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糾糾兇難當(中
    江陵城外,遠去的官軍的隊伍當中,須發焦卷而眉梢帶傷的山東節度使劉巨容,最后看了一眼那片飄搖在城頭上的“太平”大旗,就像是想要將其深深刻畫進眼中心里一般的,驟然吐出一口郁氣而決然拍馬奔馳而去。

    城中對戰過的這些敵寇實在太不同過往,不但能夠像模像樣的與官軍進行野外陣戰,也可以在紛亂繁雜的城中混戰,進退有據而基本保持不落下風。不僅器械精良兵甲齊全,居然還會花樣百出的用計和設伏手段。

    因此,與其說是那些卑微、鄙陋出身的草賊之流,倒不如說更像是某一部訓練有素的官軍正伍才對呢。

    而對于劉巨容而言,既然奇正相合都能不夠取得上風和勝勢的話,那就只有及時轉進來迅速止損和保存實力了。畢竟,他的敵人可不止眼前這部突然出現的草賊而已;而此番導致江陵攻略失利的前后因果,同樣也是頗多疑點和問題,讓他不得不為自己留上一手。

    畢竟,為了攻打下江陵重鎮,他提領南下的五萬大軍已經折損了三四成;又分兵克復湖南各州和就食與外圍地方再去三成;又加上在這江陵城中屢戰不利的損失;他身為山東節度使而總領七州軍政,又分轄余下十一州財賦的基石,已經是岌岌可危了。

    相比那些個檢校禮部尚書、襄州刺史、右金吾將軍的頭銜,這山東節帥才是他得以立身朝野的最大根本;只要能夠繼續權柄在握,再大的損失和虧輸,都可通過向朝廷索要的輸供和羅括地方,重新給規復起來。

    而這山東建衙的根本,在內為牙軍、出外為行營兵。然后才是下轄各支州的諸防御、守捉、兵馬使;在外則是山東各州的團結子弟,地方上的鎮戍兵(在額)、土團軍(在額)。

    只恨在這江陵之戰前后,一連折損了他麾下的十幾員大將;尤其是方才的城外踹營之戰中,又在草賊預伏的火器當中陷沒了數名軍將。

    其中,先是自桂林戍卒到埇橋鎮遏使期間,就追隨鞍前馬后的鄉黨勇將張虎晨,在當先沖入敵營時被當場燒成了焦炭;又有跟隨他多年的侄兒兼親軍押衙劉從信,在他身邊數步之外被飛擲砲石擊殺而死無全尸的;而后另一位族弟兼行營游弋兵馬使劉以求,則為自己斷后時淹沒在了草賊騎卒的交攻當中。。。

    這對于一貫以上陣父子兵,殺敵兄弟幫,鄉黨和親族為軍中支柱的劉氏部曲而言,無疑是傷筋動骨的慘痛損失了。是以,也由不得他當場萌生出強烈的退意出來。

    不過對于江陵城中指揮收尾的周淮安而言,最后在那位山東節度使劉巨容的帶領下,還是有兩三千的官軍且戰且走得以成功脫離戰場望北遁去,卻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了。

    倒不是他不想一戰全功把對方徹底留下來,或是嘗試一下拿下一個朝廷大鎮節度使的功績;只是這段時間部隊擴充了數倍的規模,但是相應的組織度和訓練水準卻是有所明顯下降了;

    雖然已然經過前階段不少戰斗的鍛煉和磨合,但是在高強度持續作戰下難以持久的問題,還是由此顯露了出來。另一方面,則是那些在南方組成的騎兵部隊,在較大規模戰役當中逐漸體現出來馬力不足的問題。

    所以攻打的時間一旦拖得長了,就很容易呈現出后力不繼的疲態紛呈來;尤其是面對一心想要突圍和脫身的敵勢,血勇有余而頑韌不足的一次攔截和圍堵,就顯得有些乏力和不夠看了。

    是以在城內城外兩頭都要抓緊的情況下,他也只能優先選擇城內已經被端進自己盤子的那部分菜,而暫且放過城外戰場中更不容易包抄合圍起來的敵人。

    最終,沿著江水一路追擊的水軍“戰船”,幾乎是把船上的炮石箭矢都打光,裝載的步卒也都登岸完畢,才陸陸續續的退回來;但是除了造成更多的后續殺傷之外,卻未能夠再像之前一般似得留下成建制的官軍來。

    畢竟對方雖然義軍大敗虧輸,但還保留了相當部分山(南)東(道)行營的精銳官健。哪怕處于敗退和逆勢當中的斷后作戰,也依舊是耐力和韌性有余而善于溺戰。

    因此以他們為核心的支撐之下只消稍加停整,那些被擊潰的官軍也得以重新聚附起來;而讓后續追擊和騷擾下去的性價比和戰果越來越低。

    等到退過了荊門縣之后,甚至還有余力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式的留下來一部伏兵,而前后夾擊重創和擊潰了一個后續追擊的暫編團。然后負責警戒江上的太平水軍,也看到了打著江西招討使曹全晸旗號,前來接應的一只官軍。

