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意恐3
    馬車行走在內城番山下燈火暗淡而幽靜的街道上,周旁盡是月桂木和陀耶花(茉莉)的香氣,以及綿連墻頭上所彈出來潔白如霜的花枝叢叢。

    而猶在賢者狀態的周淮安,頭腦也是無比的清明和冷靜,看著馬車外伴行的甲光粼粼卻是眼神閃爍著不知道在思索著什么。

    在數度路遇宵禁巡夜的士卒問候和行禮之后,周淮安的馬車才抵達到了目的地。雖然號稱是別宅,但是也是一處看起來年頭頗久而規模不小的園子;無論是月色下苔痕斑駁的路基,還是爬山虎蔓生的墻垣,都充滿一派古色古香的意味。

    唯有門前臨時搭起來的緋色布障和扎滿燈籠的帷道,還有牌樓上攜刻的“林”字是新的,而在周邊的環境襯托下,充滿了某種格格不入的意味。

    站滿了門口齊齊躬身相迎穿著層次分明數色衣裳的奴婢和侍女,更讓這種不協調的暴發戶式感覺愈發明顯起來;讓人很難想象此間的主人在一年多前的簡樸和懵然的模樣。這只怕是把前主人的全套家底都給接收下來了。

    相比之下周淮安的家里,雖然圍繞著那小貓兩三只的日常生活起居也有十幾號的使喚人手,但都是相對忠誠可靠的女營里挑選出來三五大粗的健壯仆婦,以及個別有所專長而偶爾過來的兼職人員而已。畢竟,作為一個現代人的靈魂和見識,他早已經過了那種喜歡靠多而無當的人數,來炫富和襯托身份的階段了。

    穿堂過室的走過兩進的前庭和附院之后,呈現在他眼前的就是一片約有半畝大小,而被曲折回廊和搖曳綻放荷花所環抱起來的池泊,看起來很有些后世“曲院風荷”的意味;而在回廊的盡頭荷花作為密集的所在,就是舉行夜宴的半月堂所在了。

    那是簇擁在大片的垂柳和桂花之間,直接在水上用十數支粗大朱漆木柱,層疊梯次架梁而起又斗拱嵌套而成寬敞木構宴廳,其上還附帶著兩層旋梯而上淺緋漆彩的小樓閣;倒映著荷塘月色銀粼粼的水波蕩漾,自有一種悠遠深邃的靜謐意味。

    而在四敞八開的宴廳正面,昂貴的絲綢紗帷飄蕩之間,偶然露出那些被通明燈火所印染成金色的雕花內壁;斷斷續續的隱約絲竹聲聲當中,時不時還有端持著事物的彩衣侍女飄然若蝶的穿梭其間。

    “虛兄弟,你可算是來了。。”

    看起來滿臉熱忱的林言從堂中拾階而下,一如既往而毫無芥蒂的緊緊把住周淮安的手臂道。

    “可叫我們一番好等啊。。。”

    “大伙兒可就等著聽你在安南平蠻的那些事跡了。。”

    只是一身華麗的百鳥織紋錦袍穿在他消瘦而隱有些佝僂軀干上,反襯著油光發亮的青白面容、粉飾下的深重眼袋與頭上的銀箍纏絲巾幘,竟然有幾分沐猴而冠的委瑣來。

    “林兄弟真是太過盛情了。。叫我如何。。”

    周淮安也不由順勢應道。

    “今個兒只是找來幾個相熟的故舊,再請些伎樂助興而已。。真算不得什么像樣場面”

    林言卻像是誤會了什么而連忙解釋道。

    “虛兄弟不覺得寒酸便好。。還不趕快奏起聲樂來,”

    他轉身對著那些侯在堂下的奴婢們拍手喊道

    “把招待的東西都給我盡快擺上來。。”

    他口中的大伙就是在座僅有的十幾名客人。除了幾名留守司名下還算點頭之交或是有過一面之緣,而同樣一身錦衣的義軍將領之外,其他的都是一副副生面孔;

    周淮安光從他們氣度和舉止上看,就可以分為純粹湊數門下豢養的清客和頗有些身家的普通陪客,以及頗有來歷而氣質迥人的個別人士。他們見了一身寬袍輕衣登堂入室的周淮安,更是鄭重其事或是忙不迭的紛紛起身招呼和行禮道。

    “虛大師。。安好”

    “見過虛領軍。。”

    “拜見虛營使。。”

    “小可陸州范桂,已是久聞領軍大名了。。”

    在一堆熱情洋溢又刻意逢迎的寒暄聲中,周淮安總算是落座下來而擺上鎏金刻銀器皿盛放的各色美味佳肴;先是十八碟的四時茶果和蜜脯,然后又是水八件、陸八件的山珍和海味,又有所謂的游鱗七色和走地七色;

    不斷輪換上來的菜肴,轉眼之間將周淮安獨據的寬大食案給塞得滿滿的;而其中許多菜色僅僅是因為周淮安只象征性夾了一著就再未動過,就被正盤整盞的撤換下去而呈上新的花樣來。其中的奢靡浪費只讓周淮安暗自嘆息和皺眉。

    也許這一盤菜就可當貧寒人家的數日之衣食了,但在這里也不過是作為主人家彰顯排場和身份,仿若微不足道的臨時擺設之一而已;

