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獨寵萌妃 > 第504章 墨銀月身亡
    坐下來之后,云汐便讓人送了兩杯花茶以及點心上來,兩人就這樣在房里喝著茶聊了一會,待她們再從醉香樓出去時,街上的人都已經散的七七八八了。

    見此,云汐先是將林子音送回了云府,然后才回到了平王府。

    一進府門,遠遠地她就看到金鳳跟刑羽辰,此時正在院子里打鬧。看到這一幕,她不禁將一直待在府里的小小叫過來問道:“刑羽辰是什么時候過來的?”

    “回王妃,您出去沒一會邢姑娘就把他送來了!說是這幾天要托我們平王府照顧他幾天。”小小解釋道。

    因為云汐之前沒有提過這件事,刑羽心送他過來的時候,小小還猶豫著要不要將人留下來,可是刑羽心卻并沒有問王府能不能幫他照顧人,將刑羽辰送到這里便離開了。

    看著刑羽心丟下人就離開了,小小只覺得十分無奈,但之后見刑羽辰一直跟金鳳在一塊,也沒弄出什么狀況來,她便也由著他們去了。

    聽完了小小的解釋,云汐明白的點了點頭,也沒去跟院中的刑羽辰打招呼,直接就帶著兩個丫鬟回房間了。

    回房后先看了下交給奶娘照看的孩子,見孩子已經被哄睡著了,她才又出了房間往藥房而去。

    來到藥房,她馬上就找到了之前,在烽火村采回來那株赤練羅剎,雙手帶著特制的蠶絲手套拿著它,舉到眼前仔細地看了一下,然后就來到房內的桌旁坐了下來。

    之前一直答應了金鳳,要制出解藥治好刑羽辰的病,可是這些日子一直都被一些麻煩事圍繞,她差點就忘記這件事了,剛才看到他們在外打鬧,這才想起了此事。

    如是,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除了去照看孩子以外,其余的時間云汐都在藥房里配制解藥。如此日復一日,很快小半月便過去了...

    凌無影軍隊一行用了數天時間,到達了里南越大軍百里內的城鎮之中,在城內駐扎了下來,形成一道強有力的防守!

    接下來的日子里,兩軍也曾有有過幾次交手,但卻未能見到領軍的凌無鉞...

    云汐每隔幾天都會收到前方傳來的消息,凌無影也會不時寫書信讓信鴿送回王府,好讓牽掛他的人能夠時時知道自己的情況,不至于太過擔心。

    四月中的一天上午,經過小半月的努力研究,云汐終于配制出了能解蘿腥草毒的解藥,但是她卻不能馬上給刑羽辰服下這種解藥。

    因為這解藥雖然能解他的毒,但它畢竟是用本身就有帶劇毒的赤練羅剎配出來的,所以也有一定的危險程度在里面,一但失敗,解毒不成還會讓他中另一種毒!

    正是因為如此,云汐才覺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只能看著眼前的透明藥瓶,抱著手臂坐在椅子上發呆,也不知道是在想著些什么。

    “王妃,這就是能解刑公子毒的解藥嗎?”看著自家王妃一直盯著桌上的藥瓶,半天都沒有說一句話,小小終于忍不住問了一句。

    聽到小小的疑問,云汐只是輕輕地“嗯”了一句,卻依舊沒有轉開目光。見此情形,小小更是不解道:“既然已經配出了解藥,那就馬上拿去給刑公子服下吧!”

    這些日子看著王妃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藥房里,一心為刑羽辰研究解毒方法,如今好不容易終于配好了解藥,小小實在是不明白,為什么王妃看起來卻好像更加嚴肅了呢?

    云汐這時瞥了她一眼,道:“解藥好了我還會想不到給刑羽辰服下嗎?只是這解藥...現在能不能給他吃還是個問題...”

    “為什么不能給他吃啊?”小小歪著腦袋不明白的問道,結果卻見椅子上的人嘆息了一聲:“唉!這藥是能解毒,但它同時也是一味毒藥呀!”

    “現在給他服下解藥,說白了就是賭博,賭贏了自然是皆大歡喜,要是賭輸了...”后面的話云汐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小小也能知道她想表達的是什么。

    “那王妃...”小小這時正想說什么,可是話剛說出口,一名影衛忽然匆匆來到了屋外稟報道:“王妃,屬下有急事稟報!”

    屋子的門并沒有關閉,云汐聽到這句往外一看,一眼就看見了跪在門外的人,聽出他的語氣帶著幾分嚴謹,她便望著門外問道:“出什么事了?”

    “回稟王妃,關在地牢中的墨銀月,忽然暴斃了!”

