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獨寵萌妃 > 第455章 哪有流口水
    凌無影聽見她的話,本來是想出言安撫她的,可是他的話都還沒有說完,云汐就疼的大叫了一聲,聽的他整顆心都揪了起來!

    至此,他轉頭便著急地看向穩婆,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有沒有辦法可以減輕她的痛苦?”

    正在接生的穩婆聽到這話,頓時就一愣。若是換了其他人這么問,她肯定會罵那個人白癡,生孩子都是要痛一場的,哪里會有什么辦法減輕痛苦!

    但是說這話的人可不是普通百姓,而是堂堂的平王爺!就是借她是個膽子,她也不敢對平王爺說那些話呀!

    “這、這生孩子本就是如此,這又不是什么病痛,是沒有辦法減輕疼痛的!等一會孩子生下來就好了...”穩婆滿臉為難的說道。

    聽到這話,凌無影就是再心疼云汐也沒了辦法,只好緊緊地握住云汐的手,恨不得將自己的力量全都分給她,讓她能快點擺脫這些痛苦。

    “啊--凌...凌無影...”

    云汐大叫,喊著他的名字,凌無影聽到后連忙伸手去撫在她的臉上,應道:“我在,汐兒,我在這里...”

    “我好痛、真的好痛...都、都怪你!”云汐疼得不行,開始把責任都推給了身邊的男人,而聽到她這話,凌無影也應和著:“是是是,都怪我,都怪我!”

    “汐兒,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讓你受了那么多的苦!”他現在也很內疚,若是早知道生孩子會給她帶來這么大的痛苦,他寧可不要孩子!

    他實在是不忍心,不舍得讓他的汐兒,受這么多的折磨啊!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過去,房里不斷傳出云汐的叫聲!與此同時,外面的情況也并不比里面好多少,甚至比房里的情況還要讓人著急一些。

    金鳳之前被紅衣女子重創,此時正昏迷不醒,只吊著一口氣,好像隨時都會斷掉一樣。

    這樣的情形可是把刑羽辰給嚇壞了,便抱著她不停地喊著她的名字,凌梓涵見他搖晃著她的身子,連忙就出言制止道:“你不要這樣搖她!”

    “她受的傷不輕,你這么晃她不但不能把她叫醒,還可能會加重她的傷勢的!”

    聽凌梓涵這么一說,刑羽辰馬上就不敢再動懷里的人了,忙問道:“那、那現在我該怎么做?我不要金鳳死,羽辰不要金鳳死!”

    看著他這么著急的樣子,凌梓涵正要說讓他先把金鳳抬回去屋子里去,結果就是這時,之前出去的白影卻回來了!

    見眾人都這般狼狽,他的臉色頓時便沉了下來,緊接著就快步走過去問道:“這里發生什么事了?金鳳怎么弄成這個樣子?”

    說到這里,他心中猛然想起,剛才自己返回來的時候,曾看到一個紅色的人影離去!難道這里變成這樣,跟那抹影子有關?

    白影心中正想著,凌梓涵這時就著急的對他說:“你先別問這里發生了什么,趕緊看看金鳳怎么了吧!她剛才被打傷了,也不知道傷勢到底有多重。”

    “這外面風寒雪重的,還是先將人抬進屋子里再說吧!”白影還沒有回話,剛剛才自己掙脫禁錮的沈默就出言提醒了一句。

    聽見他的提醒,凌梓涵才想起來,之前自己就是要跟刑羽辰說這件事,于是連忙過去幫著刑羽辰一起,小心翼翼地將金鳳送回了房里。

    走在路上,白影正好奇怎么不見云汐,跟在一旁的沈默就將他離開后發生的事情,全部都說了一遍。如此他便明白了自己走后都發生了什么。

    一路來到房間,兩人輕輕地將金鳳放到了床上平躺好,然后凌梓涵就拉著戀在床邊的刑羽辰走開了。至此,白影便走了過去,仔細地檢查一下金鳳的傷勢。

    將兩根手指搭在她手腕的脈搏上,不過一會的時間,他的神情就變得凝重了起來。

    “怎么了?金鳳的傷勢很嚴重嗎?”見他的表情不對,待他將手收回來后,凌梓涵馬上就過去問了一句。

    白影回頭看了她一眼,又暼向了同樣著急擔心的刑羽辰,最后說道:“她的五臟六腑都被震傷了,若不及時醫治的話,恐怕熬不過去。”

    “那還猶豫什么?你趕緊趕緊醫治她啊!”凌梓涵立即說道,不太明白現在情況都這么緊急了,白影為什么還磨蹭著不馬上救人!

    對于她的著急,白影卻是沖她翻了個白眼:“能救的話我會不馬上救她嗎?問題現在是沒有能救她的那位藥啊!沒藥你讓我怎么醫?”