    他可是還記得當初和這位一起聚會小宴的時候,可是一邊憨厚無比的笑著說,自己在一路上實在餓怕了最看不得浪費吃食,一邊將菜色湯汁都倒拌在飯食里,吃的格外干凈的情形。卻未想這么快就已經蛻變和墮落成了自己當初最為痛恨的那種人了。

    而作為主人的林言卻是渾然不覺的,亦是殷情無比的攀談和勸飲著;一邊在諸多陪客恰如其分搭話和起哄下努力維持和烘托著氣氛,一邊回憶起往昔共處和合力做事的種種,可謂是情真意切而頗有些動人;就是絲毫沒有為白日里發生的事情,進行緩頰和探詢一二的意味。

    反倒是那幾名號稱是大商人出身的陪客,卻在在某種充滿了仰慕和敬意的口氣當中,客套十足而不失禮數的時不時往復詢問著安南之戰的一些細節,然后發出種種的驚嘆聲和贊譽聲;就好似正坐在他們面前的就是活生生的當代馬伏波或又是諸葛武侯再傳的一般。

    尤其是賓客當中,那號稱在安南薄有幾分產業的船商胡列拿、胡靜水兄弟,更是一副恨不得越過主人林言的面子,而當場抱著大腿跪舔的姿態;也許只要周淮安一個眼神或是一絲口風,不停暗示可以傾盡全力來投己所好的對方,就會把全家的女人都洗白白的擺出來,任由自己挑選一般的。

    不過周淮安反而心中愈加的疑惑起來,正所謂是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的道理;他斷然不會輕易相信,林言此番邀請自家前來,只是為了通過這場接風的家宴來彌合過往的關系,或是重新拉近兩方有些疏遠的關系來,乃至介紹幾個關系戶認識而已。

    這時候,在場一位看起來喝得有些上頭的義軍將領,滿臉通紅而毫無征兆突然站起來而口風一變,而隱有所指的抱怨起進來一段時間內廣府的亂象和發生的一些事情;

    然后又是手舞足蹈推開那些想要攙扶他的奴婢而愈加大聲的大發牢騷起來,竟然是隱隱的埋汰留守司正使孟揩,在日常里實在有些苛刻和不知變通,以至于他們這些老兄弟都有些難以自處或是行事都束手束腳起來。。還好自己義軍回來了,不然這城中的局面還不知道會變成什么樣子。

    “鐘大脖子你胡說些什么。。老孟他自有一番理由,只是我們未能領會其意而已”

    然后他馬上被林言勃然作色的呵斥道。

    “這是我替虛兄弟接風宴席。。可不是你亂嚼舌頭的對方。。。”

    “副使說道的正是,大脖子你太不成樣子了。。”

    “快快退下,不要在虛頭兒面前繼續丟人下去了。。”

    然后又有同袍七嘴八舌的趕緊上前勸說和緩頰,才將這位一股腦兒發起酒瘋的家伙給重新按奈回去。然后拉到外間去,還有隱隱的勸說聲傳來。

    “現在虛頭兒已經回來,斷然不會讓事情在放任下去了。。”

    但是冷眼旁觀著這一幕使然,周淮安卻感受到了其中不協的意味,然后心中電光火石之間已經有些了然起來;

    林言口口聲聲的呵斥和那些將領們的勸阻之言,明面上是在替出兵在外的孟揩辯解和正名;但是隱含的言語之間卻也是在做某種涇謂分明的切割,或是刻意在立場上與之拉開距離呢。

    而這也是“醉翁之意不在與酒么”,借著這個呵斥的態度來對自己隱晦的表明和傳達什么,或又是拉攏自己站隊了么。或者說自己才離開這么一段時間,失去了自己這個三足鼎立的一角之后,剩下的這兩位就已經無可避免的在日常里矛盾和摩擦叢生,而發展到了這么一副地步了么。

    周淮安頓然在心中有什么東西靈光一現,突然有些明白了孟揩為什么要籍故在巡禁隊里大肆抽調舊屬的義軍士卒,而林言為什么要吃相難看或者說饑不擇食的將巡禁隊重新補足起來了;這或許就是隱藏在那些日常紛亂之下,自己一直沒有觸及到的真相啊。

    而既然現在自己回來了,廣州城里這失衡的權力架構無疑又多了一個外來的巨大變數;勿怪林言如此處心積慮的要邀請自己過來了;

    雖然這場鬧劇已經平復下來,但是顯然那些陪客卻是無心再留下去了,而開始紛紛告罪和辭別而去。

    “真是叫虛兄弟見笑了。。”

    隨后將周淮安單獨引到了宴廳上層,雕花架空樓閣說話的林言,這才對著他歉笑到。

    “叫他們這些舊識過來本想是圖個熱鬧,卻不想好生生的壞了興致了。。”

    “難得此刻清凈一時,卻是有些掏心眼的話,想要和虛兄弟吐露個明白啊。。”

    “林兄弟何須如此份外呢。。”

    周淮安口上應著,卻在心中暗嘆今天宴請為名之下,真正的戲肉還是來了啊。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猜大小单双技术 排球比分显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 百度 同花顺炒股软件下载 币圈以太坊养猫 上海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澳洲pk10人工免费计划 st股票是什么意思 2013火热网络捕鱼游戏 黑龙江福彩时时免费走势图 28彩票网址 河北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 公式规律一码特 三分pk10是正规彩票吗 挂机玩游戏赚钱是真的吗 双色球复式中奖金额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