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波譎
    第一百七十五章波譎

    廣州內城,大將軍府側近的一所大型宅邸當中。

    穿了一身鶴銜瑞草紋交綾紫袍的義軍副總尚讓,正在一副繪制著天女接引群像圖的畫壁面前,坐那欣賞之態,。

    “姐夫啊一定要救我一救啊。。”

    一個跌跌撞撞的身影跑了進來,大聲的慘聲道。

    “四時館出事了。。好多尸首被抬出來呢。。”

    “一只不明來路的人馬,突然就包圍了館內。。”

    “又是火燒,又是放箭的。。。把大伙兒都嚇壞了。。”

    “館內的主事人等,還有好些軍將們,都被當場拿下綁了出來。。”

    “巡城司的人去過問,都被擋了回來。。”

    “龍波軍的人想要沖進去搶回他們的將主來,也被對方用弩弓給射了回來。。”

    “隨后永義軍和光亭軍的人也趕了過來。。結果被人襲擊了后路,而當場大敗潰走。。”

    “我逃出來的時候。。左近的幾片街坊已然亂戰成一團了”

    “什么,那你又做了什么呢。。。”

    尚讓霍然大驚的站起來,隨后他冷臉看著自己這位便宜舅子。

    “該不會是你跑去通風報信,引了別人過來吧。。”

    “怎。。。怎么會,我不過是找人打聽消息而已。。”

    對方眼神閃爍了幾下之后,表情頓然一下子垮了下來。

    “誰想他們一時沖動做出來的這些事情,卻是與我完全無干啊。。”

    然后他就忽然胸口一痛,而被人重重的踹飛出去而仰面爬伏在地上,頓時摔的七葷八素口中溢血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你這狗東西。可知闖了多大的禍事了。。”

    尚讓很有些氣急的喝道。他知道這位便宜舅子有些奸猾貪懶而好賣弄小聰明的性子,平時一下無關大雅的消失,賣個面子包庇下來也就罷了;但沒有想到會因為一時的私心,而鬧出這么大的麻煩來。

    “來人給我把這廝綁下去。。回頭讓我親自發落。。”

    但他并沒有注意到,對方被拖下去的時候,所露出的而那種如釋重負和慶幸有加的表情;他卻是在暗肘著著其中的關節和具體人物反應,果然被自己身后哪位出謀劃策的新進“智囊”給料準了七八分,至少自己一條性命是得以保全了。

    隨后就見一群配屬在尚讓麾下的將頭、軍主們,也像是約好了一般的齊齊上門來討求。

    “我等自當不是為這城中的是非而來。。”

    一名胡子斑白的粗豪將領當先大聲道

    “不過,卻是不能在讓那和尚繼續這么下去了。。”

    “他做得這些舉措,都是變相強大枝干的手段。。對我們這些分屬軍伍卻是毫無多少益處。。甚至是有所害處的”

    “再這么寬縱下去,個個精壯都向往本陣去投,別說例行的吃餉都不好吃了,只怕義軍之中就再無我等謀取身家的立足之地了。。”

    “總管啊,兄弟們就指望這點利頭了;我等吃些苦無妨,但是手下人心不能散啊,散了就徹底完球了。。”

    等他們七嘴八舌的說完了一大堆,就聽到外間再度傳報:

    “三江副領同糧料判官虛淵玄,攜事物求見。。”

    當場氣氛頓時冷了下來,而陷入了某種面色喝表情各異的死寂當中去。

    。。。。。。

    與此同時,二門牌樓左側用來留客待見的偏廳里,看著堂下堆著十幾個血跡方才凝固的人頭,而主動上門來拜訪兼做事后陳情的周淮安,心里也很有些無奈和嘆氣啊。

    一方面是街頭盯梢時的無疑追查,居然會追索到與義軍內部個別勢力勾結很深,甚至為其變相提供方便和掩護的方向去;

    另一方面,沒有意料僅僅一個封鎖和突襲四時館的隨機行動,到還能誤中副車的牽扯出義軍內部的其他弊情和是非來。居然有人以四時館為掩護和藏身之所,進行倒賣大宗軍資和義軍關鍵情要,還留下往來的賬簿等證據;而在被驚動不顧一切逃亡突走的過程當中,居然連同倉促之下沒燒掉多少的賬本一起人贓俱獲了。

