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局勢上
    聽著城中一陣高一一陣的喧囂聲和叫喊的浪潮,幾乎就沒有被中斷和停止過的,向著這個方向娜移過來。

    南門的墻頭上,作為一切策劃的指揮者玉負責人丁會,以及兩名客將的臉色已是難看之極了。。

    “老丁你的人已經完球了。。”

    年長的那名客將斷然吐氣道。

    “就連我派去支援的人手,也怕是被困住了。。”

    “再不走的話,你想要把腦袋掛到墻上去么。。”

    “但走此前,我需作最后一件事情。。”

    另一名年輕些的客將則是打斷道。

    “以絕后患才是。。”

    他一邊說著對著身邊的親兵擺弄了個抹過脖子的手勢。

    “住手,不是說只關不殺么,”

    丁會再次變了臉色厲聲喝道。

    “為什么又突然變卦下手了。”

    “說一千到一萬,他們也是怒風營的老兄弟了”

    “那鬼頭和尚突然就帶隊殺將回來了,底下人的心思都變了。”

    那年長客將卻是冷聲道。

    “還留著他們作甚,引為內亂生變的禍患么。。”

    “那我一貫不來的努力和經營。。”

    丁會心中頓然發苦道,這兩位是要借機徹底絕了自己的后路啊。

    “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了,你還要妄想其他什么。。”

    年輕客將更是恨恨道。

    “不把剩下的這些領頭殺光,讓他們亂上一陣。”

    “難道還留著做對方的助力和憑證么。。”

    “再說接下來的事情也由不得你了。。”

    年長客將亦是接口道

    “你沒發覺,你派出去的人一個都沒能回來。。’

    “所以,接下來的事兒,就交給我輩好了。。”

    “你有什么可收拾和清理掉的事務,趕緊去處理。。”

    “再不走的話,也許就沒得走脫了。。”

    。。。。。。

    而在內城,臨時在街頭所設立的露天臨時中軍里,周淮安也在流水一般的收發消息和傳達命令。

    雖然已經控制了城中基本的局面,但是根據反饋回來的大部分消息,周淮安的臉色反而更加難看了;MMP的這次丁會發起的內亂可是讓怒風營損失大了,這一路南征北討輾轉數地好容易才積攢和發展起來,連同戰兵和駐隊在內的近八千員額;除了被自己帶出去近兩千人馬之外,如今能夠被他召集和收攏起來的,只有三分之一略多一些而已;

    而且除了在外情況未明的將頭王蟠之外,自旅帥、校尉以上的頭領階層幾乎被一掃而空,而在事發之后只能由一堆隊正和屈指可數的幾名副尉,像是一盤散沙一般的各自為戰,或是不知所措的在混亂與驚慌不明當中,消極應對等待命令和消息。

    于是發展到后來,又有人因為自相矛盾的命令而進行相互攻殺和亂戰;甚至還有缺少自我約束力少部分人,則是自暴自棄的加入到了上街乘火打劫的序列當中去,而制造了更多的流血和混亂吧。

    結果城中絕大多數的建制武裝,在群龍無首而相互猜疑的混沌局面下;就輕易被丁會所帶來的那一營親信人馬,還有少部分實現安插和拉攏內應,以及突然出現少而精銳的外援兵馬,給里應外合的全面壓制了。

    而自己辛辛苦苦的搜刮和經營起來的后勤體系,還有在城內通過鎮壓和清算大戶豪強,所建立起來的街頭新秩序和威信,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嚴重破壞。自己可是好容易才下定決心,要大干特干一回來作為日后安身立命的基礎,雖知道才出去一會就后方就遭遇到了這種破事的打擊和挫折。

    “管頭,占據府衙里那些人說愿出來束手就擒。。”

    這時候,自告奮勇負責前往交涉的葛從周道。

    “但請管頭對佛祖發誓繞過他們的性命才是。。”

    “行,我許諾饒過他們一條性命”

    周淮安毫不猶豫的道。

    “但是須得保證負府衙的所有無關人等和物件完好。。”

    “否則就讓他們一起殉葬吧。。”

    當然了,就算是答應繞過這些外兵一條性命,也不代表他們接下來就能好過到那里去;時候打發到勞役營里去慢慢的炮制,有的是手段和辦法在不違背諾言的情況下,從他們身上把代價一點點的找回來。

    而相比這些亂入的外兵,周淮安更在意的其實是府衙里的那些文書和檔牘,還有相應的文職人員,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收羅和聚集起來,代表的是對地方治理與掌控方面的情況摸底,以及地理水文其后物產等方面的資料積累,對于怒風營立足當地而有著至關重要的價值。

