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四百八十五章 而功施社稷(下
    然而就在趕赴荊州的水路上,丘宦為首一行重要官屬,也再度得到了一個頗為震驚的消息。一時間就在船上驚起了議論紛生來。

    “領軍在襄州成立太平軍大都督府?,那他還真成了周大都督了啊。。卻不知江東二喬又當何在。。”

    “這可是大都督啊,比同北朝時的行臺尚書省,舊朝開國的行軍總管了。。”

    “那豈不是征伐自專,總領中外諸軍事的名分了。。與如今的天下兵馬大元帥府又有何異呼。。”

    “但不管怎么說,這也是我輩的大好機遇和前程所在啊。。”

    “只怕這消息傳開,地方上那些尚且觀望的人家,又要涌起一波前往投效的風潮了啊。。”

    “只可惜,錯過了最初的由頭和機緣,就算是彼輩現在想來,太平軍也未必肯輕易收納了吧。。”

    而同在請命前往襄陽隨行人群當中的學官謝文,也在一邊慶幸著自己的選擇;一邊不禁將眼光投向了后方船只上,一個由數名強壯女卒小心值守在外的艙室。

    ——我是分割線——

    只是對周淮安而言所謂的大都督府,不過就是把原本廣府留司的職能,進一步的升格和拓展開來,而完全延伸到道相應的湖南、荊南、山南、江西等地的新控制區內。

    然后再逐步的將那些特殊時期所設立的軍管狀態和大小編管區,給逐漸的歸并和恢復成,屯所—集體農莊(重點區域)和(外圍區域)市鎮——鄉村,繼續并存下去的兩級局面。

    這就需要大量掌握粗淺數算和書寫的基層事務人員,以及有所經驗的官吏來填充到其中,這也是對于嶺外那些能夠堅持下來為太平軍所服務的各級人等,一種變相的酬賞和上升空間。

    只要沒犯明顯的過失或是大錯的話,在外調過程當中被戳升一兩級來敘用,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如果其中有表現優秀或是具體事項上出色的,在本位階一躍兩三級來獨當一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后再把空出來的位置,讓給那些尚在大講習所內等候見習的晚輩生員們來填補;這也是變相的平衡和分化、緩解軍隊方面在地方事務中參合過多,由此形成相應利益羈絆的潛在弊端。

    畢竟,軍隊和地方政務上的兩條腿走路,再加上理智的大腦中樞來監督和指揮一切,才是一個健康政權長久存續下去的基本王道。

    下轄八大軍序(已經編滿其六),又六大戍防區,編列有戰鋒和駐隊營九十三個,總計十一萬的軍額。

    第一軍事長官為中郎將,副手為左、右郎將,再次者為郎將;麾下分為左右中三廂外加一個直編都(營),每廂以正副郎將各領數營人馬。

    戰鋒營與駐隊營的編制大致相當,都是營、團(290+20)、旅(135+10)、隊(40+5)、火(9+1)的五級構成,只是在營一級上戰鋒隊三團一隊的大營(1100員),駐隊營是兩團一旅的中營(960員)。

    主官皆稱都尉,只是前者為折沖都尉,后者為指揮序列次一等的果毅都尉,一下其他位階類比之。這樣,一個齊裝滿員的軍序,就在12000員到13500員之間的正輔軍卒。

    其中又以編號越靠前的軍序裝備越好,軍中老卒比例最高,戰鋒營和駐隊營的比例自成反比。但是在通常情況下,這八大軍序只是相應軍事管理編制;而駐留在相應區域內。

    而日常的作訓勤務和后勤管理,風紀糾檢,人事遷轉,同樣要受到都督府派遣的專職人選,來協助軍事主官進行管理和調配。此外還有防間查諜的秘密部門(特工委)和來自底層的士委會,作為暗中的保險措施。

    因此,作為主力作戰部隊只有接到程序齊全的命令之后,相應的軍序所屬才能就地轉為具體的戰時指揮序列,或是就近與其他軍序進行合編成新的攻守指揮序列,并且編列相應的參佐幕僚班子。

