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獨寵萌妃 > 第318章 做戲
    他們這頓飯,吃了差不多一個時辰,雖然墨銀月與他們坐在一桌,可是這一個時辰以來,她都覺得自己是一件可有可無的擺設,完全被對面的兩人給無視了。

    用過晚膳后,墨銀月本想找機會與凌無影說話,可是他卻對自己愛答不理的,隨意敷衍了她幾句,便帶著云汐離開了。

    無奈,墨銀月便只好跟著下人回到了東院那邊。

    回去看見丫鬟們還在那收拾院子,墨銀月就覺得自己的很大,煩心之下她便跟安嬤嬤交代了一聲,說到別處去走走,然后便獨自往后花園那邊走去。

    夜空中的繁星點點,一顆一顆猶如寶石一樣,閃亮美麗地掛在天上,為這靜默的黑夜里,增添了一份寧靜的美好。

    獨自漫步在這樣寧靜的星夜之中,墨銀月卻是連一點欣賞的心情都沒有,只是失神的想著自己的事情。

    與此同時,凌梓涵跟白影也正在園子里散步,只是還沒有撞見墨銀月而已。

    “唉...”兩人這么走著走著,凌梓涵忽然就嘆息了一聲,然后說道:“現在王府多了個墨銀月,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翼翼的,真是好沒意思啊。”

    聽到這句感嘆,白影正準備跟她說什么,卻突然發現在他們身后不遠,墨銀月正往這邊走過來。

    正因如此,白影馬上就停下腳步拉住了凌梓涵的手腕,然后示意她往身后看。

    凌梓涵也帶著疑惑往后面看了一眼,待看到墨銀月身影后,她頓時又眉頭一皺:“這大晚上的,她不好好待在自己屋子里,跑來這兒干嘛?!”

    她現在是完全忘了,就是因為她給墨銀月安排了一間破舊不堪的屋子,導致現在墨銀月的丫鬟到現在都還在收拾屋子,墨銀月說因為沒地方待,所以才會來這里散步的。

    由于隔了一段距離,墨銀月并沒有聽到凌梓涵說的話,只是走近了一些后,她才隱約的看到,前面好像有兩個人站在那里,于是便加快腳步走了過去。

    見墨銀月似乎發現他們了,白影也顧不上先回復凌梓涵的話,拉起她的手便往一旁快速地走去,避開與墨銀月正面相撞的結果。

    因為知道是后面的墨銀月過來了,所以凌梓涵對白影的舉動凌也沒有覺得奇怪,只是拎著自己的裙擺,小心的看著腳下,快步地跟上他的腳步。

    墨銀月剛才看到兩個人站在前面,結果她這一過來,那兩人便快速的離開了,這讓她不禁覺得有些奇怪,于是便偷偷地跟了上去。

    在后面跟了有一會,墨銀月忽然就覺得,那兩人之中,好像有一道身影是云汐的!這么一想,她便更是加快了腳步,想要跟過去一看究竟。

    白影一直拉著凌梓涵一頓快走,也感覺到后面的墨銀月一直在跟著他們,來到王府的主院中后,他忽然就心思一轉,拉著凌梓涵就躲進了凌無影住的房間里。

    由于凌無影已經被白影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所以這間房現在沒人居住,將凌梓涵帶到房間后,白影便將門給關上反鎖了起來,然后隔著門往外面看了眼。

    凌梓涵跟著白影跑了那么久,早就累了,來到房里后她馬上就坐到了桌前的椅子上,長然后舒了一口氣。

    見白影盯著外面看,她又便開口問了句:“怎么樣?她跟過來了嗎?”

    白影聽到后,繼續往外看了眼便也來到桌旁坐下,回道:“暫時還沒有,就是不知道一會她會不會跟到這邊來。”

    “這個墨銀月也真是太討厭了,弄得我現在都好像是在做賊一樣,整天躲躲藏藏的。”凌梓涵撇了撇嘴角,不高興的說道。

    若是墨銀月不走的話,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十多天,想想凌梓涵就覺得頭疼,恨不得讓人將墨銀月給趕出去。

    聽到凌梓涵的埋怨,白影的嘴角忽然勾起了一道魅惑的弧度,別有意味的對她說道:“我倒不覺得我們像是在做賊,而是...像在私會怕被人發現,哈哈哈...”

    聞此,凌梓涵頓時便掛上了一臉的黑線,最后就朝白影砸了個拳頭過去:“什么叫私會,會不會說話啊你!”

