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此時顧恩寧顧身(續)
    人聲鼎沸的正面戰場,身披虎紋兜明光鎧的葛從周,一時縱馬揮搶在敵從之中。就在縱馬錯身之間,就眼疾手快的將一名滿臉兇悍的敵將,給挑胸透腹的掀翻馬下,又策馬撞開踏翻了好幾名,背靠背舉矛相對的官兵。

    長期作為提領中軍奇兵(預備隊)所部都尉的他,其實并沒有旁人想象的那么多上戰場的機會;但是一旦讓他上了戰場,那也意味著需要一錘定音的最終時刻到來。

    通常不是追亡逐北中的漫漫銜尾而擊,就是擊如山崩后毫無建制的四下搜殺。他都要居中指揮或是負責善后處置居多,很少能夠如此全力沖殺此盡興了。

    如今他們結義三兄弟在太平軍中已經是各有所成;大哥霍存得以戍防一(鄂)州,而老三張歸霸則長期作為太平軍的信使和代表,往來各地義軍之中,也是前途無量。

    而他也很享受這種在率眾戰場中馳騁往來,隨時隨地的創造機會、抓住機會擊破敵人,再積累小處的勝勢為局部優勢,再以局部優勢疊加累進成正面的突破口;最終率眾長驅踏陣的感覺。

    當他的面前再也沒有人能夠阻擋,而視野霍然一空之后,葛存周卻是當即毛骨悚然的全身顫栗起來;因為根據他多年的戰場直覺和經驗,敵人是斷然不會平白露出這么一個,讓他們順勢重整和集結的空檔。

    “快快吹奏樂器,讓弟兄們都跑動起來,不要一味留在原地。。注意防護。。”

    他當即對著身邊跟隨的第三位鼓號聲喊道。

    隨著鼓足腮幫子持續吹響的特質骨哨和陶笛聲,剎那間刺穿了戰場中無所不在聲囂與喧鬧;也將那些廝殺正酣的太平將士,紛紛從熱血沖頭、狂突猛進的狀態中,通過訓練刻到骨子里的本能條件反射,給逐一的喚醒和驚覺起來。

    他們紛紛奮力甩脫當面的對手,而背靠背的重新聚成一個個大大小小相互掩護的戰團;又相繼穿過官軍已然變得松散的陣列,而緊追著他們敗退的身影,更加緊密的纏斗在了一起。

    然后就見鋪天蓋地的箭矢,從遠勝過大多數弓弩的距離外飛馳而至,猶如暴風驟雨一般的澆淋而下,將纏戰在一起的太平軍和官軍士卒,不分彼此的一波緊接一波覆蓋進去了。

    一時間戰場上廝殺的聲囂都為之一頓,而只剩下插滿地面密密麻麻的染血白羽和橫七豎八的尸體,還有在地上哀鳴呻吟蠕動的傷員。

    又過了幾個呼息之后,熟悉的哨子聲再度響起,紛紛推開堆聚在身前的尸體和插滿箭只的擋板、手牌,陸續能夠站起來的赫然是大多數是太平軍所屬的士卒。

    只是他們大多數人看起來狀態不好,每個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插著或多或少一支到幾支箭矢。就連身為領軍將官的葛從周也沒法例外。

    雖然及時尋找遮護物又有上半身粗鐵鱗甲,擋下了大多數的飛射的箭矢。但是在防護不及的手腳中箭和射穿,乃至在肩頸、下胯等要害位置被穿透縫隙,而丟掉性命或喪失行動力的人,亦是比比皆是。

    在葛從周身上更是足足當面射中了五支飛矢,只是因為身為將官外罩的明光甲和內襯帛甲都足夠堅韌,所以擋住了這些去力用盡的箭頭,而只是戳破了皮肉沒有被穿透更深;但是方才跟隨在他身邊那名年輕鼓號手就沒有這么幸運了。

    他仰面射穿了肩膀和小腹,而只能臉色蒼白得半躺在地上,在身下滲出大片殷紅的不斷失血當中,用最后一點氣力,斷斷續續吹響著召集人數的哨子聲;

    此外葛從周在在這場不分敵我的襲擊當中,失去了他的坐騎而只能折斷身上的箭桿,撕裂大氅裹纏住肩膀和肋下,繼續步行向前。

    這時候,被隱約籠罩在煙塵背后的官軍中,急促的金鼓聲再度響了起來。幾個呼吸之后在震動地皮顫顫的腳步聲中,官軍騎兵的身形幾乎是從兩側煙塵滾滾中的同時飛馳而出。

    就像是一個飛速鉗擊而出的夾角似得,將戰場中這些剛剛收拾了殘敵的太平軍士卒給合攏起來。而來自后方的尖銳的哨子聲和笛子聲,又夾雜著數聲調子高昂的嗩吶聲,也在葛從周的后方響起。

    “注意靠緊低下身形,就地做拒馬陣戰。。快吹哨。。”

    這時候,葛從周亦是條件反射式的大吼起來。

    然后他才注意到那名鼓號手,已然無力的垂下手臂在無反應;隨即掛在胸前的染血哨子和排笛,就被另一名幸存的虞候扯了過去放在嘴邊奮力吹響起來。

    片刻之后,官軍騎兵踢踏得揚塵飛舞的馬蹄,已然是飛撞著踹踏進了他們這些臨時結陣,舉起一切長短尖銳物的太平軍士之中。有人當即被撞死撞傷、被肝腦涂地的踐踏過去;也有人奮力的捅傷馬肚、砍劈向馬腿,而將騎手掀翻下來。

    就在這一片血肉橫飛而人仰馬翻的動靜當中,更加密集的嗡嗡蜂鳴聲聲,又帶著咻咻的破空做響掠過這些伏低身體的太平軍士卒頭頂上空,又像是卷地而起得疾風一般吹進這些人高馬大,而目標格外顯目的官軍騎兵之中。

