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遭遇
    一片混亂的潮陽城中,隱約的廝殺和爭斗,還有被處刑的慘叫聲,依舊是不絕于耳的。

    站在城門樓上操縱這一切的主使者副將丁會,卻已經沒有當初的自若和從容而難掩焦灼之色了;因為隨著事態的發展,他發現自己對于怒風營的影響和掌控,并不像預期那些完美和容易;而現今都已經是事變的第四天了,城中居然還有對方在繼續抵抗他所代表的新勢力。

    “老丁,你這事情做的差了,也太過難堪了。”

    而在他身邊,作為現如今最大助力和外援之一的帶隊將官,也在毫不客氣挖苦他的傷創。

    “將主廢了這番周折和氣力扶植你。。”

    “想要的可是一個能征善戰,實力大致完好的怒風營,”

    “可不是一個滿營仇隙和紛爭不止,而最終趨向四分五裂、人心渙散的怒風營”

    “真是枉費我們替你爭氣的先機和后手了。。”

    “你不是信誓旦旦的擔保過。。”

    另一個聲音亦是接口道。

    “只要那紫臉兒不在,又沒虛和尚添亂,就能迅速掌握局面了么。。”

    “這都第幾日了,我的人馬也是金貴的很啊。。”

    “又要外分截斷道路呢。。”

    “不能徒勞折費在這兒的。。”

    “事已至此,唯有再給我些時日和援手。。”

    丁會也毫不客氣的堅定道。

    “不若一旦前功盡棄之后,你們想在將主那兒討的好么”

    “這可不是我一人不好過關了。。”

    “也罷。。”

    最先那名將領恨恨跺了跺腳道。

    “老子就給你再加一把勁。。”

    “但是時候里頭抄出來的好處,我要再多拿一成。。”

    “這可不行。。”

    丁會毫不猶豫的搖頭道。

    “這可是一大條貢船上的寶貨啊。。”

    “其中半數是內定好要交給軍府和黃王的,誰也不能亂打主意。。”

    “余下的也是個自由安排和去處的,最多讓你在城中抄一把。。”

    “笑話。。”

    另一人卻是接口道

    “若此間事情不成的話,萬事都要做休了。。”

    “就問一句話,你成還是不成。。”

    “大不了,這一成我們三私下平分好了。。”

    丁會重重的吐了一口氣而勉強頷首到,就見對方用手在嘴上胡溜吹了個尖銳的哨聲,然后城頭上的旗幟紛紛搖動起來;城墻底下就飛奔出數隊人馬來,氣洶洶的向著城中殺將過去了。

    而在城池的另一端東北角,存放的輜重的后營駐地里;圍繞著層層疊疊翻到的車輛和家具所構成的營盤防線,往復廝殺的攻守之戰還在斷斷續續持續著。而在這些工事和障礙之間,已經被散落的各色尸體給填了一層又一層,

    前官軍的騎隊將趙引弓也赫然捉著一柄長刀而存身在其間;只是他還有荒謬絕倫的錯覺,沒想到自己居然也有從賊而助紂為虐的一天,只是有所區別的是,他這次是站在日常比較熟悉的草賊這邊,而結營對抗另外那些看起來十分陌生的草賊而已。

    雖然在官軍落敗被俘之后他努力隱藏了自己的身份,而只是被當作一名普通的兵卒而已;但沒多久還是被那些草賊給看出來,而威逼利誘以傳授自己的軍旅經驗和心得,已經所知的行伍之道。

    只是舉發他身份的,居然是同樣幸存下來卻是身負重傷的趙警將;為了能夠得到救治活下去的機會,而不是讓那些草賊給他補上一刀,就干脆破罐破摔的扮演起在俘虜中指正和揭發的叛徒角色來。

    只是,事后比較讓他遺憾的是,那些俘虜和尸體當中,并沒有昔日趙家寨主趙子日的名字,看起來很有可能是和那位牙將一起乘亂跑掉了。

    然后,他也第一次親眼見到,有成批量的數百官兵就此自請反正加入草賊的儀式和場面;為了發誓與過往的身份一刀兩斷,這些前官兵在閩兵軍校鐘翼的帶頭示范下,甚至把自己的結發都給割掉了,而只留下與那賊首一般的平短發梢以明心志。

