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長恨人心不如水(中
    信州上饒城外,淮南官軍與義軍本陣的大小接戰,已經持續了整整兩天一夜,無數交纏錯亂的尸骸平鋪了原野,無處不在流淌的血色浸染了溝壑。

    在這期間,又無數面旗幟倒下又被相互奪走,又有無數面浸透了血水而變得破破爛爛的旗幟,被重新奪回來樹立起來;但是無論死傷多少人,戰場從城北打到城南,又從城外打到城內;然而,高舉著赤炎出海的淮南軍旗,卻是依舊被死死阻擋在那支赭黃色的大纛之外。

    在這片無比混亂的大戰場當中,左軍使孟楷拄著斷刀努力睜大被血水糊成紅色的眼眸,從左近的喧囂和嘶喊聲拼命尋找本陣所在的位置;因為,在此之前他已經被從本陣里沖散了出去,坐騎死了身上也受了好幾處箭創,卻是根本沒有閑暇將其拔除下來稍作處置。

    隨即,他就以不可抗拒的攻勢向當面的官軍沖去,轉眼之間把敵人的步兵沖得七零八落,緊接著又把后面跟過來的騎兵也沖得立腳不住紛紛后退,也使敵人企圖攔截他這一小部人馬,將其包圍的計劃成了泡影。

    然而這些官軍就像是無窮無盡的存在一般,他沖散了一波又一波,一陣有一陣,依舊是沒有能夠找到義軍本陣所在的任何跡象;唯一讓他稍加安心的是眼中所致,成群結隊的官軍依舊在廝殺連天,這一意味著他們始終沒能夠拿下黃王的本陣才是。

    然而在他電光火石的思慮之間,卻又煙塵藹藹中撞上一股氣焰正盛的官軍;只見這些甲服齊全的官軍個個奮勇上前,而大聲叫著:“這有個悍賊頭,活捉賊頭!捉活的!”聽著這種叫聲,孟揩越發惱火,戰斗得越發勇猛,像一只狂怒的獅子,一面揮動雙刀亂砍,一面大聲吼叫。

    有一個體型彪壯的敵將剛奔馬到他的面前,猛然聽見他大吼一聲,將馬匹驚得一跳,還沒有來得及招架,就被孟揩錯身劈倒馬下,為他所奪取了坐騎奮力扭過身來,又向著跟隨者官兵砍殺沖踏而去。

    又過了片刻之后,孟揩的雙手和大腿上染滿鮮血,馬蹄也早已被死傷者的鮮血濺污。但是迎面圍過來的官軍卻是越來越多,而且是顯得愈發訓練有素。

    他殺到東邊,東邊的敵人紛紛后退,但陣容毫不混亂,使他沒法沖破,同時西邊的敵人像潮水似的涌來。當他回馬去砍殺西邊的敵人時,東邊的敵人又殺了回來。他的身上負了幾處輕傷,追隨的士卒只剩下兩百多人,其中大部分也負了傷。

    黃昏的灰色煙流混合著馬蹄踐起的黃色塵埃籠罩著丘陵起伏的高原。孟揩卻是有些安心和平靜下來,因為他相信在天色大黑以后就自有突圍的辦法,他麾下的士卒們也是紛紛強打精神振作起來,一面戰斗一面鼓勵著身邊的同伴。

    在這旁晚讓人局的格外漫長的時間里,孟揩持續戰斗得那么緊張,竟然聽不見有誰吶喊,只聽見身邊武器碰武器的鏗鏘聲,受傷者的低而短促的呼叫聲,身后雜亂奔跑的馬蹄聲和腳步聲。

    “孟虎子,飛山虎兄弟。。”

    正在這時,孟揩卻再度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叫喚著他的綽號,不由心中一陣驚喜;而抬頭一望透過濃重的暮靄,卻發現是已經叛走投敵的舊識——前水軍副率向高子,立馬在前面十幾丈遠的小土丘上,望著他大聲呼喊。

    霎那間孟揩大吼一聲,須發直挺挺的豎立起來,眼瞪得差不多眼眶迸裂,而他胯下不怎么馴順的戰馬也同時在他奮力的駕馭下,縱身騰躍沖向前去。

    圍在前邊的官兵猛一驚駭,人馬紛紛向兩旁閃開。當他到了土丘跟前時,向高子并不敢同他交鋒,已經逃走。他馳上土丘,沒有找到向高子。四下里的官兵又像潮水似的把土丘層層地包圍起來。