    這個“我愛一條柴”阿不,“是山東一條葛”的葛從周,作為未來時代風云人物的潛在氣運,果然不是自己可言輕易承受和飽攬得住的。光是讓他獨自負責行事一次,就鬧出這么大的動靜和是非來了。

    作為一個山頭的老大,能夠給自己超格發揮的手下兜底和善后,那是必然要有的基本素養和本事啊;這一刻他有些懷念王蟠還在任上的時候了。起碼多數時候自己想干啥就干啥,只要獲得他的認可就行,完全不用怎么顧慮別人的臉色和心情。

    只是他一等就等了大半天時間,一直等到了天黑都是了無音訊,茶水喝光了幾壺,廁所都上了好幾次;堆起來的人頭血跡都開始干枯,而招引了蚊蠅紛紛堆聚其上之后,才有一名面無表情的將校出來說了句:

    “總管有言,此茲事體大不便多言,當請黃王親自示下方可。。”

    在一片昏色濃重當中回到家里之后,卻發現自己面色凝重的的副手林言也等在其間,就像是掐著自己的步奏,而就在自己回來的前一腳抵達的一般,就面就急切的脫口道。

    “老虛,你這番麻和是非煩大了。。”

    再次送走他之后,時間已經是華燈初上而月近中天的亥時。獨自坐在想要一個人靜一靜的周淮安,也不由有些失望和失落,又有些如釋重負的尋了一口氣;

    既然是大將軍府直接來人示意讓他就此到此為止,那就意味著很可能有“黃門八子”在內的高層核心成員,也牽扯甚至參與在了其中,而需要反應迅速的予以包庇周全。這張在義軍內部羅織起來的大王,顯然不是他一個加入時間總共還沒有幾個月,缺少根基和人望的新進所能撬動和挑戰的。

    另一方面,則代表著自己身邊同樣有大將軍府里某些人的眼線,才會如此塊的聯動道上層,而說動了黃巢本身的權力和威勢,將其給壓制了下來。因此,就連自己手中掌握的人犯和證據的大致情形,都將被連夜完整的收上去另做處分了。

    雖然明白水至清無魚、做人留一線的道理,但是還是不免對黃巢在內的義軍上下,進一步降低了信心和評價;果然就算最后能夠打進長安城,卻還是不免傳統農民起義軍的歷史局限性,以及只看得到眼前、得過且過的隨性短視心理。

    要知道自己可是一心為這支軍隊固本培元而壯大根基,但是卻架不住上層核心之中有人習慣性的挖墻腳,拆臺成自然;還不用付出代價甚至是明面上象征性的懲罰。這自然就會教人心寒和橫生隔閡起來。

    或者說是自己對他們寄希望太高,以至于有些理由當然的用后世司空見慣的套路,去帶入他們這些起來造反大多數只是為了最深榮華富貴的義軍上層;所以當自己真正想要記者大師做點什么,而稍微觸動到他們切身之后,就自然而然的會遇到引而不發的瓶頸,以及來自體制內傳統慣性和既得利益層面的反撲了。

    也許,或者說,自己應該早做好打算,想辦法留在這嶺南之地才對呢。后世五代諸國之一的錢繆同學,就是一個很好的榜樣和模范。最起碼,自己可以比那個國主喜歡找朝臣妻女,當庭玩群P看人獸表演的奇葩政權——南漢,玩的更利索才對。

    從某種意義上說,如今這可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曾經赫赫天威海內夷伏的大唐,在諸多號稱中興的君臣最后努力下,勉強維持不墜的權威和體面,即將崩解離析于亂世泵滅的無限黑暗之中;

    而這也是無數的英雄豪杰蜂擁和群起于天下逐鹿這個大舞臺,而你唱你方唱罷我登場的輪番交替于跌宕起伏風云際會的大時代。

    來自朝堂或是藩鎮的刺客和死士橫行于天下,就算是宰相也無法幸免于難混沌之時,還是秦漢以降游俠時代的最后輝煌與掙扎,釀造出了《唐傳奇》之類的時代絕唱。

    而大多數外族還依舊蟄伏在昔日煌煌大唐的余澤和回光返照之中,而戰戰兢兢的繼續扮演著守戶犬和忠臣義士的角色。

    此時此刻,大名鼎鼎別號“李鴉兒”的后唐太祖李克用,還在陰山下的城傍——沙陀部落里做他的酋長之子,并且即將迎來人生當中第一場幾乎失去一切的重大挫敗;而另一位他畢生的老對手,貧戶無賴少年出身后梁太祖朱溫,則還在黃巢麾下泯然與眾的扮演著,一名并不算如何起眼的部將角色呢。

