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唐殘 > 第九章 依舊活著(中
    第九章依舊活著(中

    “和尚”

    周淮安用了好一會才回過神,有些丈二摸不著頭腦的反問道。

    “你在說我?”

    說話的人明顯年紀不大個子不高,但因為明顯營養不良而長相顯老,身材也有些微微的佝僂,頭發還夾雜

    著少白頭式的幾縷灰色。

    只是他身上那件鑲滿鐵片和泡釘的深緋半身甲,以及跨在腰上系著綠滌絲綢纏把的紫鞘佩刀,在這處放粥

    的臨時場地當中,體現出高人一等的身份和氣勢。

    事實上,周淮安已經注意到了在此之前他所過和之處,無論多么的擁擠那些維持秩序的義軍們,也無不是

    恭敬有加的讓開一段距離和空間來。

    “也只有你這些出家人,才不在呼授之父母的身發體膚。。”

    對方指著他剃得只剩一點短短發搽的頭頂。

    “你不是和尚又是什么東西。。”

    好吧,周淮安摸了摸頭皮才想起來與對方油膩膩的發髻不同,自己在醫療隊里行走的時候,出于熱帶衛生

    上的考慮可是相當勤理發的。再看看自己這一身搭肩的半掛裹身布,似乎還真有點南亞大陸上苦行僧的味

    道,頓時有些無語了。

    “其實。。。”

    周懷安覺得還可以努力挽救/辯白一下。

    “看你還有幾分慈悲心,想不想吃點好的。。”

    看起來有點未老先衰的灰毛頭領,就不由分說的揮手強勢打斷他道。

    “爺姑且給你個管飽的機會。。。”

    聽到這話周淮安暗示改變了主意,而默默閉上了嘴吧。

    “看你這和尚倒也生的高大壯實,怕不是那家的大寺的弟子,往日里吃的也不少吧。。”

    “會唱經不,待會給俺來短超度往生的。。”

    “前頭死的人多了,也是晦氣。。”

    “隨便念點什么也好,讓兄弟們安心點、、”

    他神神叨叨的念了一大堆,眼睛就一直盯在周淮安的身上,卻是一副根本不容拒絕的表情。

    “當然了,也不會白使喚你的”

    “大將軍有令要善待漢家百姓,就算你是出家人也是一般的。。”

    “當然那些藩僧就不一樣了,胡兒都該去死。。”

    “只要能讓俺兄弟們滿意,等閑吃飽算不上事兒。。”

    “保不準兒還有獎賞一二了。。”

    好容易才在對方的滔滔不絕中,找到個插口的機會和間隙。

    “卻不知,。。恩。。貴官您怎么稱呼”

    周淮安也只能摸著腦袋暫且俯首下來,對著這個比自己矮一截的頭目道。

    “貴啥子官啊,俺姓柴,單名個平,叫俺柴校尉好了了。。”

    這么有一句沒一句的攀談過來,對方雖然看起來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態度,但是眼中偶然凜凜煞氣,卻讓人

    隱約覺得并不是能夠隨便糊弄或者說好像與的角色。

    跟著這位騎著一匹棗紅大馬的柴校尉,還有兩名緊緊相隨而將周淮安包夾在個中的年長護兵,走出了一段

    時距離之后,那些斷斷續續遮擋住視線,青山綠野的城外丘陵風光突然就迅速消失了,

    只剩下展現在周淮安眼前令人震驚的一幕;如倒卷烏云般漫天飛舞的鴉鷲,橫七豎八堆疊錯落的尸骸,還

    有林立摧折的兵器,傾倒的車馬與木柵,鋪滿了這廣州城外的曠野之中,就像是斑駁暗色的海潮過后殘留

    物一般,淹沒了視野當中各種山丘、坡地、灌叢與田野。

    這就是廣州城外留下的戰場么。

    而在更遠處,幾片人聲鼎沸而塵囂直上的大型營地,就簇立在珠江之畔而不斷有形形色色的隊伍出入往來

    著,其中還間雜著三五飛馳而過的戰馬和騎兵。

    而來自城中的車隊從各處城門蜿蜒而出之后,就全部匯集到了這里,而在這幾片營地當中最為顯眼的無疑

    就是一只鶴立雞群一般,高過所有顏色雜亂的林立旗幟一大截的土黃色大纛,以及垂掛在旁的兩面豎條大

    旗,

    遠遠望過去,其中一面寫著“沖天大將軍黃”的斗大黑字,另一面大旗上則是朱色的“百萬義軍都統”;

    難道這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黃巢,黃沖天所在么,周淮安不禁在心里猜測起來。

    一小木盆帶著焦黑鍋巴底的剩飯,上面撒點黑乎乎的咸菜碎,就是對方所說的一頓飽飯了;雖然是基本沒

    有怎么脫殼和舂磨過的泛黃糙米飯,還帶著不少燒糊和夾生的谷粒,嚼在嘴里對牙齒和口腔委實是一種粗

    糲的考驗,但是相對在黑叔叔的部落里吃到過的泥巴大餅和酸漿團子,就不再是那么難以接受和下口的事

    情了。

    這一度讓他想起了在醫療隊里,某次因為暴雨導致的泥石流而被困了三天三夜,差不多把身邊牙膏在內的

    一切東西都吃光之后,救援隊才到來而吃上一碗最簡單開水泡面餅的滋味和心情。

    很快就被周淮安給連抓帶舀的一掃而空,連黏附的鍋巴殘渣都刮下來,然后只覺得空癟的肚子才剛剛填了

    一個半飽而已,甚至意猶未盡的摸了摸肚子之后就連一個飽嗝都沒法打出來;而正在邊上觀看的柴校尉也

    微微變了顏色。

    “好你個能吃的和尚。。”

