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盛寵醫品夫人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洗腳
    在自家媳婦面前,梁霄那冷面戰神的稱號簡直掉得渣都不剩!

    徐若瑾站起身,睨著他:“就洗一個月的腳,愛賭不賭!”

    梁霄見她有些生氣了,便趕緊哄:“好好好,我媳婦說賭什么就賭什么,絕不食言,你看這樣行不行?”

    徐若瑾的臉色這才好了些:“如今已經是深冬了,這件事情須盡快查出來才好,否則只怕夜長夢多。”

    梁霄將她拉入懷里,有些心疼的顧左右而言她:“你說說你,一來月事就渾身冰冷,到時候咱們去找沐阮,讓他給你好生瞧瞧。該補的就補。”

    徐若瑾打他懷里出來,出了書房就瞧見悠悠正蹲在雪地里扎著馬步,梁八正蹲在一旁拿了個狗尾巴草搗亂,偏悠悠不為所動。

    梁霄走了出來,瞧著那蹲馬步蹲得像模像樣的悠悠笑道:“不愧是我的女兒,你瞧那馬步扎的,當真是穩當。”

    徐若瑾將他拽進了屋里,直皺眉:“你再這么教下去,悠悠該被你教成個女漢子了。”

    梁霄握著她的手,笑道:“我不管悠悠是不是個女漢子,只希望她能夠平平安開開心心的。”

    徐若瑾長長嘆了一聲氣:“我們也護不得她一輩子啊。”

    梁霄握著她的手,笑道:“那咱們就爭取活得長一些,多陪她一些時日。”

    徐若瑾拍開他的手,走了出去:“悠悠,走,娘親帶你去逛街。”

    悠悠紋風不動的蹲著:“娘親,爹爹說了,只要悠悠好好扎馬步,過兩天就可以武刀弄槍了。”

    徐若瑾掃了眼走出來的梁霄:“你看看你!都把悠悠教成什么樣了。”

    梁霄也很是無辜:“這孩子的興趣是習武,我也沒有辦法不是。”

    悠悠有些擔憂的拉著徐若瑾的手,低聲道:“娘親,你不要生爹爹的氣,悠悠是要保護娘親,才要練武的,悠悠還要保護擎兒,保護昕兒呢。”

    梁霄站在一旁點了點頭:“媳婦,關于悠悠要習武保護你這個想法,我當真是一百個支持!如今咱們越發成了別人的眼中盯了,你身旁若是沒個人護著,我實在是不放心。你莫生氣,我看前些日子那幾套新出的衣裳不錯。要不,咱們去買了?”

    悠悠撇了撇嘴:“前些日子你給娘親買過了!都不給悠悠買,悠悠也想像娘親一樣,穿漂亮的新衣裳。”

    梁霄咳了兩聲,摸了摸鼻子:“買過了?那……那今兒去看看有沒有什么首飾……”

    悠悠瞪了眼梁霄,氣道:“爹爹!那日擎兒給悠悠送了兩個大夜明珠,你就去買了幾顆大寶石給娘親了,那個寶石,你也給悠悠玩一下嘛。”

    小姑娘知道她爹疼媳婦兒,可是她也是個幼小的小可愛呀,也需要爹爹的愛護呀。

    梁霄壓根兒沒將悠悠的重點聽進去,他咳了兩聲,牽著徐若瑾的手,悠悠原是在中間的,被梁霄這么一擠就擠到后邊去了。

    “你看要不咱們去買塊地?買個房也行。”

    徐若瑾拍開他的手,氣道:“好生反省反省!悠悠,咱們走。”

    悠悠方才被梁霄忽略了,這會兒正不開心呢,聞言朝梁霄吐了吐舌頭,牽著悠悠的手便出了門。

    梁霄忍不住扶額,瞪了眼梁八:“你愣著干什么?趕緊上去跟著,若是我媳婦有個好歹的,你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梁八身影一竄沒影了。

    梁霄瞧著那母女倆的背影,哭笑不得。

    梁六站在他身旁,低聲道:“主子,可有吩咐。”

    梁霄掃了眼四周,淡道:“你派些人,給我盯三個人,一有風吹草動立刻通知我。”

    梁六狐疑道:“不知是哪三個?”

    梁霄凝著那晴好的天,瞇了瞇眸子:“夜志宇、陸凌楓、還有方子華,切記,此事定要秘密行動,不能讓他們有所察覺。”

    梁六得令,轉身匆匆走了。

    梁霄正在府里忙的風生水起,徐若瑾帶著悠悠坐在馬車里,悠悠看了眼外邊,十分不解:“娘親,你為什么不喊爹爹一塊兒來?”

    徐若瑾替她擦了擦臉:“帶你爹爹來,這不許那不準的,多掃興。自是要咱們母女來好玩些。”

    悠悠眨了眨眼:“可是娘親,爹爹來了,可以給銀子,還可以拎東西呀,可劃算了。”

    徐若瑾掃了眼外邊駕馬車的梁八:“這不是派了個代表來嗎,給錢拎東西的,找他就行。”

    梁八在外邊駕著馬車,冷不丁背后發寒,他搓了搓手,估摸著是穿少了。

    徐若瑾帶著悠悠先去了佳鼎樓看了看生意,又去靈閣看了看酒的出售情況,最后才帶著悠悠去吃好吃的。

    梁霄在府里是左盼右盼的,最后許久也不見人回來,便親自去尋人去了。

    結果在那吃梅花烙的地方尋著了那母女二人,梁八的手里頭拎著一堆東西站在一旁,一看就是在辦置年貨。

    梁霄一出現,悠悠便樂了:“娘親,可以讓爹爹付錢啦。”

    梁霄一臉黑線:“你盼著我來,就是給你們付錢的?”

    悠悠晃著小腦袋,笑盈盈道:“誰讓爹爹惹娘親生氣了。”

    梁霄將手里頭空空的荷包晃了晃:“我的銀錢都在你娘那兒,我可是連私房錢都沒藏過的,你要付錢,問你娘親。”

    站在一旁的梁八有些懵:“主子,那我添錢給郡主買的這些……”能報銷嗎???

    梁霄哦了一句:“辛苦了。你先將東西送回去吧。”

    梁八抱著一堆東西,低聲道:“可是這些東西,我也添錢買了……”

    梁霄拍了拍他的肩:“此事回府再議。”

    梁八只得抱著手里頭的東西匆匆走了。

    梁霄拂衣在徐若瑾的身旁坐下,咳了兩聲緩解尷尬:“媳婦,我在府里給你造了一個大驚喜,你見了肯定喜歡。”

    徐若瑾低頭,默默吃著自個的東西,悠悠打量著這兩個人,好一會兒才道:“娘親,爹爹說要給你一個大驚喜呢。”

    徐若瑾低頭吃著東西,抬頭看了眼梁霄,梁霄坐得端正,瞧著徐若瑾的目光就像是個做錯了事的孩子。

    徐若瑾擱了碗筷,牽起悠悠的手便走,梁霄忙付了錢要跟著走,徐若瑾轉身瞧著他,笑意讓梁霄有些發毛。

    悠悠在一旁添油加醋:“娘親,爹爹方才還說沒錢呢,爹爹肯定藏私房錢了。”

    梁霄忍不住扶額,他到底養了個什么樣的小棉襖?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