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次元論壇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昏君
    蛇盤將南宮煌和李三思,送到了雪見面前之后,心里也十分忐忑。

    如果對方真是蜀山來的,蛇盤倒是一點也不慫,蜀山再強、主上也能保他,但是……來人居然和自家主上和景劍仙有關系?

    萬一到時主上生氣會如何責罰?會不會……直接交給那個常浩懲治?

    想到這兒,蛇盤打了個哆嗦——那可是“嗶”了狼的狠人,萬一對蛇也感興趣怎么辦?

    哪怕自己是雄的,但是……人家連狼都不在乎啊!

    雖然之前蛇盤不相信世上有這么喪心病狂的人,但是現在……說不準啊!

    就在這時,蛇盤忽然感覺到,又有人觸動了護山陣法,連忙說道:“唐大小姐,小蛇先去山下瞧瞧……”說完便先“逃”了。

    這次蛇盤學乖了,看到來人是一名一身紅衣的年輕姑娘后,先軟言細語問起所來何事。

    不錯,現在來的,正是鎮北王府的小郡主溫慧,也是關立遠的弟子!

    溫慧看到蛇盤后,也稍稍驚了一下,但本就神經大條,而且明顯心里正有心事,更重要但是蛇盤這次態度很低,故而沒怎么嚇到人。

    當得知溫慧是關立遠的弟子之后,蛇盤頓時松了口氣,暗道:還好這次沒有失禮,不然比之前麻煩還大!

    之后蛇盤還殷勤的俯下身,讓溫慧坐在他身上,載著往山頂而去……

    前面那個狼小子,只是和主上“可能有關系”,而現在這位可是主上實打實的真傳弟子,蛇盤表示被騎得舒心、被騎得自豪、被騎得驕傲,希望一會兒溫慧能美言幾句才好。

    不多時,雪見看到了蛇盤馱上來的溫慧——這徒弟是雪見和關立遠一起收的,甚至雪見也跟著關立遠入夢過,雖然女大十八變,但雪見還是一眼便認了出來。

    而溫慧看到雪見之后,馬上眼圈一紅,從蛇盤頭上下來,帶著委屈哭腔的跑向雪見:“師母!”

    蛇盤:???

    師母?主上和唐小姐,是這種關系嗎?我怎么不知道?

    之后注意到雪見臉色微微一紅,又嚴肅的板回來的樣子,蛇盤這才恍然大悟的看著溫慧的背影——這才是高人啊!我怎么沒想到,馬屁還能這么拍?

    當然,實際上溫慧叫“師母”,也并不算什么拍馬屁,因為本來她就是同時拜師關立遠和雪見,只是“二師父”又不好聽,雪見也說她一個女子,為什么要被叫師“父”呢?

    這是多么大的性別歧視?這是政治不正確啊!

    作為男女平等的正能量修仙門派,綠蘿山要敢為天下先,對性別偏見說不——于是讓溫慧稱呼她“師母”。

    “慧兒,誰欺負你了?別哭,跟師母說!”雪見看到溫慧委屈的樣子,頓時又露出了當年“小辣椒”的眉眼。

    “師母……室韋王向朝廷求娶我,皇帝下旨了,父王也答應了……”溫慧委屈的說道。

    “什么?室韋……你們之前不是還和室韋在打仗嗎?你不還是先鋒大將、女武神嗎?”雪見納悶道。

    當初因為溫慧上了戰場,還有龍虎道的長老,特地來綠蘿山詢問——正常來說,修仙中人是不能上凡俗戰場的,否則就豈不是亂了套?你一個仙法、我一個靈咒,凡人還活不活?

    不過最后證明了,關立遠傳授給溫慧法門,并不在“修真”的范疇內,而是先開發其自有的“天生神力”,也并沒有渡過初劫,所以最終議定……溫慧不算是修行之人。

    這其中沒有礙于“一塵不染關立遠”和“綠蘿山”的名聲,而有所退讓,就不好說了……

    當初關立遠沒有渡過初劫時有多強?

    溫慧雖然不至于那么恐怖,但是放在戰場上,也是BUG級的戰將,甚至被稱作女武神,在室韋國與宋廷的戰場上大放異彩……

    關立遠之前就發現,仙劍位面的歷史,與“地球”古代大體走向相似,但細節處相差不少,比如現在……室韋居然不僅沒被滅掉,居然還成了“國”,而且還和宋廷交戰,甚至宋廷還有一個“鎮北王”的爵位。

    “就是上次室韋王親征,我襲其王駕的時候,被他看中……”溫慧說道。

    “荒唐!皇帝老兒瘋了?將自己的大將,嫁給敵國?人家求娶、他還真下旨?”雪見怒道。

    溫慧聞言更加委屈起來:“據說……是先皇駕崩后,北方遼國有重啟戰端的跡象,而且這兩年朝廷中,皇上還和一些大臣鬧出了矛盾,所以急于和室韋停戰。父親也……”

    “一群老糊涂!等等……先皇?嘉佑皇帝死了?”雪見忽然反應過來。

    嘉佑是宋仁宗的最后一個年號,在雪見印象里,現在還是嘉佑年間——自從修行之后,對這些更替已經不敏感。

    “先皇兩年前駕崩,登基的是趙曙,現在已經年號‘治平’……如果是先皇,一定不會……”溫慧忿忿之下,也是直呼其名。

    溫慧有意抗旨,怎料父兄卻都接受了旨意,甚至來勸說溫慧,還好其母蕙卿心疼女兒,悄悄將溫慧放走。

    蕙卿便是當年與周赤炎假結婚,之后暗中聯系蜀山凈明長老,將周赤炎收入鎖妖塔的那位相國小姐。

    因為這一段因果,所以凈明曾經說過,將來如果蕙卿或者蕙卿的后人,有什么難事,可以去蜀山找他……

    就好像雪見不知道俗世皇帝死了好久一樣,蕙卿也不知道修行界中,包括凈明在內的蜀山五老,已經涼了十幾年,還將洞冥寶鏡交給溫慧,讓她去蜀山避避。

    至于綠蘿山……

    雖然有過雙雙登仙的盛景,但畢竟曇花一現,也不廣開山門、招收弟子,故而在世俗中名聲不響,蕙卿只以為是小門小戶,擔心溫慧他師父扛不住朝廷的壓力。

    不過溫慧倒是更信任自己師父、師母,離京之后馬上往綠蘿山而來……

    雪見聽說了溫慧的事情之后,也氣的夠嗆,如果不是還有些理智的話,怕是要去開封斬了那個昏君——不過理智告訴她,開封有龍虎道的真人坐鎮,而且……皇帝也不是說斬就斬的。

    痛罵了皇帝半天之后,雪見對溫慧安慰道:“慧兒別怕,你想嫁給誰就嫁給誰,想不嫁便不嫁,誰敢逼迫……得問過你師父的劍!等你師父渡劫回來給你做主……”

    “渡劫?師父在渡劫?”溫慧聞言,來不及委屈,反而擔心起師父來。

    “放心,你師父他……”

    雪見剛剛說到一半,只見天空中霞光亂閃一番后,關立遠的身影憑空出現……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