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漸變三
    王蟠無比惱恨自己的輕慢和大意,竟然是被這些日子順風順水的經歷,給迷糊了心智和警醒了;又太過自信對于營中局面的掌握,太過輕信了對方的行事底線和決心;才會落到如今這個地步,還害了那些跟隨自己過來的親兵們;

    作為一個從河南、淮北一路轉戰過來的老卒,他并不是沒有親身經歷和眼見過,那些發起與地方而形形色色來歷的早期義軍之中,相互兼并、侵扎與內訌的事情,他甚至作為老營的親兵,在火并當中親手砍殺過那些名義上同屬陣營的義軍,并鎮壓和收拾過對方的殘余部屬;

    就算是作為義軍的總頭領,王仙芝和黃巢的麾下,同樣也是經歷了多次的分裂和背叛,以及相應的火拼和內亂事件,這才逐漸的壯膽和統一號令起來的;而怒風營的前身,更是兼并了好幾只地方義軍的殘部和潰眾,殺掉了一些不服氣的頭目和老卒,才得以發展起來的。

    現在來到這嶺外才過了幾天安生的好日子,好容易有了起色的局面和立足之地,卻又把這些本該時時銘記的警惕和戒備,給輕易的拋之腦后了。是以,代價也是格外的令人慘痛。

    他還依稀記得大多數手無寸鐵的他們,如何桌案和條幾與那些埋伏在四壁的甲兵搏斗,又是如何紛紛的倒在射入的箭雨之下;乃至用身體和最后一絲氣力堵住門窗沖進來的伏兵,而為他爭取和拖延跳樓而走的片刻緩沖。

    然后他最后的意識就是停留在了,在即將脫出的陋巷里,被人從背后精準的相繼射穿肩胛骨和大腿的劇痛,而在一瘸一拐到努力爬走的過程當中,就此徹底昏死過去的那一刻。

    然后他就像是徹底墮入了某個冰火燎燒的地獄里一般的,發冷的時候讓人直透骨頭里去凍住,熱起來又讓人恨不得把皮肉都剝掉;在這期間,他又偶然夢見了許許多多死去的人,有的是被他親手殺死的,憂的是死在他的眼前,甚至是懷抱里的;

    他們就這么一遍遍的徘徊在某處不知名的血紅色原野之上,大呼小叫的嘶吼著不明意味的話語,就好似在召喚著王蟠也要就如道他們之中去了一般。

    而有時候,他又會夢見過去的一些任何事情,那是一件被他刻意遺忘和封藏在心理的過往;包括那些已經死去的家人和鄰里的點點滴滴,那是他還沒有變成紫臉兒的日子里,雖然艱難而辛苦天天要挨餓受凍,但是卻又讓人格外的懷念和回味。

    然后,無論他想要盤恒和留戀多久,最后總是會在驟然出現的大隊官軍那里截然而止,任憑他怎么掙扎,怎么拼命的撲上前去,也沒法阻止和改變父親和兄長被砍掉腦袋,被戳死在躲藏的雞籠里或是挑翻在墻頭的弟弟妹妹,被按倒在地上的母親和嫂嫂。。

    有時候又變成了大庾嶺血戰中的尸山血海,那些身體已經殘缺不全卻依舊嘶吼著從地上爬起來的同袍們,以及跪在地上對著老頭領苦苦哀求著給老營留下一點種子,然后義無反顧的迎向漫山遍野的官軍,而為他們這些人脫走爭取時間的那些身影。

    接著,又變成了廣府北山之戰的情景,那些和他一起脫出來卻又倒在了城下戰場的老卒們,手里緊緊拽著被血染透了的怒字旗,用盡全身的氣力懇求著他,把大伙兒的份兒都好好活下去,把怒風軍的旗頭給再豎起來。

    那時候,和自己并肩站在一起的丁會也是飽含著熱淚,對天發誓要把這怒風的旗號重新在義軍之中發揚光大起來;然而卻又是在什么時候,和自己共同進退的老丁、丁兄弟,變得對自己事事都要保留三分,把許多心思和意見都藏在客氣而疏遠的外表之下。

    甚至在不聲不響當中,以反對那些苛刻的軍紀和章程為由頭,私底下拉攏了一班老人而開始與自個兒暗中較勁起來;難道是對自己在他不在營里的時候,開始看重和聽信那個和尚兄弟而有所不滿和憤怨么。