    在這期間,也有耐不住性子站起來的太平軍士卒,給波及而穿胸貫頭的重新掠倒在地上。但是更多的是這些沖陣之后暫時停滯下來的官軍騎兵,像是入秋風中飄零凋落的葉片,給紛紛貫穿、射倒和栽翻下來。

    其中甚至還夾雜有粗大如短槍的車弩箭矢,被射中的馬首當即腦漿崩裂的爆散開來;又像是燒烤串子一般將身形重疊的數名騎兵,撕胸裂腹的徑直穿成一線,斜釘在地上。

    而在戰場的另一端,隊副王秋所在的騎步營,同樣也到了某種緊要關頭。

    相比西面靠江背著大路,而于舟師形成抵角的官軍左翼;隔著中軍激戰正酣的正面戰場,背靠小丘立陣設防的右翼官軍;看起來就要顯得服色和陣型更加雜亂一些了。

    身為騎步營的成員,他們自然是不甘心長期淪為馬軍中,只能用來善后和接把手的陪襯角色;因此雖然沒法像正規騎兵那般的沖鋒陷陣,他們也專門練就了另一樣馬背上的本事,就是對敵掠陣抵近投彈的技藝。

    只見王秋眼疾手快的抽出鞍帶里裹好的事物,用嘴咬住沾滿瓷粉的硝制拉線用力一扯;頓時就呲呲作響的冒出了一股子煙氣來。

    隨后就見他們紛紛揚起的手臂如林揮舞之間,一顆顆帶著煙氣和火星的柱形物體,就紛紛的拋投進那些官軍奮力挺舉相對的,密密麻麻矛尖和刀刃構成的陣列之中。

    大多數都正中目標,而在沉悶的敲擊和此起彼伏的悶哼聲中,一時消失不見了。只有少部分被官兵手持的五色團牌給擋下來,又滾落在他們的腳面上被無意識的踹踏過去,或是胡亂踢轉的到處亂跑。

    也有一些騎步營的士卒,因為投擲的動作稍慢或是策馬躲閃不及,被官軍列陣里散亂射出的飛矢擊中,而悶聲倒在馬背上或是隨著奔馳慣性跌滾下來;而讓官軍之中的一時士氣大振而叫囂起來。

    “殺賊。。”

    “殺賊。。。”

    然后的下一刻,這些官軍的陣列前端就被仿若是無所不處,無處不有綻裂開來的灰黑色眼團和暗紅色的火光,給吞噬和淹沒過去了;

    當戰場上的疾風再度吹散了刺鼻的煙氣之后,原本官軍陣列所在的位置,就只剩下狗啃過一般的缺口上,橫七豎八的尸體和在血泊中掙扎哀嚎的傷員了。

    而這時候在后陣亂糟糟急忙趕上前來填補的官兵們卻發現,那些飛馳的賊軍馬隊已然是紛紛下馬而完成列陣,舉刀挺槍著于近在咫尺的距離內撲殺過來了。

    而更快過他們動作一步的,則是最前排跪地發射如雨的三列連弩人墻。就像是成群蜂鳴一般的聲囂,裹帶著無數沉重而尖銳的短矢,沒入到官軍被炸得亂糟糟的缺口中,又將那些缺少掩護和遮擋的身影,如同割禾似的給紛紛的貫倒在地。

    然后,轉瞬而至的賊軍刀槍從列,也隨著一個個排成楔形戰團,爭先恐后的突入道這些七零八落的官軍之中;他們統一袍服和戰甲所代表的青灰色調,像是迅速淡開和暈染過的畫紙一般;

    自此將官軍具列重重的雜色防陣,一道道的突破和攪亂過去,而同意變成他們用刀槍所書的所濃墨重彩色調來;而更讓這些官軍悲憤的是,他們幾乎沒有多少可以抵擋和遲滯的手段。

    這些訓練有素而戰技嫻熟默契的賊軍戰團,幾乎是如同滾球一般的交替推進著停不下來;一旦有官軍扎堆之處,就會有多個冒著青煙的球柱體從戰團中投擲過來;

    于是這些尤其鼓起勇氣的官軍,不是在轟鳴聲和土浪飛濺中被重新掀倒、重翻翻的七零八亂;便就是在心有余悸之下再度大呼小叫著一哄而散了。

    片刻之后,越發靠近正面戰場的官軍陣中,也有人急切無比的匯報道。

    “報節帥,左翼布陣小龍山下的克復軍和均房唐三州團練子弟,皆已敗下陣來了;如今襄州崔防御正在小曲河畔竭力收攏殘余。。”

    “已然顧不上那頭了。。中路正面攻戰要緊,讓崔防御為我再堅持片刻。。”

    劉巨容斷然回首道。

    “旗牌官,吹起全面進擊的號角,擂東中軍大鼓,眾將士、兒郎們隨我將旗向前殺敵。。。大纛所至之處,再有敢言退這當場斬無赦。。”

    這時候,一種奇異的聲響再度在賊軍當中響徹起來,而前方的官軍更是嘩然鼓噪了起來,酒量那些將官們也一時彈壓不下去,而紛紛露出了某種惶然之色。。

    “妖法啊。。”

    “這是妖法。。”

    “賊軍的妖僧又開始做法了啊。。”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中奖方法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nba彩票投注网站 6养兔赚钱吗 魔界游戏怎么赚钱 0140李逵劈鱼 单机捕鱼下载大全 腾讯网游戏 一定牛江苏快三 11选5前二组选7码复式 白天睡觉晚上赚钱的生意 球探网排球比分手机版 重庆时时开奖预测 金库娱乐游戏平台 如龙6前期赚钱 捕鱼大师2018更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