    “你需要要什么藥?我馬上就讓下人們去找!”凌梓涵這么一說,刑羽辰也走到他面前,滿臉認真的說道:“天火教什么藥都有,你說,羽辰去找給你!”

    看了眼擋在自己面前的兩人,白影頓了一下就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去,并說道:“我知道你們天火教有很多珍貴的藥材,但是這味藥普通人是找不到的!”

    “你說了那么多,還是沒有說到底是什么藥!”凌梓涵明顯變得不耐煩,心想就算那藥再難找,也要試一試才知道能不能找到吧?!

    感覺到她的不耐煩,白影也不再猶豫,在桌旁坐下來跟他們說道:“這味藥就是赤心子的心頭血!”

    “赤心子?”凌梓涵的眼中布滿了疑惑,忍不住又問道:“什么是赤心子?”

    “說白了,赤心子就是一個人!這種人從降生開始,心臟便如同一團火焰一般灼熱,體溫常年異于常人。”說到這里,他停下來看了眼眼前的人。

    “現在能救金鳳的,只有赤心子的心頭血!可是這赤心子只在幾百年前出現過,如今那人早就已經尸骨無存了!又如何能找到?”

    聽完了他說的這些話,凌梓涵一顆心頓時沉了下來。刑羽辰雖然聽不太懂白影說的這些話,卻也能明白找不到赤心子就救不了金鳳!

    如此一來,他不禁又急了起來:“你不是好大夫,所以才救不了小金風,我要送小金風去找云姐姐!”說罷,他就沖到床邊,打算將她抱起來。

    “她傷的那么重,你盡管動她好了!我保證你現在一動,她馬上就咽氣!”白影起來拉住了要過去阻攔刑羽辰的凌梓涵,冷靜地沖那邊說道。

    果然,他這么一說,刑羽辰真的就不敢懂床上躺著的人了。

    他是著急要把金鳳送去給云汐救治,可他更怕金鳳會因為自己的魯莽而遭受不測!如是,他只能按耐了下來,回頭看向了白影。

    好似沒有留意到他的目光,白影轉頭就看向了凌梓涵,說道:“涵涵,你去讓沈默找幾朵百年雪蓮來,我先想辦法為金鳳暫時保住命脈。”

    “好!”凌梓涵點頭應了一句,然后就轉身跑出去找沈默,只留下了白影,還有靜靜守在床邊的刑羽辰,看著昏迷不醒的金鳳。

    最后白影用從沈默那拿來的雪蓮還有法術,暫時護住了金鳳的心脈,讓她短時間內不會再出現什么差錯,然后就跟凌梓涵離開了房間,去往另一方云汐所在的院落。

    本來他是想去看看云汐的情況如何,孩子生下來沒有,結果就在他們兩人走到半路的時候,天空忽然又出現了一片異象!

    只見一道銀色的流光劃過天際,直往云汐房間的屋頂而去!見此情形,白影眼底頓時閃過了一道異色,緊接著就加快腳步朝房間那邊跑去。

    “嗚哇...嗚哇哇哇...”

    兩人才來到房門口,就聽見了一陣嬰兒的哭聲,凌梓涵頓時便露出了喜色:“孩子出生了!”

    看著她這歡喜雀躍的樣子,白影忍不住在一旁調侃道:“瞧把你給高興的,好似生了孩子的人是你了一樣!”

    原本正替云汐感到高興的凌梓涵,一聽到他的這番話,表情頓時就僵了一下。隨后轉過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抬腳就朝他踢了過去!

    “我是替云汐姐姐高興好不好!聽聽你說的這是什么話!”

    輕而易舉地躲開了她的腳,退開了一段距離后,白影便環著手回道:“自然是人話啊!我若是說的狼語,你也聽不懂啊!”

    聞此,凌梓涵極為無語地白了他一眼,之后也沒有再跟他說什么,兩步就來到了房門前,透過門縫往里看去。

    趴在門上往里頭看了半天,她卻什么也沒有看到,而這時小小忽然走到門口將門給打開了,看到門外扒著個人,頓時將她給嚇了一跳。

    “啊!”

    小小跟凌梓涵幾乎是同時叫出聲來,屋內的素梅不知道外邊的情況,聽見后小小的驚叫便從里面問了句:“小小你怎么了?”

    “啊?我沒事!”小小扭頭沖里面應道,緊接著便回過頭來,看向神情有些尷尬的凌梓涵:“梓涵小姐,您這是在這...干嘛呢?”

    “還能是干嘛?想看孩子了唄!你要是再不出來,她扒在門口估計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凌梓涵都還沒有說話呢,一旁的白影就悠悠的說了一句。

    聽到他這么說,凌梓涵心中當然不滿意,便狠狠地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壓著聲音說道:“你胡說什么?我哪有要流口水?”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