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云翻5
    但是不管日后怎么炮制皮日休這個招牌,周淮安更加耳熟能詳的其實是他的那首汴河懷古(其二):

    “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里賴通波。

    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

    皮日休也算是最早給昏君隋煬帝翻案洗地的源頭了;也因為這首詩為契機,讓后世許多網絡鍵盤黨里又良心的青年歷史發明家,就此腦補出了把盛世王朝直接折騰成末世好大喜功的隋煬帝,其實是個有大抱負大理想,而不為世人所理解的遠見卓識跨時代的“有道明君”;

    乃至得出唐不如隋,唐朝的武功是靠撿了被隋朝打敗敵人的便宜,唐朝盛世是靠吃隋朝遺產得來的之類,屁股反推腦子的奇葩結論。

    但是他的另外一些言論,對于宣揚和推廣義軍的主張和理念,也是很有用處和促進效果的;

    比如他在《隱書》六十篇,用“古”與“今”對比的形式揭示出封建地主階級的暴政,說:“古殺人也怒,今之殺人也笑;古之用賢也為國,今之用賢也為家;古之酗也為酒,今之酗也為人;古之置吏也凈以逐盜,今之置吏也將以為盜。”

    又比如他的《金玉無用論》里的:“金玉石,王者之用也”,由于王者貴金重玉,才使大家視金玉為寶,其實,真正值得珍貴的并不是金玉,而是粟與帛:“一民之饑須粟以飽之,一民之寒須帛以暖之,未聞黃金能療饑,白玉能免寒也。”

    當然了,這種針砭時弊而發耳饋聾的東西,對于那些醉生夢死而埋頭無視民間疾苦的統治階級而言,并沒有什么卵用;最多也就是象征性的給他個無關緊要的官職和頭銜,作為收買人心和欺騙輿情的手段,以及維持一個廣開言路和納諫之門的虛偽名聲而已。

    但是對于義軍所代表活不下去的廣大窮苦人來說,這就是起來反抗不公和改變自身處境,的各種理論依據和斗爭繳言的重要支持了。所以,他當初被留在黃巢身邊作為禮賢下士的招牌和象征,還真是某種意義上的明珠暗投的嚴重浪費了。

    “小菖蒲,快過來抱抱。。”

    一邊如此想著,一邊回到住所的周淮安,信手打開一袋散發出濃郁甜香的食物吆喝道

    “又新鮮糖烤的栗子哦。。。還有胡麻酥棗呢。。”

    而在不遠一處建筑的角落里,扭著一本書冊的小女孩兒,卻是在猶豫不決的捂著耳朵自言自語著。

    “不行,還不行,千萬不行”

    “阿姐說了,女孩兒怎么能為這些零嘴兒輕易所誘呢。。”

    “你要矜持,你要忍耐,你要有貴家之女的體統和尊嚴,萬萬不能屈服。。這些小恩小惠的手段”

    然后她的鼻子依舊在無意思的嗅吸著,而肚子也是絲毫不合作的發出了某種輕微的咕噥抗議聲。

    “嗚呼呼,,,不行。。不行,實在受不了啦,就這一次好了。。就這一次。。”

    最后她還是沒能堅持住精神上的無視,而抱著肚子屈服于了身體的反應,有些不情不愿的挪腿走了出去。出現在那個可惡家伙的面前被又搓又揉的攔在懷里,而不得不化無法抗拒的悲憤為以期將來的食欲,惡狠狠的對付起了熱乎乎栗子,就好像這是那個可惡家伙的化身一般。

    畢竟,在經過了那段被人輾轉販運的噩夢之后,她也是在被餓怕了、餓狠了,而落下這個時刻喜歡在身邊貯備點小零嘴兒,隨時隨地吃上點什么才會格外安心的小毛病。

    “菖蒲啊,我又有新的想法了。。你得替我記下來。。。”

    “恩恩。。恩恩。卡。卡。。。”

    “我打算出一本新書。。”

    。。。。。。。。

    而在不久之后的江南東道,蘇州長洲鄉,吳淞江邊的甫里,顧渚山下的大片泛青翻黃的田畝之中。

    一名耄耋之年卻依舊鞠身田中,仔細分辨稻穗飽滿程度的老者,在遠處傳來子侄輩的急吼吼的叫喚聲中,慢條斯理的拔出才在泥漿里的赤腳,而微微喘著氣坐到田埂上。

    “阿翁,大事不好了。。”

    之間一名跑得滿身汗淋淋的少年郎,上氣不接下氣沖到他面前的叫道。

    “朝廷以鹿門先生事賊大逆,而著述為之張目故,傳旨夷其近族。。毀禁出身以來著作文字。。”

    “如今蘇(州官)府亦派下查訪官,帶吏數十洶洶而至,要問責阿翁與之往來的故舊事。。還請早作準備和對應呢”

    的老者卻是心中一驚一凜,而露出某種匪夷所思的表情來。他便是隱居在鄉的陸龜蒙,也是并稱皮陸的當代大家之一;然后,此番驚得是自己的老友終究還是晚節難保而就此蒙塵在賊中了;

    早年屢試不第而仕途無望的他們,時常在一起游山玩水,弈棋釣魚,飲酒吟詩。常以酒詩唱和,而著有《醉中寄魯望一壺并一絕》、《和襲美醉中以一壺寄》。但是現在顯然要天人永訣了。

    凜然的則是,現任的蘇州刺史王三綸,乃是以家風不好的地方豪強背景,阿附了鎮海軍的觀容(監軍)使(權閹)而得官的幸進出身,因此在任沒多久就以善于盤剝和逢上著稱;

    只是此君在欲借自家名頭同流合污式的幾次拉攏和攀結無果之后,對于自己這個素有鄉望卻多少擋了他財路的在野士人,也很有些忌憚和心結;

    現在,讓這個抽稅都抽到肥水上而別號“糞蟲子”的刺史大人,終于找到了牽扯自家的由頭和籍口之后,只怕陸氏一門上下都要有所折難和是非了;而眼下之計,他只能急忙寫信派人向往昔那幾位摯交故友求助一二了。

    其中一位正在溫州經略使梁瓚,梁明府麾下掌要,也曾經是前任的鎮海節度使,現今的淮南節度使兼南面行營都統高令公的幕下,希望能夠為之緩頰一二。

    然而,當他拄著杖子回到了自己家人聚居的青園村之后,看見的卻是兇神惡煞的吏員所看管住出入門戶,而滿臉哭喪色與惶然的族人,還有幾個灰頭土臉被五花大綁在地上的年輕子弟,那赫然就是他派出去送信求援的人手。

    而在祠堂里正居上位的那位皮笑肉不笑的查訪官,更是讓他心頭一沉;對方就連這一步都算計到了,只怕此間事情在也難以善了,而不是尋常的破財和舍家,或是低頭認過那么簡單了。

    “陸翁可真是讓某家好等了啊。。”

    對方卻是不緊不慢的道。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彩票开奖结果江西快3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快 ag捕鱼王2app下载最新版 赌博ag平台官网是哪个 切水果赚钱吗 ag真人电子软件 大乐透开奖结果今天 城市里干点什么最赚钱 山西11选5中奖结果 娱网棋牌游戏安装包 百人棋牌炸金花 网络捕鱼怎么赚钱 自己做服务器怎样在网上赚钱 新加坡28开奖预测 大乐透100期走势图表开门彩 去养老院按摩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