家伙也敢叫這個?”這一次去,白浪是準備殺了這家伙的——隋末反王之中,就以此人十惡不赦。

    此時雙龍軍與那吃人魔王對峙,不過由于李子通等人的存在,寇仲便是兵法天才也不得不同時將注意力放到其他方向,不可能抽空兵力對付朱粲一軍。而朱粲就有了空隙能夠壓迫飛馬牧場——這里面的錢糧與戰馬是非常重要的物資。

    若是讓朱粲占據了飛馬牧場,那寇仲這小子基本上就很難辦了。而寇仲若是早一步能進入飛馬牧場與之聯合,其實反過來對朱粲也是一個威脅——但是商秀珣拒絕了好幾次寇仲聯合的要求。

    商秀珣將求救的書信送到了衛貞貞這里......其中的含義倒也頗有可觀啊。

    托身白刃里,浪跡紅塵中

    托身白刃里,浪跡紅塵中sodu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贵州快3 即时比分篮球 001足球比分比什么 极速飞艇 比分直播新浪竞彩足球 云南时时彩 雷速体育分析师 广东快乐10分 亿客隆彩票线路 浙江11选5 新浪体育电竞 篮球比分直播90vs 亿客隆彩票首页 踢球者190kk即时指数 重庆快乐10分 雪缘园即时培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