    因此,他在痛定思痛之后干脆籍著要求協力的緣故,把和尚兄弟先支使出去一陣子,打算就此好好與他相處和說道說道,調和這兩個新舊左膀右臂之間隱然對立的關系;結果,事情就竟然變成了這樣。

    對方義軍不滿足營中內部的額爭權奪利了,竟然勾結了外人來謀奪自己苦心經營的怒風營,還籍著廣府來使和新任循州守官的由頭,在酒席上給自己設局坑害了。

    說實話,他真心很想要就這么沉寂下去,而不想醒過來面對這些殘酷的現狀;但是一想到自己苦心經營和恢復起來的怒風營,所遭遇到的結局和后果,又像是浸潤毒液一般的灼痛著他的心靈。

    在逃避現實的心情和徘徊不去的責任感之間煎熬著,王蟠還是慢悠悠的再次醒了過來;只是那種揮之不去的腐臭和血腥味,都已經消失不見而取代之以某種熟悉的藥味;而身上的傷口已經被重新清理、上藥和包扎過了,只是全身還是沒法動彈而無處不在疼痛一般的。

    “頭兒,您總算是醒了啊。。”

    一個飽含著激動的聲線吆喝道。

    “快快,快拿羹湯來。。。”

    依舊有些昏沉的王蟠,努力的分辨了一陣子才認出叫喊的人,赫然是自己馬隊的旅帥劉六茅,不由松了一口氣,有些艱澀而嘶啞的開口道。

    “六兒,濕泥阿,營里,營里怎得了。。”

    聽到這句話,劉六茅的臉色就變得尤為悲憤和慨然起來。

    “營里都被丁賊那廝給禍害的好慘啊。。”

    “老周、瘤子他們,都被丁賊招來的幫兇給殺了。。呀”

    “什么。。”

    聽到這里,雖然早有所心理準備的王蟠,還是禁不住怒發沖頂,霎那間就一口氣接不上而暈死過去了。

    “將頭。。”

    “將頭。。。”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待到王蟠重新清醒過來之后,卻是迫不及待的詢聲道

    “和尚,和尚他可還好么。。”

    讓他比較安心的是,劉六茅卻是慶幸和振奮的道。

    “卻是多虧了管頭得信,急忙趕了回來,”

    “打跑了那些賊子還收攏了大伙,這才挽回了許多事情和人的性命呢。。”

    “如今又緊鑼密鼓的趕過來,總算是把將頭您給救下了。。”

    “那和尚呢,我要趕緊見他了。。”

    王蟠提起的心眼也慢慢放了下去,而長長吁了一口氣道。

    “管頭正在城中親自帶隊搜捕那賊子的幫兇呢。。”

    劉六茅緩聲解釋道

    “相信他很高興將頭醒來的。。”

    “是啊。。。。。”

    王蟠的聲音卻是遲疑了下,變成微不可見的嘆息。

    僅僅在片刻之后,聞訊趕了過來的周淮安就站在了他的面前,毫不掩飾溢于言表的喜色道。

    “將頭能醒來真是太好了。。許多事情還要指望您呢”

    “那些坑害將頭的賊子和他們的幫兇,大都已經捉住了。。”

    “只待將頭身體稍好一些,就可主持公審來處置他們了。。”

    “可是。。。我怕是已經不成了。。”

    滿臉憔悴異常的將頭王蟠,辛苦喘著氣的道。

    “要殺人的話,就讓俺來好了。。”

    “俺可是一軍之主,做起來豈不是更妥當。。”

    “這廝為了一己之私擾亂軍中,制造是非。。”

    “豈又能讓他死得太痛快了。。”

    “只是后來的事情,就要請你多加擔待起來了”

    王蟠用盡最后一點氣力,抓住周淮安的手道。

    “千萬不要讓我重建。。的心血白費了啊。。”

    說完這些話,像是用盡了他全身的氣力和精神一般,而在一片驚呼和叫喊聲中,再次失去了意識了。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005跑分平台注册网站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大富豪电玩城可提现 期货日内交易口诀 美术设计赚钱吗 安卓比较好的赚钱软件 五分pk10免费计划软件 qq麻将有没有作弊器 七星彩走势图100期 ce怎么修改捕鱼大亨 河北体彩11选5软件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官网开奖 黑龙江22选5历史开奖 棋牌测评网现金棋牌官方网站 骑马光明与黑暗赚钱 呼和浩特市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