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富貴盈香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有來人是敵非友
    皇城里,清寧宮。

    貴妃何氏嚶嚶的哭著,淚水打濕了她的絹帕,她微微抬起頭,讓脖頸身姿呈現出最美好的姿態,同時露出一張艷奪群芳的臉來:“陛下,珝兒傷得好重,您……不給珝兒做主了么?”

    “唔。”最是浪漫不過的皇帝李緯,此時喉嚨里只含糊的應了一聲,緩緩道:“愛妃,來看看朕新譜的曲子。”

    這是皇帝與貴妃常常做的事兒,往日里貴妃定然是溫言軟語的小心奉承,可如今她的兒子還躺在床上,連婚期都要耽誤了,她哪里還有心情。

    “哎呀,陛下!”她一把奪過皇帝手中的曲譜,艷麗的臉上留下兩行清淚,當真是牡丹含露,殊麗無雙:“您倒是說句話呀!珝兒可是您的親兒子,您不能就這么放任不管呀。”

    “唔,珝兒是朕的親兒子,瑁兒和琋兒就不是了?”皇帝將那曲譜從貴妃手里抽了出來,仔細瞧了并沒有損壞才放了心:“愛妃想讓朕說什么?說朕這些兒子都遇刺了,只有珣兒好好的被關著么?”

    “呵,珣兒也是朕的兒子呢!”

    “陛下,您這是……”何貴妃的臉上還掛著淚珠,此刻卻忘了繼續哭泣,她看著專心看著曲譜的皇帝,好像從未看清楚過他一樣。

    李緯伸出保養的還不錯的手指,輕輕擦掉何貴妃臉上的淚珠:“你瞧,你現在住的,是清寧宮。”

    是只有皇后才能住的清寧宮,該知足了。

    他將目光轉向墻角的一盞福壽延年的八角宮燈,他的兒子們啊,為什么沒有一個懂得知足呢?

    …………

    山谷之中,李琋終于道:“你爹說的對。”

    若是沈晏灃不死,的確是個可用之才。

    可他隔了半晌才說了這么一句話,沈秋檀已經睡著了。是以回應他的只有簌簌的風聲,和沈秋檀的小呼嚕聲。

    李琋莞爾,加大音量想叫醒沈秋檀:“不早了,回山洞里面吧。”這兩天她出力頗多,看樣子是累得狠了。

    沈秋檀睡的確實有些沉,李琋再次加大音量,叫著叫著忽而臉色一變。

    風越來越大。

    緊接著一陣狂風埋入山谷,卷的樹葉漱漱飛舞,而后是風入谷口的嘶吼聲。

    沈秋檀渾身一冷、猛地睜開眼睛,就看到已經將火堆熄了并且靠過來距離他極近的李琋。

    “你想干什……”她一開口,便被李琋捂住了嘴:“有人來了。”

    沈秋檀眼里閃過喜色,有人來了?是營救自己或者是齊王的么?

    李琋卻沒有那么樂觀,他皺著眉,不知是忍著腿傷疼痛還是在憂慮,沈秋檀一骨碌從草地上爬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就聽李琋肅穆道:“就快過來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得找個地方避一避。”

    他遇刺不是意外,但弄到這么狼狽卻是沒想到的,身邊應該是混入了內奸。

    而且,這一伙突然沖進山谷的人若是出自親事帳內府,必然是明火執仗,可方才只聽到聲音并未看到火光。所以,要么是周其忠帶著暗衛來了,要么來的就是敵人。

    若是暗衛,隊伍必然不會超過十人一組,行動靈活,但能自己聽見的行進腳步聲,少說也有百人。

    由此來看,來者恐非善類。

    “為何?”沈秋檀將處理好的香材背到身后,她可不知道那么多。

    “有的人不希望我活著。”語氣稀松平常。

    沈秋檀一愣,聽出了他話背后的苦澀,利落道:“這山洞洞口太淺,也就騙騙尋常野獸,我帶你往下游走。”

    “好。”

    見他答應,沈秋檀做勢就要打橫李琋,李琋腦門上的青筋開始跳:“不許用抱的。”他一個大男人被她打橫著,還抱來抱去,算怎么回事?

    他的威嚴何在?

    出力的是我,又沒說加錢,你一個大男人還挑上了?沈秋檀心中腹誹,不舍的丟了香材,彎腰示意李琋到她背上。

    李琋坐正了身子,用袖子將自己的手完全蓋住,而后攬在沈秋檀的肩膀脖子處,盡量減少肢體觸碰。

    沈秋檀根本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輕而易舉的將他背了起來,趁著夜色向下游奔去。

    風聲掠過她的耳邊,沒過一會兒,她也聽到了雜亂的腳步聲。

    她四下張望,只見清白的月光下,隨風聳動的樹頭像是活過來的樹妖,張牙舞爪很是猙獰,使得她愈發難找到新的藏匿之所。

    “來不及了!”李琋趴在她背上:“我們就在這斜坡上避一避。”

    之前沈秋檀是沿河向上游找了個躲避的山洞,尋常人多半也是沿河行動,可如今是要躲避,所以她說是往下游,其實是走了與那河水分叉的一條小路。

    深深的峽谷之中一條小路,其上雜草遍布根本算不上路,只勉強算是個凸起的山坡,有山坡自然就有斜坡,李琋的話是直接隱藏在那斜坡上的一個淺淺的凹陷之處。

    “好。”

    沈秋檀將他輕手輕腳的放下,兩人并肩趴在淺淺的斜坡淺坑里。

    淺坑容納一人尚可,兩人有些勉強,李琋不由分說的將沈秋檀按在里面,而他自己則伸開臂膀蓋在沈秋檀身上,又扯來零星的枝葉蓋到兩人背上。

    剛做完這一切,腳步聲就到了近前:

    “沒有。”

    “沒有。”

    “回稟大人,此處沒有發現可疑目標。”

    林綺雙眼一瞇:“由此兵分兩路,一路跟著我繼續前進,另外一路沿著河水繼續向下。”

    “是。”

    沈秋檀屏住呼吸,沒想到被李琋說中了,來的不僅是敵非友,還是林夫子。

    聽著一百來人分作兩隊,她只盼著那林夫子快些向前。

    然而偏偏事與愿違。

    林綺就站在他們藏身的淺坑上面,口中道:“方才走到這里,野草痕跡有些雜亂……前面……”

    沈秋檀心里一緊。

    一個黑衣人道:“前面也是雜亂的,許是風吹的。”

    林綺冷冷的掃他一眼,那黑衣人連忙禁聲。

    “搜,分散開來,給我細細的搜!”林綺命令道。那山洞外的火才剛熄,從那邊通向這邊的溪水正對著云麓觀的后山,按理不是在溪水沿岸,就只能在這邊山坑里了。

    五六十黑衣人便沿著小小的山坡細細的搜索起來。

    林綺抽出佩劍,劍鋒將前面的矮枝高草統統斬斷。

    而后,劍鋒探向了斜坡的淺坑……

    。頂點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