    “什么?”

    聽說墨銀月暴斃了,云汐不敢相信地睜大了眼睛,緊接著就起身快步的踱出了門外,越過那名影衛,急匆匆地往地牢的方向而去。

    來到地牢之中,很快就找到了關押墨銀月的那間牢房。

    待看到躺在地上雙眼突出,神情扭曲,死相極為恐怖的墨銀月之后,云汐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半響過后才想起來讓人打開牢門,然后進去查看她的死因。

    小小跟著云汐一塊來,看到這樣的場景差點就嚇得尖叫出來!心里雖然很害怕,但她還是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跟著自家王妃走了進去,查看里面的尸體。

    仔細檢查了一下,云汐發現她身上有好幾處地方,都顯露出了一些細小的紅色紋路,看起來就跟身體里的血管一樣!特別是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布滿了紅色的經絡。

    “這幾天她有什么異樣的情況出現嗎?”這話是云汐問在此看守的影衛的。

    影衛聽到后立即回道:“回王妃,并沒有什么一樣!從將她關在這里之后,她每天就只是靜靜的坐在同一個地方,從來都不說話,也很少看到她動。”

    若不是因為每天送來的飯菜,到收碗的時候都會變成空的,他們真的會以為她其實早就死了!

    聽完影衛的一番簡述,確實沒有任何的異樣!這地牢十分隱蔽,又有那么多影衛暗中看守,外人也不可能進入到這里,那這墨銀月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恍然間,云汐看見她的手臂上,好像印有什么東西,于是便抓起她的胳膊來拉起袖子一看,結果看到的竟然是一個個用牙咬出來的傷口!

    看到這里,云汐終于像是明白了什么。

    墨銀月之前就一直在食用小孩的血液,怕是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維持她的生命!而來到王府以后,她2已經那么久都沒有進食鮮血了...

    靠小孩新鮮血液才能維持生命的她,這些日子應該都是在強忍著飲血的沖動,但最終還是因為熬不住了,所以才會用咬自己隔壁的舉動,來壓制住自己的魔性!

    “看來他最終也還是有醒悟的...”喃喃的說了這么一句,云汐最終起身離開了牢房,并讓人將墨銀月的尸體帶出去,找個地方火化掉...

    也是將墨銀月的尸首處理完,影衛捧著一盒骨灰回來,問她該如何處理的時候,云汐才終于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從始至終她都只知道墨銀月入了入魔,但是卻從來沒讓人去查過,國公府的人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情!之前好像也從未聽說過,墨國公府傳出任何有關墨銀月的事情...

    “王妃,這個到底要如何處理呀?”

    影衛還捧著盒子等待著王妃下達命令,結果云汐卻自己進入了思緒,小小見勢,只好湊到她的耳邊,輕聲詢問將她喚回了神來。

    云汐回神后,先是看了眼那木制的骨灰盒,緊接著便對那影衛說道:“這個就先擱下吧,到時我自會讓人處理掉。”

    影衛應了一聲,緊接著云汐便讓素梅將那盒子收了起來。

    轉眼平王帶兵出征已半月有余,前線頻頻地傳來戰報!雖然并沒有什么好消息,卻也沒有壞消息,這沒有壞消息就等同于是好消息了!

    今時今日,長安城內上至眾位高官大臣,下至平民百姓,都覺得只要有平王爺在前方駐守著,大家伙就仿佛是吃了定心丸一樣安穩。

    “二小姐,我們都出來一上午了,是不是該回去了?”

    大街上,墨國公府的馬車在路上緩緩地行使而過,馬車內坐著的正是國公府二小姐,墨憐星!

    聽到身邊丫鬟的話,墨憐星掀開馬車的窗簾往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品齋的大招牌,便對駕馬車的車夫說道:“先去一品齋那邊。”

    “是!”車夫回頭應聲,緊接著就拉著馬韁將馬車趕到了一品齋門口。

    待馬車停下來之后,墨憐星便扶著車壁從里面鉆了出來。隨后待丫鬟先下去之后,她才在丫鬟的攙扶下,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是二小姐啊!您已經好久沒來一品齋用過膳了,今天是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簡直是稀客啊!快請進!”

    墨憐星一走進去,一品齋的掌柜就眼尖的認出了她來,連忙上前將人往里邊迎,可是墨銀月卻笑著搖了搖頭說:“掌柜,這次我不是來你這兒用膳的。”

    “啊?那您這是...”

    掌柜的看著她,眼中寫滿了不明白,然而她卻打量著一品齋內桌上擺放的糕點,緩緩說道:“我是想在你這買些糕點,我要帶回去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