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末世:仙妻橫行 > 第62章 鬼胎
    大門敞開,寧肖率先踏步進去,程子揚等人緊隨其后。當第八個人進去后,大門就徐徐地合攏。第九個人想要硬塞進去,卻被無情地彈了出去。

    進入大門之后,率先映入眼簾是一座白洲典型的大花園。噴泉的水兒潺潺,到處是鮮花的盛開,鳥兒的歌唱。人漫步在其中,悠閑而自在。

    抬頭望望那懸掛在空中的太陽,若不是寧肖的黃裱紙正在不要錢的到處亂扔,真讓人懷疑這是不是到了白洲的皇家莊園里來觀光旅游。

    “行了,寧肖!”這時,不知從何處傳來了一陣悅耳的女音。“你也太不把你的符箓當回事了吧!虧你當年為了學它,耗費了整整一百年的光陰。”

    “一百年的光陰?”這下,程子揚等人不由自主地拿眼去瞟前方那位已經呆立著的少女。

    學符箓耗費了一百年,再學學別的,還要加上長大成人的年限,怎么算那小姑娘也得有個七八百年的歲數了。這可能嗎?難道她是特意地誘拐他們進入這城堡,再行不軌之事?

    程子揚轉過身來,面對著他六個屬下的置疑,嘴里只能吐出這句話來:“別忘了李叔講過的附身之說。”

    此話一出,宋戴等人立刻讓洶涌澎湃的心變得平復下來。是啊,小姑娘上有父母,下面還有四個弟弟,怎么可能活個七八百年呢?還是李叔說得對一一鬼附上身。

    “呵,呵呵!”此刻,寧肖的內心也處于巨大的驚濤駭浪之中。待平息后,清脆的笑聲便從她的嘴邊逸出。“皇甫易云,你是怎么認出我來的?”

    “呵呵!”同樣爽朗的笑聲隨即從前方的云霧處傳了過來。“因為在我的記憶里,天地之間能把符箓如此不當一回事的,除了你寧肖,再無第二人選了。”

    “如此說來,”從皇甫易云的笑聲中,寧肖聽出了她的無恙,方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氣。畢竟帶著七只菜鳥闖陰司,說出來不嚇死膽大的,那是不可能的。“你過得還不錯?”

    “那是想當然的。”皇甫易云的笑聲中帶著無奈。“只是比做仙子少了一些自由自在。你呢?寧肖,重新做個凡人的感受如何?”

    這下,寧肖這邊的人一聽,俱都松了一口氣:慶幸,慶幸,附上身的不是鬼,也不是妖,而是仙!只有程子揚的心里犯嘀咕:她從末世重生而來,按理說應該成了鬼,如何成了仙呢?

    “相當不錯,”這可是寧肖發自肺腑的由衷之言。“樂不思蜀。當然,如果能讓我重新回歸修仙界,我還是相當樂意的。”

    “哦哦,你當然是樂不思蜀了,”皇甫易云的笑聲又變得歡快起來。“瞧瞧,你身邊的那些美男子。要是我,也樂不思歸了!”

    “皇甫易云,”寧肖有些受不了了,出聲吼止。“我修的佛道儒修,不是你的男女合歡功。”

    “嗯哼,看來,讓你呆在我的身邊,是委曲你了!”這時,又有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不委曲,不委曲,”皇甫易云討好的聲音又立馬傳出。“跟你在一起,是我天大的福份。哪怕陰陽逆轉,時空倒流,我也決不會離開你半步。”

    “好,好,記住你說的話,”那陰冷的聲音隨即又響起。“我可不是人王,從來不知道該約束自己的妻子。”

    聽到這話,寧肖感覺自己身處風雨飄搖之中:皇甫易云被人獨霸了!她是不是該放鞭炮慶祝一下?

    程子揚更是不停地瞄向旁邊的寧肖,感覺對方那話好像是在說自己:他能約束得住她嗎?

    話音一落,前方的濃霧也散去了,顯現出說話者的廬山真面目來。

    那是一位長相極其英俊的歐羅巴美男子,如白銀般的長發,隨意披在身后。那雙幽黑的眼睛望向人時,能望進對方的心底。

    他的旁邊站立著一位婀娜多姿的東方女子,那雍容華貴的氣勢頗能震懾許多的男兒。此刻,她正在跟寧肖眨著眼睛,似乎是打著招呼。

    在這對男女的身后,還跟著六位膚色和發色都迥異,但相貌都屬上佳的男子。

    “歲月無情,天道亦無情,”那位歐羅巴美男子徑直朝程子揚走了過來。“不曾想,你我上一次分離,竟然會是如此的久遠。久遠得我都快要忘記你最初的音容相貌了。”

    這話讓程子揚聽得云里霧里,但他還是知道面前的這位歐羅巴美男子,就是寧肖嘴中所說的陰王。出于禮貌,他還是準備舉手向陰王行個軍禮:“陰王……”

    “多禮了,多禮了,”陰王連忙出手阻止。“你我和神王,自出生以來就是地位相等。你雖然歷經無數的轉世輪回,但切不可失去應有的尊貴。”

    “你們過來參見人王吧!”陰王隨即命令自己身后的六個部下。

    “是!”那六位風格迥異的年輕帥哥便過來跟程子揚見禮。“參見人王!”