    “這可是足給五到七人的飯食啊。。”

    “接下來,就看你值不值得費這么多人的飯量了,,”

    半響之后,他就被領到了一處倉促搭蓋起來靈棚和香案面前,一些諸如木魚、磐、磬之類的法器,就亂七八糟得丟在地上沒人收拾過呢,上面還有幾點疑似嘔吐物的濺痕和可疑的深色污漬。

    好吧,對方一定是故意的吧,周淮安不禁心道。剛讓吃完一頓稍微果腹的飯,連個消食的機會都不給就拉到這戰場中來了,近距離飽受一番這種“色香味”俱全的當面沖擊。

    不過,在非洲行走的時候,周淮安已經直接或是間接的見過了不少,饑荒和戰火所造就的人間慘劇,也知道了許多根源和內幕的所在;對此也已經不是那么的特別反應激烈,而只剩下最基本人道主義情結上的感傷和觸動了。

    然而,這落在那位自覺有些來歷的灰頭柴校尉眼中,卻又是另一番的感受和評價了;至少對方身上這種不動形色而發自由心的悲天憫人意味,恰如一個高僧大德的城府和氣度,只是年紀上有些過于輕了。

    “又拉來一個。。到底行不”

    “至少沒有當場吐出來,應該可以湊合把。。”

    “前面你已經拉過好幾個,都吐得死去活來的。”

    “哪怕用刀槍逼著也沒法維持下去了,”

    隱隱聽著不遠處細碎的討論聲,借著這個等候和布置的機會,周淮安暗自仔細打量了一番周圍的環境,同時也是尋覓可能用來逃跑的路線和躲避藏身的地方。

    只見靈棚雖在這片戰場當中的陣亡者,大多數是統一皂袍耳帽的官軍;或又是戴笠的鄉兵、土團;間雜著褐衣短衫草鞋的義軍尸體,因為絕大多數都光著頭而只有板結的發髻,所以很容易就被辨認出來。

    而在這些尸體之間,像是一群兀鷲或又是食腐野狗一般衣衫襤褸的潺動人群,正在尸堆上剝去一切可以利

    用的東西,而留下一片又有一片光禿禿的尸體,很快又被密密麻麻的鴉群給覆蓋上去了;

    而遠處的野狗也在某種此起彼伏的號角聲中,慢慢的聚攏過來而咆哮嘶吼著,與吃油光發亮的肥大鴉群展

    開新一輪的爭奪與沖突。這就像是某種分工明確的無形默契一般的。

    在難以形容的怪味混雜當中,有些尸體看起來死了有些時間了,而有些尸體顯然是剛剛被殺死的鮮紅色,

    而且傷創幾乎都在同樣的位置上,倒地的的位置也相對集中和整齊的多,顯然是被后來集體處決掉的。

    然后,就像是驗證了周淮安的猜想,一群鼻青臉腫或是身上帶傷的人,也在哀求和哭哭啼啼的嘈雜聲被驅趕了過來;然后備用刀槍一一的從背后被捅倒、戳翻在,這些臨時挖出來的溝壑里;雖然還有人在染紅的泥濘里痛苦的掙扎,也有人在跌跌撞撞當中想要逃離出去;

    這時有人對著拉開弓箭,但卻被領頭滿臉滄桑的隊官按了下來,

    “節省些箭矢,將來多殺幾個官狗好了。。”

    然后,就見他很快就帶人被緊步追上去,從背后將這些根本跑不遠的幸存者,踢倒在地揮刀砍下頭顱,而血淋淋滴了一地提領了回來,反手丟在那條鋪滿尸體的土溝了。

    “和尚,覺得看過不了么。。”

    那名帶他過來的灰毛柴校尉,突然主動解釋道

    “那可是成大咬,因為災年他爹餓不過偷吃了一條當地秦封翁的狗”

    “回頭全家都被官府的吏給埋了樁子。。”

    “最后,就死剩他這一個被野狗給扒拉出來的。。”

    隨后,周淮安就知道了所謂埋樁子就是活埋的意思,而且是那種為了起到足夠震懾效果和省力氣,直接將頭向下倒埋在土里;然后隨著人慢慢的痛苦窒息而死,失禁的屎尿會因為被封住的體內壓力,而從露出的上端倒噴而出。

    無怪時如此的苦大仇深了,這簡直就是后世教科書上說“階級斗爭與矛盾”的極端表現了;周淮安心中的

    評價和意味頓時有些復雜了,但是臉上還是勉勵維持著某種麻木與呆滯。

    當那些從屬于義軍的尸體,被陸陸續續的分揀出來而逐一擺到了周淮安的面前。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整理了復雜無比的心情,讓自己想起那些令人感動和悲傷的場景和畫面,又變成了抑揚頓挫出口的唱誦聲。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内蒙十一选五预测推荐 玩ag有人赢几十万吗 买双色球的技巧和规律 天涯明月刀游戏能赚钱 865棋牌游戏官网直营 开钓鱼场赚钱 淘宝快3红包是真的吗 天天捕鱼2电视兑换码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白糖期货走势 时时彩选胆杀号技巧 11人足球裁判手势图解 天天捕鱼赢话费双管炮 重庆时时五星开奖走势图 脉动棋牌手机版下载 安康现在什么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