    白影只用一只手就輕松的接住了凌梓涵砸過來的秀拳,對于她的白眼和微怒,他都是以嬉笑相對,最后就用自己的大手掌,包裹住了她的拳頭。

    “小家伙別老是那么大的脾氣嘛,剛才你跟著我躲了那么久,一定也累了吧?還是先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說著,白影就松開了她的拳頭,然后拎起桌上的茶壺倒了杯水遞給她。

    白影從一開始的時候,就很喜歡叫凌梓涵小家伙或者小東西,起初凌梓涵并不喜歡這個稱呼,常常會因為白影這么叫她,而跟他斗起嘴來。

    可后來隨著時間一長,凌梓涵也就慢慢的習慣了。

    接過白影的水來喝了兩口,兩人在房里小坐了一會,最后見墨銀月似乎并沒有過來,凌梓涵就準備出去,回自己的房間去休息。

    可是凌梓涵才來到門口,正準備拉門出去,白影就好像發現了什么,馬上站起來兩步走過去攔住了她。

    “怎...”凌梓涵正準備問他怎么了,可是話才剛說出口,白影就用手捂住她的嘴,然后用眼神指向外面:“看,外面的小尾巴還是跟過來了。”

    白影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使得這句話就只有他們兩人才聽的到。

    聽見他這么說,凌梓涵便轉頭透過門縫往外看去,結果果然就看到墨銀月的身影,這時又來到了門外的走廊里。

    墨銀月本來是一直跟著她院子里看到的那兩道身影的,結果跟了一會她就給跟丟了,最后走著走著,她竟然不知不覺就來到了凌無影的房間外面。

    知道這里是主院,墨銀月便能想到,這應該就是凌無影的房間,原本她是想轉身回去的,可是看到房間里亮著燈,她就又停下了腳步。

    既然房里有燈,那此刻會不會是平王爺在房里呢?這么想著,墨銀月最后便放輕了腳步,走到窗戶那邊,從窗戶往房間里看了進去。

    見此,白影想了想便拉著凌梓涵來到床榻前,再她疑惑發問之前就先將她弄來上去,然后自己再跳上去,將兩邊的床帳都給放了下來。

    “你這是干嘛?”凌梓涵對他做出的舉動有所不解,可她問出來以后,白影卻是對他做了個禁聲的手勢,并示意她看窗戶那邊的人影。

    墨銀月附在窗外,看到房里的帳幔動了下,更加料定里面有人,或許是凌無影,亦或許是凌無影跟云汐在里面。

    最后,墨銀月好似是想到了什么羞人的事情,心跳不自禁地變快了幾分,想立即離開這里,卻又有些猶豫不決。

    雖然隔著一重紗幔,但凌梓涵還是可以看見窗外的人影,可她卻依舊不太明白白影的用意,于是便回過頭來問道:“你到底要做什么,別賣關子了好不好!?”

    至此,白影的嘴角一勾,露出了一個壞壞的笑容:“既然她那么喜歡偷看,那我們何不演出好戲給她看。”

    “演戲?”凌梓涵不懂白影這話的意思,演戲?現在要演什么戲吖?她都不會演戲,也從來都沒有演過戲,這要怎么演嘛!

    見凌梓涵一臉迷茫,白影抬手便對她便勾了勾手指。

    凌梓涵會意,這時側臉將自己的耳朵湊了過去,然后白影便附在她的耳朵上,小聲的說了些什么,等最后凌梓涵聽完了以后,她的一張小臉頓時便漲紅了起來。

    “什...什么?”

    見她睜大了眼睛,白影就對她笑嘻嘻的說道:“干嘛那么大的反應?你就說吧,這出戲你敢不敢跟我演?”

    “我...我不要!”凌梓涵立即別開臉,然后強忍著心跳說道:“我現在就去讓人將她趕走,用不著那么麻煩!”

    說完,凌梓涵便準備掀開紗幔出去,結果卻被白影一把拉住了:“現在墨銀月就在外面盯著,你這么走出去是想被她發現嗎?”

    白影這么一提醒,凌梓涵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并不是云汐的模樣,所以不能被墨銀月給看到。

    如此,凌梓涵只好將自己剛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來,然后看著白影說道:“你快用幻術將我變成云汐姐姐的模樣。”

    聽到她怎么說,白影并沒有馬上施法,而是很正經的跟她說道:“你不是想逼走她嗎?這最好的方法不是當面趕她,而是讓她自己覺得在這里待不下去。”

    “我跟你說啊,你現在越是趕她,反而會讓她更加堅定的要留下來,要想讓她走,就得從她的內心下手,一點點的擊潰她!”

    聽白影說了那么多,凌梓涵雖然沒有完全聽明白,卻也覺得他說的好像有些道理,然后不禁問了句:“那要怎樣由心擊潰她呢?”

    “我剛才跟你說道那個,就是最好的辦法。”

    聞言,凌梓涵又是一臉為難,壓著聲音說道:“這個...難道就不能用別的辦法嗎?”怎么說她也是個姑娘家,又還沒有成親,怎么能做出那種事情來呢...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