    這下,程子揚這邊的人全部身處在風雨飄搖之中,分不清自己身在何方了:哇塞,老大的身份已經夠尊貴了。沒想到,他的尊貴還越過了界去。

    “咳,咳咳!”程子揚只得用咳嗽聲,促使身后的宋戴等人盡快地恢復常態。然后,他才吩咐道:“你們也過去參見陰王吧!”

    “哦,哦哦!”總算清楚自己身在何處的宋戴等人,也連忙地來到陰王跟前,學著對方那六個帥哥行禮的方式,向陰王致意:“參見陰王!”

    互相參見完畢,陰王便領著程子揚,其他六人也領著宋戴等人,兩兩相揩登上了古堡的石階。

    “你呀,”皇甫易云上前拉著寧肖的手,一邊走,一邊聊著。

    “要么一個男人也不沾。要么一沾,就碰上了一個最厲害的。人王啊,你是怎么遇上的?對了,你怎么變成這副模樣兒了?不過,比你原來要漂亮了許多。”

    “你呢?”寧肖見她還是那么直爽大方,徹底地松了一口氣。她可不想回答問題,覺得還是先把對方的情況問清楚為好。

    “怎么勾搭上了陰王?這樣好了,陰溝里翻了船,被他壓著反不了身。你就是再修煉個幾千年,也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誰說不是啊?”皇甫易云也是嘆息不止。“我就是想到陰司逛逛,結果發現那個家伙很有意思,就想跟他談談情說說愛,然后拍拍屁股再走人。”

    “結果,一身的修為被廢止,還要重新修煉什么鬼功,”最后,她還是臉帶著笑容,很高興地說:“唯一幸運的是,終于讓肚子有貨了!”

    “肚子里有貨了?”寧肖當場就附下身子去看她的肚子。

    在修仙界,等階越來越高,就會越難孕有后嗣。尤其是她們這些女大能,懷孕生孩子即使有可能,也會付出極大的代價。修為被降,身體損耗那還是小代價。丟掉性命都是皆有可能。

    然而,即使如此,女大能們還是渴望孕育孩子。但那對她們來說,永遠是水里月,霧中花,可望而不可及的。

    “嗯,嗯嗯!”皇甫易云此刻一臉的興奮。她還手拍拍自己的肚皮,自夸道:“怎么樣,我厲害吧?這可比飛升要有意義多了。只是這胎,懷得有些長。聽孩子他爸說,得要有好些年頭。”

    “陰王的鬼胎,當然要懷上好些年頭了!”寧肖伸手阻止她再拍向自己的肚子,擔心傷害腹中的胎兒。

    “只可惜這是陰司,我不能經常來看你。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能經常來看你,我估摸著自己也就不是人了!”

    “去,去,說什么鬼話呢?”皇甫易云拍開寧肖的手。“也不怕教壞我的孩子。對了,你知道嗎?陰界與人世的通道即將全部封閉。人變不成鬼,鬼也不可能墮入輪回變成人了!”

    “我知道,末世即將來臨,僵尸泛濫成災,人間將成為阿鼻地獄。”寧肖趁機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這一世,她依舊還是要修仙,估摸著很難會有自己的孩子。所以,摸摸也是好的。

    “啪!”皇甫易云再次拍開寧肖的手,苦苦地勸說著。“你還是回修仙界吧!那兒適合你。這個人間已經不適合人,哦,是仙呆的地方了。”

    “早就不是適合人修呆的地方了,”寧肖也呈現出一臉的沮喪。“尤其現在,我還身負保護天命之人的重責,更走不了了。”

    “哦,哦哦!”一孕傻三年的皇甫易云,終算是腦筋能轉過彎來了。

    “我說你怎么無緣無故地跟著一群男人跑到這陰司來吃吃喝喝的?要知道,倘若是在修仙界,無論這里面有多大的好處,你都不會跟著來湊這個熱鬧。”

    “原來你是遇上了天命之人。嘿嘿,沒有想到,這次人世的天命之人,竟然是人王轉世。我看你還怎么回修仙界喲?”

    “誰說不是?”寧肖更加無精打采起來。“我這次還是魂穿呢?估摸著我在修仙界的身體,也在飛升的時候被炸得個粉身碎骨了。”

    “嗷,嗷嗷!”皇甫易云當即幸災樂禍起來。“我以為我是夠慘的了。沒有想到,你比我還慘!”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