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家屬的團圓節
    田野沒法子了,自家男人自家心疼:“你還真要給自己扣綠帽子呀,你要是在不出去走走,大院里面的嫂子都已經開始傳,你媳婦要跑了。”

    田嘉志:“別亂說,這能隨便開玩笑嗎。”

    田野:“不開玩笑的,大伙都知道我被人一天七八封信得狂猛追求,你回來了,竟然還不高興連屋都不出了,大伙都說了,田營長這是被綠了,家變了。”

    簡直了,田嘉志:“還讓人消停不了。”然后:“你說他們是不是看不得我過的好。”

    這個他們包含的人里面肯定有朱家那一掛,田野:“所以咱們要過得更好呀。氣死他們。”

    田嘉志:“以后你都不要跟朱老大通信了,不管因為什么。”

    田野有理由懷疑,這位不是真的吃朱老大的醋了吧。

    田嘉志惱羞成怒:“看什么看,我惡心他不成呀。”

    成,肯定成,田野:“我真不是多待見跟他通信,你放心,我總共也不過回了他三封信,而且字數總共不超過三百。真的。”

    田嘉志:“那都多余。”

    也不知道田嘉志給朱家怎么回信的,反正過了兩天田嘉志的精神就恢復了。田野認為還是身體好了,精神就好了。總在家里貓著瞎想,那真是太要不得了。

    好在這些嫂子們還成,沒人當著田嘉志的面說過關于田野有野男人追求的事情,不然田嘉志更嘔。

    田嘉志從這次任務回來后,感覺就挺放松的。

    田野能感覺出來,去營里時候少了,田野讓他歇著,他就歇著。

    讓田野都懷疑,是不是落下什么看不見的毛病了,畢竟在水里泡了那么多天。

    用他們回來時候的說法,都要成水陸兩棲的青蛙了。

    田野小心的問過田嘉志好幾次:“真的沒落下毛病吧,別大意。”

    田嘉志:“真沒事,大伙都那么泡著的,那不都沒事嗎。”

    田野心說,別人身上可沒有割過一刀,那不是就特意開車出去給田嘉志弄回來幾包草藥。

    田嘉志還這么不領情,說田野早晚藥死他。把他自己說的跟被藥死的武大郎是的。

    田野心說,我就是潘金蓮,我也沒有西門慶呢呀,我藥死你我圖什么呀。

    下次再去抓藥給的讓大夫多給放點黃連。

    轉眼就八月了,田野因為田嘉志的事情,收秋都沒有回家。

    十五那天,田嘉志帶著孩子一塊去了營隊,人邀請田野了,不過田野沒去。

    而是給爺三帶了好多的好東西,一塊拿營隊去了,大過節的,讓大伙高興高興,這嫂子別看平時不怎么走動,不過人氣挺高的。

    田野陪著彭越帶孩子去了,姐兩在一塊過八月十五都習慣了。

    田野做飯,彭越帶孩子:“這些年都是咱們姑嫂一塊過節的,不知道的以為我嫁給你了呢。”

    聽這話有點抱怨,田野:“跟我三哥生氣了。”

    彭越:“不跟他生氣,這么多年習慣了。人家養了閨女,過年過節都回家看看老人,我這可好,就沒有過年過節看到這個姑爺的時候。”

    田野為了安慰彭越,只能拿自己開涮了:“嫂子,我這也不能說,虧得我沒爸媽呀。”

    彭越:“呸呸呸,誰讓你想這個的。我這不就是跟你抱怨抱怨嗎,除了你我還能跟誰說去。”

    田野:“不然把親家叔嬸接過來呆些日子。”

    彭越:“那么大歲數了,哪能說動就動呀。等回頭我自己回家看看就是了。”

    田野:“嫂子你往開了想吧。”男人就這個職業,沒辦法。當兵的時候過節探親回家,當官了,想著的都是別人。陪著一群不能回家的人過節呢。

    田野挺八卦的:“嫂子我三哥不是說要把長根自己帶著嗎,跟我大爺說怎么樣了。”

    彭越郁悶:“我這才說完老人,那就把孩子一塊拉出來讓我不痛快。”

    田野一聽就知道彭越這火氣不小呀,提什么都沒有高興事了:“嘿嘿,我這不是替你們著急嗎。”

    彭越:“哎,孩子在哪,現在我真的都放心,放在爺奶那,孩子一點不委屈,學的還好。帶回家,放我跟前,我肯定是高興的,不過孩子的學習肯定要耽誤耽誤。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孩子要怎么才好呢。你三哥讓他折騰吧。”

    田野:“真的呀。我大爺沒說什么。”

    彭越滿足田野的好奇心:“不過阿姨說了,帶回來可以,讓你三哥使把勁兒,趕緊換個大點的住處,他們幾口一塊過來。”

    田野噗嗤一下:“這招大呀。”

    彭越:“笑吧,我不生氣。我當初把長根送過去,最不放心的就是孩子不在身邊,怕受委屈什么的,現在我不擔心了,一點都不擔心。”

    是呀,人家都舍不得把孩子給你送回來了。

    彭越抿嘴,不太愉快的相處呢,虧得長俊嚷了一聲餓。

    田野高興壞了,大侄女都會說餓了。兩人圍著孩子吃的可高興了。

    晚上田嘉志田達帶著倆孩子回來還能陪著他們三口一塊做院子里面賞賞月亮。

    長寶跟長順拉著還不太會走路的長俊,滿院子轉悠,說是讓孩子快點會走,好帶著一塊出去玩,倍兒有面子。

    田野就不知道,長寶口中的面子是怎么個有法。她懂什么是面子嗎?

    田嘉志跟田達說,今年還沒休假呢,想要跟田野回家看看。

    田達:“暑假你不帶著孩子們出去玩了嗎。”

    田嘉志:“那是禮拜天,不是休假。”

    田達沒好氣:“是不是也沒有假,好好把你的事情做好。”

    田嘉志:“三哥,我怎么覺得最近你有點不拿我當人用呀。使勁的壓榨呢。細水長流你可不能殺雞取卵呀。”

    田達:“你還真把自己當個玩意。”這哥兩,大八月十五的都不消停。

    田野:“三哥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你那是看重妹夫,看重,懂不懂。”

    然后對著田嘉志:“三哥那是伯樂。好了,今天八月十五,我說了算,就是伯樂。”

    田嘉志被鎮壓了。田達也不會在沒事找事破壞氣氛。大家都給田野面子。

    書客居閱讀網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