    因此,以營團組成的部隊才是作戰時的基準編制。其中每營都有投火隊和馱畜隊的編制,在營以上還會配屬裝備重械、火器的樣子隊,以加強相應自主攻堅能力。

    通常情況下,第一軍也是都督府所在的重點區域拱衛部隊;專屬軍號為“常從”。編制規模也為諸軍中第一。目前就在襄州前線坐鎮針對山南各州的后續軍事行動。

    第二軍則是以驃騎、突騎各色馬隊為核心的騎兵部隊,專屬軍號為“叱飛”;因為戰馬來源有限,也是編制最小最精簡的所在。目前安排停駐水草相對豐盛的荊州和襄州交界處進行編練。

    第五軍是水師船舶為主配合跳幫和登陸戰斗兵員的編制,專屬軍號為“伏波”。屬于器械編制最多和駐泊地分散的序列。以荊州為主要集結地。

    其他第三,第四、第六軍則是標準的混成部隊,暫無授予軍號。在刀排、弓弩、長槍為主要裝備的傳統步卒基礎上進行騾馬化,并配備若干不等的騎步營,以增強機動性、作戰范圍和持久性。

    目前主要安排駐扎在二線城邑當中,相對富熟繁華的潭州、岳州和洪州境內,以便就地取材進行供養和維持,同時在裝備上逐批更新換代。

    至于只有幾個實編營,其他都是空架子的第七、第八軍,則是更多充當管理地方補充營和預備兵役訓作的角色;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會把只有少量老卒和軍官的架子營給填充起來。

    其中第八軍駐守在廣府,第七軍駐留在安南,都配備有相應舟船作為代步工具,同時充當保護海路往來和運河航行的任務。

    此外還有親直營、教導大隊、樣子隊、戰斗工程團、三支隊等等,幾支規模數百到數千不等的特殊部隊和技術部隊,則是直屬都督府下轄。

    而需要延邊對敵乃至鎮壓下轄的戍防區,編制上就自住性稍大一些。基本按照防區大小和緊要次序,以若干不等的簡裝駐隊營為主,再加上一些舟船,馬隊之屬的直屬特編;

    對應軍銜同為郎將,往往還兼任地方的州屬主薄;以便及時協同和調配地方機構的人力物力,進行相應備戰或是應急需要。

    如今太平軍治下的地域雖廣,但是境內同樣充斥著大片林瘴叢叢的蠻荒之地和土蠻、山夷聚居的山林;也就是幾個較大的平原地帶,算是統治比較精華的區域。

    其中以五嶺為分界,已經通過水路連接起來的珠江流域三角洲、潮汕平原和紅河沖擊平原、桂林盆地,算是相對安定和平穩的產出區。

    而在嶺內已經占據的湘中平原、江漢平原、洞庭湖流域、和蘇南平原西部,具體開發度還沒有后世那么高,可以說是遍地的水澤、湖泊、河流交錯,主要人口和土地還是集中較大的城邑附近。

    而且還有連年的水患問題,再加上飽經戰亂之患和后續平定、清剿地方反抗的需要;需要繼續一段時間的堅持投入,或許才能將控制力和影響力提升到另外的水準;乃至達成產出與消耗持平,乃至有所盈余的程度。

    因此目前的戍防區,大多數分布在長江和漢水沿岸,暫設有鄂州,襄州、潤州、宣州、桂州和交州,至于原本的荊州,則是變成大都督府所在的直轄地。

    同時在州城和縣下一級,又有相應規模更小的守備團和市鎮中半脫產的巡護隊;裝備主要來自淘汰的雜色器械,以較低的維持成本和從屬地方的管轄權,構成在中下基層的治安維持和中低強度沖突、騷亂的鎮壓力量。

