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獨寵萌妃 > 第295章 那么的熟悉
    見眾人道賀,皇后這時眼神一轉,卻是笑著說道:“要說這南越巫神也是有真本領的,不光是能煉制出靈丹妙藥,使得皇上一天天的返老還童,占卜術更是靈驗的很。”

    在場的人在這段時間里,也在自家老爺或者父親哪里,聽說過這個巫神的事情,知道他的確是很厲害。

    此時皇后再這么一夸贊,這些小姐們心里都想著,連皇后娘娘都對這巫神贊不絕口,想必那巫神的占卜術是真的很靈驗,要是能請他為自己占卜一掛就好了...

    云汐靜靜的跟方錦瑤坐在一起,心道這皇后娘娘拐彎抹角的說了那么久,現在終現在于是要轉到正題上去了么?

    見眾人果真如自己心中預想那樣,紛紛露出了奢望又不敢貿然請求的表情,皇后這才像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似的,驚呼出口:“哎,對了!”

    聞聲,眾人又齊齊地看向皇了后那邊,卻見她的神色又平復下來,道:“今天讓你們來,雖是說賞桂,可就這樣一直看著滿園的桂花,看久了難免也會有些乏味。”

    “不如這樣,這巫神就在宮中,趁著今天這個機會,本宮這便讓人去將巫神請來,讓你們也能請他為自己占卜,你們覺得如何?”

    皇后這話一出,一眾閨秀的眼里頓時亮起了光彩,就連一直對這事毫不關心的方錦瑤,眼睛里也閃耀著幾分期待。

    巫神的占卜術這么厲害,不知道能不能算出,這幾年她一直在找的那個人,如今究竟在何方呢?

    見此情形,素梅和小小互看了一眼,兩人都是想著,一會那巫神要是真的來了,她們一定要保護好王妃,還有王妃肚子里的小世子!

    兩個丫鬟的小心思,云汐自然是知道的,卻只是用眼角掃了她們一眼。

    皇后的提議一出,眾人紛紛贊同,于是緊接著,皇后便讓一名宮人去將巫神請過來。

    在等待的時候,皇后又笑著轉過來跟云汐說道:“云汐,一會巫神來了,你也過去讓他卜一卦,問問巫神,你何時能有個喜訊。”

    雖然巫神還沒有說這個煞星會是誰,可是皇后心里總覺得,這會跟云汐有關系,也可能是因為她本來就對云汐不喜,所以才會產生這種想法吧!

    對上皇后的眼睛,云汐雖然不能準確的知道皇后此刻心中的想法,卻也能猜到她這這么做的用意。

    盡管如此,云汐最后也恭順的回道:“是,母后。”

    云汐應下來后,皇后便沒有再與她說什么了,只是在轉過臉的時候,眼里掠過了一抹陰謀的神色。

    一刻鐘后,巫神終于被宮人請到了桂園中,走到涼亭外,他便先對皇后行了南越的特殊禮儀:“參見皇后。”

    再一次見到這面具人,云汐的眼里多了幾分懷疑,他到底是不是云少延,現在她也還無法確定。

    面具人進來的時候也看到了云汐,但卻只是用目光快速地一掃,并沒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素梅跟小小相視一眼,對這個面具人打起了十二萬分的警惕,特別是素梅,在聽到面具人說話的聲音后,心頭頓時一跳,然后便憶起了什么。

    這巫神說話的聲音,怎么跟當初自己重傷時,放自己回王府報信那人的聲音那么像呢?

    素梅猜測面具人的身份時,皇后也馬上免了面具人的禮:“巫神快快免禮。”然后就直入了主題。

    “巫神,本宮知道你的占卜術精準無比,所以今天請你來,就是想請你來為眾位千金以及夫人們占卜的。”

    聞此,面具人的目光微微閃動了一下,緊接著就拱手應道:“既是皇后娘娘之命,臣本當是聽從的,只是...”

    見巫神說著就忽然猶豫了下來,皇后馬上又問道:“怎么?巫神可是有什么難處?”

    “實不相瞞,臣的占卜術,一天最多可以用三次,若是卜算的多了,泄露了太多的天機,是會遭到天譴的。”面具人用手指了指上方說道。

    本來眾位小姐心里還想著,一會該請巫神幫自己算什么呢?是姻緣,還是家人平安呢?

    可是現在一聽說巫神每天只能卜三卦,一些家中官位平平的小姐們就都不抱什么希望了,畢竟這里家中官位高的千金有的是,輪到她們卜算的機率實在是太小了。

    如此一來,皇后也有些為難,之前她還夸下海口,說讓巫神給眾人卜算呢,可是巫神現在卻說一天只能卜三卦,也就是說他今天只能給三個人卜算了。

    糾結良久,皇后最終也只好可惜道:“既是如此,也不能讓巫神因此受到天罰,那就從眾人之中選三個人出來吧!”