    但是官兵對孟揩和他的手下人的悍勇死戰都已經有點畏怯,而一時間不敢再猛烈進攻,孟揩也讓自己的人馬略作休息,等機會殺出重圍。

    于是這一片戰場,突然在昏色籠罩下的緊張氣氛中緊張中沉寂下來。

    。。。。。。。。

    而與此同時夕陽斜下如血印染的正面戰場當中,面無表情的淮南軍主將張璘面前,卻也正在發生的另外的一幕。

    “爾等貪生怕死動搖軍前,致使圍殲草賊所部破陣走脫了去。。當以軍法論治。。”

    淮南軍負責監陣的都虞候大聲宣稱道。

    “還請討擊擾命,且容我效贖軍前啊。。”

    隨即,就有一名灰頭土臉被反剪雙臂按到在泥塵里的軍將,高聲告饒著被毫不留情拖下去,隨即又在一聲凄厲的慘嚎中戛然而止。

    而在臨時的行刑場所當中與他作伴的,赫然還有十幾個新舊被砍下來,還帶著各種死不瞑目的猙獰、扭曲各色人頭,顯然都是這短短的兩天時間下來,陣前執行軍法的結果。

    “恕。。恕。。恕標下無能,”

    這時候又有一名部將戰戰兢兢的走到臉色如鐵的張璘身前,頭也不敢抬的拱手道。

    “連日大戰雖已擊滅草賊的前隊,又擊垮左翼兼打散了右翼,然草賊余下的中軍和后陣,卻是倚墻死戰不休。。各軍的兒郎們竭盡全力,也未能攻破之啊。。”

    “既然爾等已是竭盡全力了,如今卻也大體無妨了,黃逆所在草賊本部已是籠中困獸之爭,待到羽翼消盡后覆亡只在不久。”

    張璘的表情卻是有些放松下來,對他寬聲道。

    “爾等可以稍加放緩勢頭,讓將士們退下來好生休整一二。。我自會命人接替爾等。。”

    “來人,傳令那些降軍再度上陣,再令軍中的土團、鄉兵為壓陣。。”

    待到這名部將退下之后,張璘再次下令道。

    “都兵,這會不會太過倉促了。。”

    在旁的另一名親信將令有些猶豫的道。作為督陣的他可是見過那些降軍在陣前,被怒火中燒的舊日同袍給打的潰不成軍的凄慘模樣。

    “也無妨了,此輩的用處就是用以撩撥草賊本陣,不求能夠多少殺傷,但使黃逆所部片刻不得安生便可。。”

    張璘卻是胸有成竹的道。

    “再以土團兵為緩沖,進而本陣人馬封鎖外圍,整好以瑕待機而發,草賊又尚能撐得了多久么。。”

    “報,那些降軍出陣觸敵即潰,已然退逃回來。。”

    傳令下去廝殺聲再起的半響之后,就聽見有人來報。

    “令壓陣的各部土團軍就地執行軍法。。將他們趕回頭去。。本陣待機的人馬亦靠上前去。。”

    張璘卻是毫不見意外的繼續下令道。

    隨即又有一名將校疾馳而來大聲喊道。

    “報,有數部降軍剛到陣前就嘩變了,正與土團軍纏戰廝殺做一處了。。城下對陣的草賊乘勢掩殺過來了。。”

    “來得好。。此輩草賊降卒素無忠義可言,以反復為常事。。。”

    張璘卻是不怒反喜道。

    “如今正好陣前為我餌食,為我調出龜縮結陣的黃逆兵馬來。。傳我令去,推出攔車,令待機弩士開始封鎖陣列。。馬步各隊準備出擊。。”

    隨著大旗搖動傳播開來的軍令,成排豎著擋板插著尖刃的攔車從軍陣中涌現出來,而在眾多披甲矛手和弩士的簇擁下,森森然的對著了那些正在潰敗下來的土團方向,緩緩的推進和擠壓上去。

    任由那些被攔下來的潰兵敗卒們如何的叫囂、哭喊、哀求著,也不要為所動的繼續向前推擠著,戳穿、撞倒、挑掛起他們身體而去,留下一條條粗細不等的殷紅痕跡。

    然后緊接而至的密集箭羽,也將他們連同緊隨在背后廝殺的草賊一起,毫無差別的貫穿射翻在地上。隨即,從攔車大陣兩翼刻意留出的缺口當中,如箭一般的飛馳出兩支披掛齊全的精騎來,幾個呼吸間就攔腰殺入了攻出陣列的草賊之中。

    又有大隊步卒緊隨其后而當面迎向了那些,見勢不妙試圖前來的接應和支援的草賊大部,徹底將其隔斷和分割開來。

    見到這一幕,張璘才吐出一口積壓日久的郁氣來了。別看他面上從容若自然而仿佛一切都在定計當中,但是實際上這些草賊頑黨的堅韌和難纏,還是出乎了他的最初意料了。

    他本來打算陣前長驅直入,先將黃巢本陣一鼓作氣殲滅掉,但是在草賊前隊的不計代價的拼死阻擋和脫延之下;還是功虧一簣的讓黃巢所在中陣完成列隊迎擊。隨后他親自督戰又懸出賞格,多方輪流上陣圍攻很久也竟難如愿。