    此外,還有一定數量保持軍事化管理和定期操行,專門用來開拓特定區域的建設(無固定駐留的工程營造)和生產部隊(武裝屯墾團)。

    這樣,在太平軍大都督府的旗號下,三線一輔的軍事管理戰備體系就此初步成型了。差不多就是以兩百萬壯勞力的產能,來供養差不多十三萬的脫產部隊。

    如果沒有海貿收益和集體生產的組織加成、農業新技術在內,其他來源補貼和調劑的話,就算放在這個時代當中,也是負擔相當沉重的軍民比例了。

    尤其是騎兵的供養成本,動輒數倍與普通步卒的;而在南方更是成本更高。當然了,目前大多數還只是規劃,得相應的人員和資源逐步到位之后,才能完全鋪展開來。

    不過,至少可以給出大多數人一個盼頭和指望的方向了。比起自己關起門來稱個王號什么的自娛自樂,可是要一舉多得的多了。

    在這期間其他方面的消息,也在淵源不斷的從地方反饋回來;比如這次作為動亂和入侵策源地的湘西三州。

    首先被平定下來的是朗州境內。因為雷滿傾巢而出又兵敗身死湖畔的結果;依靠太平水軍和新式車船的協助,蘇無名所部迅速占領和平定的朗州大部;

    可以說除了邊緣的武陵山脈之外,在洞庭湖西部的平原上,再無任何可以妨礙太平軍的存在,就等后續的三支隊入駐進行逐鄉逐村的清理了。

    然后,曲承裕率領的一路偏師在澧州境內遭遇到了,已經占據州城的荊南副使段彥謨及其麾下泰寧軍;就此激烈交手了數陣而各有勝負;

    此外土蠻大首領向助,得以率領殘部退入澧水上游山區后,還有本地乘機起來反亂的豪族大姓,正在地方上打成一鍋亂粥。因此目前曲承裕正停駐在安陽縣,等待下一步的補充和支援。

    接著是自從刺史周岳在陣前被閔勖襲殺之后,始終地方反抗不斷的邵州;在以州城為依托主動率領出擊的趙引弓攻打下,被殺得人頭滾滾;眼看的評定下去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而少了湘西三州這些背后慫恿和支持的推手,湘水沿岸的潭、衡、永、到各州境內的水盜和山寇之亂,也大為消停和平息下去了;但是為了一勞永逸的解決長時間內的問題,后續零敲碎打的軍事行動還在繼續。

    而在清繳湖南境內那些流竄于山林之間亂匪寇盜過程當中,來自連州和郴州,尤其是桂陽監所屬的當地山民、礦戶,所組成的特色山地營團,發揮了預期之外的巨大作用。

    他們很能吃苦耐勞也很是適應山地密林間的攀越跋涉,只帶著少量的補給和相應精良的裝備,依靠三五成群的戰團配合,就能把那些隱匿在山林中或是占據險要的匪寇之類,給打的節節敗退或是追的滿地亂跑。

    就連那些涉嫌藏匿、收留和包庇相關匪類的山村聚落,土蠻村寨,也沒有能夠幸免多少;在這些悍勇不懼的山地士卒突襲和攻打下;僅僅付出了千余人的傷亡。

    沿江內陸數十里內的山寨、聚落,不是乖乖出降而被強制遷徙到山下江邊的編管區內改造;就是被打破寨子后一把火燒成白地,再押著俘獲充入到各地新建的礦洞、石坑、林場以為繁重勞役。

    這樣就算內陸還有一些漏網之魚,再斷絕窩藏點和補給的情況下,也不足以對于太平軍所主導的新秩序,構成什么像樣的威脅了。

    然而隨著戰事的推進新的問題又誕生了。為了控制這些新占領的區域,同樣需要大量的人手;尤其是填充基層的事務人員。

    畢竟,針對舊有勢力的根基,進行審判和抄家固然相對簡單,但是根據太平軍的需要重建秩序和維持后續的統治力,就是另一回事了。

    哪怕周淮安已經在襄陽、潭州、等重點城邑,新開設了更多速成的培訓班,但是目前也只能保證這些重點區域內的應急需要,而暫且顧不上新入手的邊緣地帶了。

    這可真是一個令人無奈的煩惱啊。為此他已然簽發了新的命令,讓那些在任的各級官吏和資深實務人員,還有軍隊沒有勤務其間的將官之屬,都要分出時間到這些培訓班里去,充作相應課程的講師。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重庆时时彩破译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乐彩网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春秋彩票手机安卓版 时时彩不定胆五星三码 山西快乐10分钟投注 球探篮球比分 梦见打架赚钱 pk10最牛稳赚单双大小在线计划 wow 捕鱼大师的工具箱 北京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93768时时中官方下载 007比分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技巧 北京时时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购彩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