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西游之證道諸天 > 第五七六章 唐僧山下見悟空 佛道妖三方聚首
    天庭,李府。

    府前有牌樓,不下三五個,高可入云,下是白玉寶座,上面鐫刻著不同的圖案,龍鳳呈祥,煙云裊裊,最上面覆蓋天青色琉璃瓦,天光照下來,氤氳在上面,積下一片空明。

    還有金青之光交暈,落在地面,大小不一。

    哪吒三太子脖頸上掛著乾坤圈,身裹混天綾,粉雕玉琢的樣子,他手托著腮幫,看一會牌樓下寶座的圖案,覺得無聊,又伸出白嫩嫩的手指,逗弄從家中順手牽過來的玉面小獅子。

    玉面小獅子卷毛如雪,金瞳有光,要是在外面,可是讓天兵天將都躲避三舍的兇物,可現在也只能快活地搖著短短的小尾巴,活像個哈巴狗。

    “怎么還沒來?”

    哪吒三太子玩了一會小獅子,抬起頭,嘟囔一句,就見金光乍現,蓮花盛開,太白金星手持拂塵,踱步而來,人還未到,就打招呼,道:“三太子。”

    “好啊。”

    哪吒三太子和對方太熟,漫不經心地打了個招呼,然后站起身,抱怨道:“老官兒,你來的也太慢了,讓我好等。”

    “去地仙界一趟,剛回來。”

    太白金星想到自己在地仙界的遭遇,臉一黑,手中攥著拂塵的柄都緊了緊,太苦了,不忍回憶,他咳嗽一聲,道:“去見李天王吧。”

    哪吒三太子看了太白金星一眼,覺得太白金星和以往不太一樣,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在前面踏著風火輪,蹦蹦跳跳的。

    不多時,太白金星見到李家之主,這位托塔李天王氣凝神穩,很有威嚴,見太白金星來,上前招呼。

    “李天王,”

    太白金星入座后,沒有過多寒暄,道:“玉帝的意思,讓你點齊天庭天將,一旦有帝君敕令,就立刻出發,征伐界空。”

    “征伐界空,”

    李天王了然,點點頭,道:“現在佛門的人趁著紀元大勢在征伐依附地仙界西牛賀洲的諸多界空,要佛光廣度,遍地金蓮,我們天庭的帝君們也不愿意閑著啊。”

    太白金星呵呵一笑,手扶拂塵,道:“帝君的心思,我是不知道的。”

    李天王托著寶塔,若有所思。

    地仙界,山莊中。

    天早已明,日光自外面來,照在籬笆前的竹樹上,金燦燦的碎金搖曳,再加上山禽藏在樹上,剔著翎毛,炊煙裊裊升騰,本是又祥和的一天。

    唐僧卻是急的團團轉,手持九環錫杖走來走去。

    在他的身前,大唐皇帝派來的兩個人躺在床上,半睜著眼,有氣無力。

    “師父,”

    小和尚長物半點沒有罪魁禍首的自覺,他小臉上滿是忠厚老實,對唐僧,道:“兩位師兄很可能是在雙叉嶺驚嚇之下傷了神魂,看樣子,恐怕得慢慢地養。”

    “可是,”

    唐僧看著臉色蠟黃的兩人,見他們倆跟大病一場一樣,確實無法趕路,但取經之事,不能耽誤,真的是讓人兩難。

    又是小和尚出主意,道:“師父,不如弟子服侍你今日上路,至于兩位師兄,先待在伯欽施主家養一養身子,待身子好了,再來尋我們。”

    “這個,”

    唐僧想了想,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唯一為難的是,兩個大活人扔在這里,讓劉伯欽得多費心,麻煩人家了。

    劉伯欽因為夜中父親托夢之事,對唐僧奉若神明,聽到這個,毫不猶豫應下來,道:“都是小事兒,長老放心,你這兩位徒弟在莊子里,絕對虧待不了他們。”

    “那就多謝施主了。”

    “長老太客氣。”

    接下來,劉伯欽收好給唐僧準備的粗面燒餅干糧,讓自家兩個小童拿著,自己親自在前面帶路,領著唐僧和小和尚長物離開山莊,上了大路。

    行經半日,眾人就見對面處,有一座大山,高接青霄,崔巍險峻,林前野兔跑,谷中老猿啼,有劉伯欽帶路,很快來到半山中。

    這個時候,劉伯欽停住步子,開口告別,道:“長老,此山喚做兩界山。東半邊屬我大唐所管,西半邊乃是韃靼的地界。那廂狼虎,不伏我降,我卻也不能過界,所以只能夠送你到這里。”

    唐僧看了眼跟在自己跟前的小和尚長物,然后下馬和劉伯欽行禮,剛要說話,驀然間聽到山腳下吼聲如雷,傳得很遠,震得山中松樹上的松針撲簌簌往下落,道:“我師父來也!我師父來也!”

    唐僧嚇得一哆嗦,連忙問道:“是什么聲音?”

    劉伯欽仔細聽了聽,只覺得恍若雷霆轟耳,自己都站立不穩,想了想,才有了判斷,對唐僧,道:“這叫的必是那山腳下石匣中老猿。”

    “是甚么老猿?”

    劉伯欽轉著圈兒,面上滿是回憶之色,答道:“這山舊名五行山;因我大唐王征西定國,改名兩界山。先年間曾聞得老人家說:‘王莽篡漢之時,天降此山,下壓著一個神猴,不怕寒暑,不吃飲食,自有土神監押,教他饑餐鐵丸,渴飲銅汁;自昔到今,凍餓不死。’這叫必定是他。長老莫怕。我們下山去看來。”

    “師父,我們下山看一看。”

    小和尚長物眼瞳中有奇異的光,他牽著馬,催促唐僧下山看。

    果不其然,山下鎮壓一猴子,這個猴子,尖嘴猴腮,猴頭上,泥土一層,不知道什么時候可能飛鳥銜來種子,落在上面,已經生根發芽,長出一棵彎彎曲曲似小龍的怪松,郁郁的松光遮蓋,讓他火眼金睛都染上一層綠意,看上去更為古怪。

    見到唐僧來,猴頭伸著脖子,撲棱雙手,跟劃船一樣,大聲道:“師父,你怎么才來?徒兒等你很久很久了,快把我救出來,我好保你西天取經!”

    唐僧聽了猴頭的話,不但沒有高興,反而嚇得后退兩步,讓小和尚長物扶住才沒跌倒,用顫顫巍巍的語氣開口道:“我們第一次見面,你為何稱呼我為師父?”

    長物看了眼猴子,雖然驚訝于對方體內蘊含的力量,但他的絕大多數注意力卻被山上一種沛然不可抵御的佛理所占據,那六字真言符咒蘊含的佛理,還要超乎唐僧身上的袈裟和九環錫杖,要是得到,自己完全可以佛魔同修。

    在同時,山下的任何人,包括猴子,包括唐僧,包括心懷叵測的無相天魔,都沒有發現,在五行山周圍,時空中蕩起漣漪。

    李元豐踏著飛閣而來,目光照在五行山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