    反倒是他派上陣前去的幾員大將,相繼被在戰場上縱橫馳騁身先士卒黃巢給殺敗下來,就連長于馬戰的老將馬克己也在陣中身負重傷,一時間任其左沖右突及無可擋。

    于是他只能采取兩部并進的措施,分出一部分人馬繼續包圍和困住黃巢的中軍,另派手下一部分精銳將士和朝廷中樞派來的兩千名生力軍,配合那些外圍的伏兵,逐一的擊潰和殲滅那些被分割開來的草賊別部。

    因此隨著他的策略發揮作用起來,這些混戰中草賊雖然纏斗得十分勇猛,以一當十,但由于人馬相對過少,又處在混亂中的不利地形,加上人饑馬乏損傷十分嚴重;很快地被官軍的陣列分割成許多部分,各自為戰,不能相顧。

    而在包圍中的黃巢起初還能夠掌握主動,多次尋覓機會分別殺退官軍。但因草賊的人數處于劣勢,他不愿意同某向的官軍死拼到底,迅速轉回頭進攻那些立腳未穩的部隊。

    這樣雖然可以殺傷較多的官兵,但也給張璘繼續調兵遣將組織力量進行反撲的諸多機會。于是到了后來隨著大多數官軍習慣了這種的節奏之后,他所把持的陣前主動權就在漸漸失去當中;

    隨著他東沖西闖不斷救出一股股被官軍包圍的人馬,能夠戰斗活躍的騰挪空間,也被合攏起來的官軍大部給逐漸壓縮,而不得不放棄余下的救援目標,退回到了城墻之下背靠堅守起來。

    因此,他也只能放棄了先前一舉畢功的打算,而耐下心來慢慢的炮制這已被合圍當中猶有上萬數目的黃逆本部;雖然在此期間,他安排在外圍的人馬已然擊破和殲滅了,好幾支前來救援和匯合的別部草賊;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優勢和上風只會越來越多的偏向淮南軍這邊才是呢。

    事實上除了北面盡為淮南軍所光復的地盤之外,無論是東面宣歙觀察使所轄的衢州,還是南面福建觀察使的建州,都已然在官軍的掌握之下;而只剩下西南向的虔州、洪州一帶,尚有部分草賊活動的形跡,卻也是成不了什么氣候了。

    這時候,已經火把通明的陣前再次傳出來一陣嘈雜聲和廝殺叫囂,然后就有人急忙來報

    “稟告討擊,方才有許多草賊騎卒從城西墻下突走了,其中掩有黃逆的旗色和大纛啊。。”

    “好,逃的妙,行營兵馬使蘇可望、孫定邦、張子義何在”

    全身披掛枕戈待旦的張璘,不由在斜靠的繩床上直起身來大笑數聲,然后點名呼喚道

    “草賊已入彀中,諸位深受國恩,務望努力殺賊,以報圣上。”

    “倘能將黃、尚等巨賊捉到,獻俘闕下,上釋九重之憂,下振軍民之氣,國家當不吝封侯之賞。如敢作戰不力,致有一賊漏網,令公自有陣前權宜賜下,決不寬容!”

    官拜行營兵馬使的蘇可望、孫定邦、張子義三位大將,幾乎是爭相出列同聲回答:“甘當軍令!”然后就飛身上馬,帶著行營兵中剩余的馬隊馳走而去。

    這時夜色已經籠罩了信州州城內外,然而許多地方依舊在進行著慘烈戰斗,喊殺聲震天動地。

    尤其是在在城池內的另一面,那是由另一位淮南大將梁世茂,以降卒為前驅偽裝成來援的草賊,而乘隙攻入城中斷絕其退路的官軍,正在攻殺和肅清盤踞在城內的殘余草賊呢。

    見得此情此景,張璘也不由感嘆道。

    “此戰畢了,朝堂與令公當得安寢呼。。”

    這時候,身側的高越亦是是相當應景的念起了一首《送將軍入關討賊》

    “世人多恃武,何者是真雄。

    欲滅黃巾賊,須憑黑槊公。

    指星憂國計,望氣識天風。

    明日凌云上,期君第一功。”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安徽快三近500期走势图 股票熊市能赚钱吗知乎 江苏快3群 1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最赚钱的捕鱼手游戏有哪些 怎么玩转彩名堂 较好的理财投资排行 865棋牌 安徽快三今天专家推荐 游戏黑红梅方 11选5前二万能码 利宝娱乐App天天返利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能量元怎么买可以赚钱 在离石卖衣服赚钱吗 动物总动员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