    但是讓他比較驚訝和震撼的是,那些草賊最后讓這些前官軍入伙交投名狀的法子;居然是把二十多名俘獲的官軍將官之屬集中起來,讓這些往日的士卒們,一一的揭舉他們的惡跡和罪過,再強令每人一刀一刀的上前割肉放血致死,以此斷絕他們與過往身份的聯系。

    有人嚎啕大哭,有人畏懼不前,有人苦苦的哀求,有人試圖反抗,還有人干脆想要應付了事,但是在性命攸關的威脅和逼迫下,最后都難逃這個殘酷投名狀的甄選過程;最終,也僅有他在內的數人因為罪跡不顯,而只有些打罵驅使士卒的事例,而得以幸免下來甚至還給他治了傷;但這么做下來可謂是用心尤為毒辣了。

    就算是在軍中號稱見多識廣的趙引弓,這個前后過程讓他歷經下來,也不由的各種汗流浹背而全身發冷了;然而,更讓他驚訝的事情還有很多;

    比如負責監管他們的這只草賊,根本就不像是朝廷繳文中所宣稱的率獸食人或又是粗鄙不文,也沒有傳言中通常所見大多數草賊得勢后,荼毒肆虐地方所留下的種種慘狀;事實上,他們的行事既有章法而目標明確,只對劣跡昭著的豪富之家下手,而與多數小民黎庶無害,甚至交通往來無礙的多。

    可以說在日常的行舉操行之間,除了他們的旗號和服色還比較雜亂之外,簡直比他所見過的大多數朝廷官軍,還要更像官軍的路數;或者說是更具章程(正規化)和條理(組織嚴謹)而同樣不失臨行禁止的果斷與決然;真要說起來,也就是他曾經效力過的高令公麾下,那只追著從西北征戰到西南的百戰勁旅,或許還有些類同和近似之處呢。

    此外,他們的口號和宣稱同樣異于大多數的草賊之列;在“天補平均”的大致旗號之下,而將仇隙與目標直指官府和豪強,指為時間天災人禍頻發的一切苦難根源而誓以鏟滅之;甚至由此編出了還具有相當程度的蠱惑力,和似是而非的一番道理和說辭來,引得許多愚頑盲目之輩相從。

    這就不由讓他心中愈加警惕和駭然起來,因為如此以較少而匱乏的物用和特殊的理念,就能支持起這番氣勢和面貌來的草賊行伍,要是真給得了勢頭之后,怕不是日后肆虐天下的大賊和國家心腹大患的苗頭么;而這種草賊所宣貫的理念,甚至影響和滲透到到了他們這些,身為俘虜而被強制勞役的前官軍身上。

    雖然趙引弓對于這些草賊所宣稱的“打翻朝廷和這個吃人的天下,清平豪強大戶肆意殘橫魚肉的世道,再造一個微賤小民也能安然得活的新世界”之類的口號和理念,還是有些輕蔑和不信;畢竟在他這半輩子里的全部認知,這世上怎么能少得了尊卑有秩的維持,又怎么能沒有朝廷的庇護和周全;

    但是架不住時間漸長之后,各種強制性和軌儀式的日日耳提面醒,在他們這些俘獲勞役隊的日常飲食起居勞作之間;而令一些原本就是苦出身或是家境不怎么樣的前官兵,開始出現各種動搖和私下認同的跡象來;就讓他不由的心亂如麻又無可奈何的,因為他發現自己雖然充滿了抵觸之心,但又拙口結舌的居然不知該如何反駁和辯解之。

    結果現在形勢使然之下,一直自認在虛以委蛇和被迫做事的趙引弓,現今也有不得不堅持戰斗下去的理由;當然了他這么做可并不是為了這些草賊的安危和存亡,而是為了和自己一樣身為俘虜的前官軍們;

    畢竟,這些已經熟悉的草賊們再怎么不討喜歡,但還算是行事有所憑據和章法,在日常也只是“改造和贖罪”鞭策驅使他們拼命干活而已,至少還讓人有個活著的盼頭;而對面那些草賊則是見人就殺紅了眼,連自己人都不見的放過的兇殘貨色,更別說自己這些官軍俘虜會有什么樣的下場了。

    雖然,他早已經有馬革裹尸的覺悟,但是能夠茍活一段時間之后,卻又舍不得輕易放棄掉自己這條性命了,至少是不甘心莫名其妙死在這些草賊的內訌當中。

    所以他不得不拿起了武器而指揮著勞役隊的丁壯,與這些監管他們草賊并肩戰斗在了一處,才斬殺和鎮壓了制造騷亂的少許內應,把后營駐地里這番內憂外患的局面給重新穩住,進而又將那些圍攻者死死抵擋在外。