    另外,讓人有些意外的是,城中各支部伍雖然都表現出了不同程度的反抗,但是能夠在叛亂者圍攻下堅持到最后的,居然還是自己所營建和構筑過的后營駐地,僅僅是靠各自重大隊里為數不多的護衛隊和留守的駐隊兵,還有少年探報隊、普查隊、工作隊和巡禁隊等,以老弱病殘為主的一些雜七雜八的力量在內,

    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據說還有一些被感化的前官軍俘虜,也被武裝起來加入到了戰斗當中去,而多次鎮壓了來自內部異己分子的反亂,以及少數人動搖之后所產生逃兵和騷亂。

    這個結果讓周淮安又是欣慰又是心痛;欣慰的是自己努力留下的制度和體系,在需要力挽狂瀾的關鍵時刻也多少發揮了加成作用;心疼的是這些能夠堅決抵抗到最后的力量,無疑都是自己最忠實班底和潛在的追隨者,就這么被一場內亂給白白折損和消耗掉了。

    尤其是那些探報隊里的少年人,將來可都是要派上大用場的,卻只能在危急關頭和成年人一樣,拿起刀槍去拼命了。而其中表現最為堅決和英勇的,卻是那批留下來的學徒隊成員,他們雖然只有二十幾個人,卻是發揮了幾乎以一當十中的流砥柱式類似作用。

    尤其是他們最后居然在自己的居所外,堆起了柴薪和油脂,做好了一番共同攜亡也不愿意輕易落入,這些叛兵之手的準備和決然姿態來;更是讓周淮安心情復雜的簡直都不知道要說什么好了。

    雖然真正重要的東西,周淮安都已經隨身攜帶或是掃描備份了,但是對于這些學徒們,堅守在自己私人財產周圍的勇氣,還是頗為感動和受用。

    尤其是當他親眼出現在現場,看著這些沾滿血污和泥垢,滿身傷痕與難掩疲憊不堪的年輕面孔,對自己所釋放出來的親切和釋然;周淮安只覺得在不經意的觸動和堵心之間,某些難以抑制的濕潤,都要從眼眶里掉落下來了,

    “我倒愿意一把火燒了這些才好。。”

    他幾乎一副痛心疾首的對著他們垂手頓足喊道。

    “這樣就不用平白折損你們了。。”

    “我說過多少次了,活生生的人才是最要緊的。。”

    “這些外物就算沒了,還可以慢慢的置辦和補全回來啊。。”

    “但是人沒了,什么東西也都沒有指望了啊。。”

    “管頭不是說過,這些可都是寶貴的學識。。”

    一個肚子上正在滲血的學徒,卻是在抬架上慘淡著笑著說

    “將來可以造福老多窮苦人的東西啊”

    “俺們費勁了心思,也才學到管頭一絲一毫的本事。”

    “真要是福薄命短死了便就死了,但是這些造福人的學識”

    “若能夠保存下來的話,卻是世上窮苦人得解脫的一大指望了。。”

    聽到這話,周淮安也不由的動容起來,而跟隨在他身邊的那些頭目們,也不由的動容和驚詫起來;因為,這就算是這個時代能夠產生的最為樸素和真摯的階級覺悟了吧;而在這一刻他也覺得覺得澎湃涌動的心懷之中,又什么東西驟然噴薄出來。

    就算是當初只是一心想要利用他們的最大價值,但是現在也下定決心要給這些信賴自己的人,爭取一個更好的結果和將來;而不是隨著未來歷史進程中已經被注定的義軍命運一起,籍沒無名的成為整個時代海量犧牲品當中的一員。

    “報。。。”

    這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闖進來回報,

    “南門收復未曾發現叛首丁某,疑已出逃了。”

    “蘇校尉請以馬隊繼續追索之。。”

    “報”

    又有一聲傳到。

    “循州方面有消息回來了。”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100‰精选王中王资料 森林龙江五常麻将回放 11选5赔钱 体彩11选5技巧规律 正规电脑全自动挂机赚钱软件 云南时时平台下载 时时彩后三乘以0.618 3d必出一个 黑龙江36选7开奖号码 百盈快3技巧 不能充值的游戏怎么赚钱 湖南幸运赛车怎么购买 qq捕鱼大亨分享喜悦 赌单双的软件 黑龙江快乐10分官方网站 彩无敌计划手机版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