    說罷,皇后便從眾位閨秀之中,挑選了三個人出來,云汐是一定在其中的,而另外兩個人,則分別是方錦瑤還有墨銀月。

    方錦瑤的名額是她自己跟皇后要來的,最后一個人選,皇后本來是要給洛璃兒的,可是洛璃兒卻說自己現在沒有什么可求的,于是就把這個機會讓給了墨銀月。

    等將人選定好了以后,皇后便問了她們三個誰先來,墨銀月手揪著手絹,猶豫了一下沒有站出來,云汐也不想當這第一個。

    方錦瑤見沒人要先來,想了想便第一個站了出來:“皇后娘娘,我先來吧!”

    看著方錦瑤站出來,皇后神情稍滯了片刻,然后便點頭同意:“也好,那就讓錦瑤先來吧。”

    早在剛才選人的時候,皇后就命人給巫神準備了桌椅,面具人也已經將自己要用的東西,一樣樣的放到了桌子上。

    此時大家都看到,那桌上放置的,有一個刻滿了奇特符號,類似于羅盤一樣的東西,同時還有常用的筆墨紙硯,跟一些刻了奇怪文字的竹簽。

    等巫神將自己的東西準備好后,方錦瑤來到他對面坐了下來。

    “不知郡主要問什么?”巫神先是問道。

    方錦瑤猶豫的想了一下,最后鼓起勇氣說道:“我想問一個人!”

    “郡主要問的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

    面對巫神的問題,方錦瑤卻是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他的名字,那是我很久以前偶然遇到的一個少年,我就是想問問,他如今身在何方?我是否還能再見到他?”

    聽到方錦瑤的提問,眾人之間響起了一陣極輕的嘩然,沒想到這越王郡主向巫神問的,竟是一個只見過一面男子,真是夠大膽直接的。

    云汐這時感到有些驚訝,沒想到足不出戶的方錦瑤,心里原來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就是不知道會是什么人,居然能讓她一見鐘情。

    在場的人都是想法各異,期中有在心中暗自嘲笑方錦瑤的,有覺得她大膽,也有在心里暗暗佩服她的人。

    此時有好些人都在悄悄地交頭接耳,私下的討論著這件事情,皇后見此,頓時臉色一正,然后警示般地掃視了她們一眼,這才讓她們安靜下來。

    方錦瑤對此卻是一點也不在乎,見巫神半響沒有再說什么,她就又緊張的問道:“巫神,是不是不能算啊?”

    “不是。”面具人不緊不慢的否認,然后就將之前備好的筆墨紙硯,推到了方錦瑤的面前:“請郡主在紙上寫下心中所想,并與那少年有關的一字。”

    方錦瑤將筆執起,仔細的想了一下后,便在紙上寫下了一個‘布’字。等她寫好了以后,巫神就將那張紙拿了起來,卷成一卷,塞到了那羅盤的中央的小孔中。

    看著面具人那邊的一舉一動,云汐就覺得,他這卜算的方法,跟當初云少延非常相似,只是那羅盤上雕刻的文字,跟以前的不一樣罷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云汐的目光,那面具人忽然就往她這邊看了一眼。

    雖然只是一瞬,他那雙眼睛里帶著的陰冷與仇恨,也讓云汐心里不由地感到一陣栗粟。

    與此同時,不單是云汐一直在注意著面具人,就連云秀的眼神也落在了他的身上,從他出來以后,就不曾轉移了。

    為什么巫神給自己的感覺,會那么的熟悉?云秀心中十分費解。

    面具人也察覺到還有一道目光一直都停留在自己身上,可是他卻只是掃了云汐一眼就收回了眼神,然后將桌上的竹簽按照規律,一一置入羅盤之中。

    “郡主,一會我會將羅盤啟動,等你覺得差不多的時候,就喊一聲停。”

    將一切的準備就緒后,巫神又提醒了方錦瑤一句,等方錦瑤明白的點點頭后,他便捻決啟動了羅盤。

    羅盤開啟,上面奇怪的文字就以飛快的速度,轉動了起來,看得方錦瑤的眼睛都有些花了。

    不過她也還是謹記著巫神剛才的提醒,等羅盤轉了一會后,她便大喊了一聲停。

    “停!”

    羅盤應聲而止,一支竹簽從羅盤中跳了出來,然后巫神便將那只簽拿起,看了眼上面的古文后,便跟方錦瑤解說了起來。

    “郡主所問的那名少年,如今并不在長安城。”

    “那他在哪里?”方錦瑤迫切的問道,可是巫神卻是搖搖頭。

    “卜卦只能算得其一,并不是事事都能算到的,我所能告訴郡主的,就是你們將來還可能見面。”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