    而另一個擾亂和禍害了大半個天下,一手締造了蔡州系這個曠日持久的反亂集團和繁鎮割據典型,而令人聞風喪膽的食人魔——秦宗權,還只是一個區區州下的牙將而已。還有許許多多類似的人物,都在蟄伏和隱沒在草莽與市井之間;

    也只有當黃巢起義的大軍攻破了長安,而將搖搖欲墜的大唐所勉力維持下來的最后一點遮羞布,也給踐踏在塵埃玉泥濘中之后,才會迎來這些歷史人物的破繭重生或是平地起風雷的一系列轉機和連鎖反應。

    這正所謂是一個“英雄未出世,豎子先成名”的時代風潮前奏預熱和過渡時期;但是我能做什么呢依舊什么都做不了,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太過微博了;就算能夠知道歷史基本進程和大致結果,也能記得一些印象中教科書上的相關事件,但不代表就能因此轉化成為了改善自身境遇,乃至撬動時代風云變化的起點了。

    因為,當初他既沒有足夠的個人威望和號召力,來介入到一些牽涉歷史走向關鍵節點;也沒有合適的對象來發揮語言和見識上的影響力,以獲得可以借助的資源和人力;更不用說在自身這點比多數個體稍微強壯有限的武力水準,想要在無數炮灰構成的人海戰術當中,九死一生的獲得出頭機會就更加渺茫和微薄了。

    因此就只能把這個和尚的身份給繼續下去,而用裝神弄鬼之道作為短期晉身和謀取資源的捷徑。現在顯然又將要到了,某個面臨選擇的關鍵性關口了。

    因此,他作為新興的一個山頭既要足夠給力道,可以杜絕那些覬覦心思和惡意侵扎,又不能有太大的要害和關鍵地位,以免到時候在黃巢起義軍這條注定要翻的破船上糾纏過深而難以擺脫得了。

    。。。。。

    而在夜色迷蒙下大將軍府燈火璀璨的大堂之中,一場臨時召集的高層會見也剛剛散去,而各自帶著部屬消失在夜色之中。

    “俺莫非是做錯了,似乎總覺得心有所憾啊。”

    黃巢也在對著自己另一位更早追隨在側,而策劃了好幾次對黃氏族人解救,也數度獻計度過危機的謀士張俊儒道。

    “這是軍中的群情所向啊。。”

    張俊儒卻是不以為意的為之開解道。

    “剛剛過一輪整肅,各軍之中實在當不得更多的動蕩和變難了。。”

    “黃王本部的威勢和名聲,更不能因此旁枝末節而有所墮。。更令人乘機挑惹出是非來。。”

    “好容易才籍故讓諸位軍主同誓合力北上,千萬不要在生出多余的差池來了。。”

    “故爾,只消黃王不做明示,哪怕是稍有所貶斥也好,亦是對那和尚的愛護和周全之意啊。。”

    “不然就做實了那籍故剪除。。。的無端毀言了。。”

    當然了,雖然張俊儒口中所說的都是立場客觀的中允之言,但是相比身份超然的楊師古,他還是與黃巢當初賴以起家的”黃門八子“之中幾位,有著不錯的關系和私下淵源呢。

    “可惜老楊還在生悶氣閉門中呢。。”

    黃巢搖了搖頭道

    “不讓讓他去私下說解分明也好啊。。”

    他又嘆了口氣。

    ”就讓過些時日消了氣頭,再做分曉吧。。“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ag捕鱼王2打鱼游戏技巧 佣金宝理财收益 老公没学历赚钱少 排列五最易中奖方法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中国比特币官方微博 481玩法16元 2013捕鱼大亨辅助软件 意大利pk10软件怎么玩 如何股票融资 魔兽世界 5.4炼金药水赚钱 开心农场下载最新版 天津11选5任选基本走势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重号追号打法投任七 民间时时彩龙虎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