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獨寵萌妃 > 第520章 逢生緣來初遇雪6
    陸逢生知道這些人都不相信自己,對此他一點也不在乎,也不擔心那小丫頭逃跑。她就算跑的再遠,他也有辦法可以快速找到她。

    一刻鐘過去,進入包子鋪的人都還沒有出來。在外面等待的人不禁開始覺得有些奇怪,開始相互討論。他們怎么這么久都還沒有出來。

    只是吃個包子,用不了這么長的時間吧?

    “我說你們就別再互相猜了,猜來猜去也猜不到原因,直接讓一個人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們這么多人,少一個我也跑不了的。”陸逢生這時在邊上提醒了一句。

    不得不說,他這話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

    如此,他們之中便分出去了一個,到包子鋪里去查看情況。那人進去的時候還好好的,可是等他再出來的時候,整個人看起來卻變得有些慌張。

    “不、不好了!”那人急急巴巴的說出來這么一句,眾人一聽便輪著問道:“什么不好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倒是把話說清楚啊!”

    “就是啊!”

    在一群人的追問下,那人趕緊咽下了口水,然后跟他們說起鋪子里的情況:“包子鋪里的人都暈過去了,我怎么喊都喊不醒他們,那個小姑娘也不見了!”

    “什么?!”

    眾人皆是吃了一驚,也管不上要看著陸逢生了,全部走進了那間包子鋪,果然看到鋪子里的掌柜和伙計,還有那大漢大媽都暈倒在了地上。

    “這么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大家伙都被這一幕驚到了,緊接著他們便過去試著叫醒其中一個人,可是不管他們怎么搖怎么喊都好,躺在地上的人都是一動不動的。

    “他們這到底是怎么了?該不會是撞邪了吧!”

    由于他們怎么叫都叫不醒,可這些人卻還都有呼吸,看起來也像是睡著了一般!如此的詭異,讓他們不禁聯想他們是不是撞上了什么東西。

    陸逢生這時候也跟著從后面走進來,一進鋪子就聞到了一股極淡極淡,幾乎察覺不到的辛辣氣味,讓他頓時皺起了眉頭。

    “他們是中了迷香,你們這么叫是叫不醒他們的,讓我來試試吧。”看著他們這么東猜西想的,陸逢生無奈的走上前去說了句。

    見他竟然沒有趁著這功夫逃走,眾人對他的印象比之前好了許多。聽他說有辦法能讓地上的人醒過來,大家心中雖然還抱有懷疑,卻也沒有阻攔他過來查看。

    在他們懷疑的眼神下,陸逢生來到了倒在地上的幾人只見,最后從袖子里抽出來一根細長的銀針,快速地各自在他們的鼻尖上扎了一下。

    看著他們被扎的位置都冒出了一小點的血珠,他這才又將針收了起來,然后站起來看向身后那些看得一頭霧水的人,平靜說道:“好了,現在你們可以叫醒他們了。”

    幾人面面相窺了一下,最后他們其中的兩人抱著嘗試的心態,過去叫了一下那幾個暈過去的人。奇怪的是,這次他們才喊了一遍,地上的人就先后地蘇醒了過來。

    這、這也太神奇了吧?

    等幾個人人醒過來之后,他們馬上就詢問起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一開始那個大漢和大娘都有些迷糊,等后來稍微的緩過神之后,才想起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他們帶著那小姑娘進來,點了包子給她之后,她吃到一半忽然就用手一晃,也不知道是灑了些什么東西的粉末,白色的帶著一股刺鼻的味道,讓他們一聞就暈了過去。

    包子鋪的老板和伙計都看到了那一幕,便過去攔住女孩詢問情況,結果卻被她用同樣的方法給放倒了。而在那之后發生的事情,他們就全都不知道了。

    聽完了他們的描述,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陸逢生并不是什么人販子,是他們冤枉了人家!真難為人家非但不記仇,剛才還幫他們,真是讓他們心中不禁感到十分抱歉。

    “那個,小伙子啊,實在是對不起,我們之前錯怪你了,還希望你別往心里去啊!”那大漢有些尷尬地撓著頭,向陸逢生道著歉。

    大漢的模樣看起來雖然嚇人,但內心似乎也不是那么兇狠嘛!果然還是人不可貌相呢!

    他們之中看起來最兇的人都道歉了,其他人便也紛紛附和著說道:“是啊是啊,我們也實在是沒想到,這么小的孩子也會撒謊!”

    “唉!看來這以后啊,連孩子的話都不能輕易相信了。”

    “就是!”

    “不過,那小姑娘和你又是什么關系呢...”

    話語中傳來了疑惑的聲音,陸逢生聞聲看了他們一眼,只見他們此刻都用困惑的目光望著自己,于是他心中計謀一起,便對他們說:“她...她其實是我的妹妹!”