    而在江陵城中,隨著城外戰場繳獲的山東軍大纛和將旗,給第一時間給掛上了城頭;那些仍舊在相互鼓舞著努力反抗的殘余官軍,像是被抽調了最后一絲和骨血似得,當場就嚎啕大哭或是瞠目欲裂的叫罵著,而大都喪失了抵抗意志紛紛停手下來。

    還有極少數頗為剛毅和壯烈的死頑之輩想要當場自殺,但是卻因為久戰乏力一旦松懈來下來之后,甚至就連抹脖子、捅心眼的氣力使不上,而變成了虎頭蛇尾的輕重自殘傷勢。

    于是,這場有些虎頭蛇尾式的江陵之戰,也就此宣告結束了。

    。。。。。。。。。

    而在江西道,饒州州城鄱陽(今江西波陽市)城外,剛剛乘船抵達當地碼頭的楊師古,也看著眼前一片兵荒馬亂的情景,而有些嘆然無語當中。不過隨后他費了好些功夫,總算是在當地找到了個熟悉的舊識。

    “楊軍師你怎么還在這兒啊。。”

    一身普通百姓打扮的來人不由的大驚道。

    “在鄱陽和樂平、余干之戰,義軍又敗數陣,水軍左統領項先陣沒,余下部將皆投了官軍。。”

    “眼下黃王本陣已然率軍退往信州(今江西上饒)重整了。”

    于是,他們這艘孤零零的河船重新載上少許就近投奔的義軍散卒,拔錨起航一路繼續循著余水南下。越過同樣被棄守的余干縣而抵達信州的貴溪縣,這才遇到了第一股就地設防和殿后的義軍所部;然后從他們口中再度得到大將軍府已經在弋陽立陣的消息。

    而在弋陽縣衙臨時設立的大將軍府當中,楊師古見到了黃巢已經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師古兄弟么,你能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

    看起來人變得有些精瘦和憔悴的黃巢,當即大聲把握住他手臂喊道。

    “還不快給楊兄弟安頓下來。。”

    望著這一幕楊師古頓然有些微微的感觸,他忽然覺得在失去了那些富貴奢靡帶來的浮華、躁亂和迷茫之后,當初那個打不爛、錘不扁,在逆境當中愈挫愈勇的黃王又回來了。

    “卻不知船上運出來的那些東西(財貨),都還妥當否。。”

    然而隨即對方緊接而至一句話,就讓他的心眼再度沉了下來而變成了某種苦澀,然后楊師古才艱聲道

    “還算安妥呢。。”

    “這就好,接下來這些東西對我當是有所大用處的”

    黃巢卻是絲毫渾然未覺的繼續道。

    “卻是還要你繼續多多費心了。。”

    “。。。。。。。。。”

    楊師古有些無奈的點點頭,至少自己還可以繼續為義軍出力不是。

    “你也知道眼下軍府的情形有些不好,能逃的都逃了,叛投官軍的也有不少。。”

    “眼下之計,除了要想法子把先前分出去的那些義軍兄弟給拉回來,合力共赴艱難局面之外。。”

    “我還打算向官軍請和。。以為一時緩兵之計”

    又寒暄和寬慰、解釋了一陣子近況之后,黃巢目光灼灼的盯著他道。

    “如今軍府中人手凋零,還望你能代我前往一探虛實了。。務必使張賊有所相信,義軍有求情招安之意。。”

    “好”

    這一刻,楊師古心中頓然澎湃激蕩有著千萬言語到嘴邊,最后還是只剩下重若萬鈞的這么一個字。待到他轉身離去之后。

    “為何不告知楊軍師,我們在官軍之中和張賊身畔亦有呼應呢。。”

    縣衙前堂的照壁后有個人轉出來,卻是右長史黃瑞疑問道。

    “那是為了更好的取信與張賊頭啊。。。”

    黃巢卻是面有難色的嘆息道。

    “如今的義軍之中,卻不只有多少人想要和官狗暗通曲款呢。。若是行事不密的話,只會徒然壞了大局和楊兄弟的性命啊。。”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时时彩一星 个人经验 上古卷轴4怎么赚钱快 搞笑视频是怎样赚钱的 做吊顶生意赚不赚钱 365亚洲版老平台 终于知道天天棋牌骗局 陕西快乐10分在线投注 恒大彩票是正规平台吗 犹太人茶油赚钱 彩票计划软件安卓免费 跑马精准计划 456棋牌游戏能赢钱吗 10的强化卷打什么装备赚钱 开手机店怎么赚钱的 微信理财收益怎么收回 排列五十位杀号最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