    想到這里,他拄著長刀而斜靠在一個車軸上,往嘴里塞了一大塊所謂的壓縮口糧,忽而覺得味道還是相當不錯的,至少相比起來在官軍哪兒大多數時候吃到的都是豬食、狗糧一般的事物。他也不得不承認在這些草賊之中,還是有些好東西和新奇玩意的。

    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撐住啊哥。。”

    就見一個堪稱少年的草賊,扶著個尚在不斷冒血,而努力想把腸子塞回去的年輕草賊,

    “管頭一定會回來救援的。。”

    “就有法子救治你了。。”

    趙引弓卻是不以為然的撇撇嘴,這些留守的草賊都到了這山窮水盡的一步了,居然還堅信著這種東西么;對方既然是蓄謀已久的發作起來,只怕被借故指派出去的后營大部,是沒有那么容易得到消息的;也就是用來自欺欺人聊以**的東西而已。

    都打到現在他們已經疲乏傷痛交加,能夠據守的地方已經不多了。如不是實在沒有地方可逃的話,趙引弓并不覺得自己還能堅持下去,現在只是抱著多拉幾個墊背,為朝廷多削弱一下草賊力量的隱隱心思而已。

    他看了一眼,在那些車輛和倉房前堆起的柴炭等物,這既是他們最后的憑據吧;突然動了一個格外大膽的念頭來,要是用這些東西作為交換的話,能否給自己這些人爭取一條活路和網開一面的機會么。

    這個念頭已產生就根本遏制不住的,像是野火一般在他行頭瘋狂蔓生起來,而讓他倒拖著長刀而緩緩走向了那堆柴炭,負著拿著火把的是幾個半大小子,放在軍中也還沒有柵欄高么;如果他驟然暴起而擊的話,根本不會時一合之手的。

    他心中如此往復計較著,一步步走到了柴炭堆邊上,最后看了一眼散布在附近的草賊數量,并且根據他們的距離和反應速度做出了初步的評定,然后用力握緊了刀柄在心中默嘆道;吾與爾等尚無私仇,實在是機不可失,只好求來生投個好胎了。

    然后就見對方突然丟下來火把踩滅在地上,而把趙引弓嚇一跳而急退兩步之后,又見他們有些激動的指著天空張口結舌道。

    “來了。。回來了。。”

    然后,就聽遠處突然傳來了震天的呼喊聲

    “管頭回來了。。”

    “虛管頭回來了。。”

    “管頭總算是回來了。。”

    “管頭你可是回來了啊”

    而在靠近聲浪的附近,那些在亂戰中變得滿地狼藉的清冷街道,像是一下子被驚醒和泛活了過來一般,頓時冒出來了許多散亂的人聲和身影來。

    “西門那兒是誰在駐防和看守的”

    站在城頭上的另外兩員將領之一卻是臉色大變,對著丁會怒聲喝道

    “為什么一點兒風聲都沒人送過來。。”

    “就讓人摸到城下,還開了門了。。”

    “我可是派了好幾隊人在外間警戒和巡哨的,”

    另一人更是大叫起來

    “怎就沒有任何消息和跡象回來。。”

    “事情這下要麻煩了。。”

    而在潮陽城外西北向,一處路旁的山溝里。

    默不作聲的副尉霍存,也在心情復雜的打量著滿地正在掩埋中的尸體,其中就有好幾具是他偽裝成是過路的韶關飛黃軍信使,而將這些人引出來交涉時,暴起帶頭親手砍殺的;心中卻是感慨著這算是自己交上的投名狀么,經過此間畢了之后自己也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但是想到了葛從周那兒得到的兵法書,他又覺得這樣也許不是那么糟糕的新開始吧。

    與心存猶疑和滿肚子想法的葛從周,或又是很快接受了現實和身份的張歸霸不同;他更在意的是實實在在的東西,有這種氣量和格局的人物,能夠在這些義軍隊伍當中帶領他們走到那一步呢。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快乐十分公式技巧规律 彩票稳赚团队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吉林快三彩票 浙江快乐12彩票走势图 2019水果机五种漏洞打法 常来湖南麻将下载 ag有赚钱的吗 7m球探即时比分网 久丰国际 娱乐注册登录 11选5必赢计划软件下载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易 湖北新十一选五开奖果 重庆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人生不易赚钱太难 红黑梅方高手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