    “你的妹妹?”大家顯然被他這個回答驚到了,實在沒想到他們竟然會是兄妹!不過之后他們很快又釋然了。

    那小姑娘能一下子迷倒他們,這個少年卻能馬上讓他們又醒過來,可見他們兩個都是有這種本事的人!如今要說他們兩個是兄妹,倒也說得過去。

    見他們都似乎已經相信了自己的話,陸逢生頓了頓又接著跟他們說道:“是啊,她是我的小妹!我家妹子生性頑劣,時常到處惹禍,我這個做兄長的,只能出來將她抓回去了。”

    “唉!有這么一個淘氣的妹子,也是夠讓人操心的。”

    陸逢生聞言笑了笑不做回應,隨后便跟眾人告辭道:“這兒也沒什么事情了,在下也要去找我家那調皮的妹子,就此先告辭了。”

    最后向大家微微鞠了一躬,他便轉身走出了包子鋪。

    出來回頭瞥了眼身后,他眼底浮現出一絲狡黠的目光,然后又將袖子里藏著的荷包拿了出來。掂了掂荷包里面的東西,緊接著他便朝著前面大步離開了。

    “癢死了癢死了!”

    另一邊的小女孩從包子鋪后門逃出來之后,就一路沿著小路離開,越是這么走著,她脖子上中毒的地方就越是癢,讓她忍不住用手去撓,可是卻越撓越癢!

    蟲毒還在繼續擴散中,癢的地方也從脖子慢慢蔓延到肩膀和胳膊,并且已經向身上擴散了。此時的她,已經癢的不得撓下來一層皮了!

    “好癢啊!死混蛋把我的解藥都搶走了,沒有解藥解毒,這癢還要持續三天!這下可怎么熬呀!”女孩蹲在墻角下,一邊撓一邊說著。

    要她就這樣熬三天,等毒性自己消退下去,那簡直比直接殺了她還要讓她難受!

    “不行,我要想辦法把我的東西拿回來!”

    最后她還是決定回去找陸逢生,把自己的東西全都拿回來!不過,這回去是要回去,但是卻不能讓他發現自己,要偷偷地把東西拿回來。

    做好決定之后,她便轉身往回去的方向走去。

    陸逢生離開包子鋪就直接回了緣來客棧,看到江義竟然還在原來的位置坐著,便走過去坐下說道:“我說江大人,你還在這守著呢?”

    離自己出去再回來,少說也有一個多時辰了!來吃午飯的人都不知道換了幾波了,他居然還能在這里坐著!陸逢生真是有些佩服他的耐心了!

    江義聞言瞥了回來的人一眼,說道:“既然說了是來查案的,這點耐心自然是要有的!要不然怎么能等到罪犯呢?”

    “哦,那你在這里等了那么久,等到什么了?”

    “...沒有。”江義悶悶的吐出來兩個字,后者聽見他這話,再加上他這一臉郁悶的樣子,一下子沒忍住就‘噗’的一下笑了出來。

    “哈哈哈...”

    江義對他這反應明顯不太滿意,便黑著一張臉說道:“你還笑,雖然沒等到那下毒的人,起碼我也在這里等了半天了!你呢?還說來幫我找兇手,剛才那半天去哪兒了?”

    陸逢生知道江義一定是認為自己閑不住,所以才在中途就跑出去了。

    雖然如此,他心里也不氣惱,只是自顧自的拿起茶壺為自己倒了杯茶,慢悠悠的說道:“你以為今天中午沒人中毒,是因為那下毒者午睡忘記了?”

    “你的意思是...你找到那個人,跟他交手了?”江義眼底頓時亮起了神采,一瞬不轉地盯著他問。

    今天沒有發現有人中毒,他就已經覺得有些奇怪了。也曾懷疑是不是自己暴露了,被那兇手知道自己在等著抓他,所以才沒有出手。

    可是仔細一想,這樣的可能性又不大,便又馬上打消了這個懷疑。

    不過除了這個原因以外,他也實在想不到是因為什么了!但現如今聽陸逢生這么一說,他頓時便想到了這點,心中的疑惑一下就解開了。

    陸逢生沒有急著回答他的問題,喝了口水之后才說道:“嗯,交過手了,我還把她給抓住了呢!”

    聽說他抓住了那人,江義心中更是高興,正要問他人在那里的時候,卻又聽他悠悠說道:“不過可惜呀,后來又讓她給跑了。”

    雖然他嘴里說著可惜,可是他的表情看起來卻一點可惜的樣子都沒有,反道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好似這件事情不是發生在他身上的一樣。

    “什么!又讓他跑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