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獨寵萌妃 > 第100章 做錯了什么
    見秋氏此刻已經愣住了,云汐這時就以委屈加期盼的語氣繼續說道:“其實云汐從小一直希望能有娘親的疼愛,若是四姨娘愿意的話,四姨娘今后便是我的娘親!”

    倘若云汐認秋氏為母,那么秋氏就等于是多了個平王府做她的后臺,這可比沈紅的娘家強大太多了!

    云汐能這么幫自己,著實也讓秋氏感到十分的意外,但是她也不敢馬上就應下來,只能是一邊試著將云汐拉起來一邊說道:“王妃快起來吧,秋氏充其量只是一個妾室,怎能受王妃如此大禮!”

    “四姨娘若是不答應,今日云汐便不起來了!”云汐故意用一副小孩子氣的樣子對秋氏說道。

    她知道現在要是不逼秋氏一把的話,秋氏是不好那么直接的答應下來的,所以她便給秋氏一個不得不答應的理由,這樣旁人就算知道,也不敢在外面亂說什么了。

    果然,見云汐不肯起來,秋氏最后也只得無奈的嘆口氣說道:“我秋氏何德何能,能收下像王妃這樣乖巧懂事的女兒,實在也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了!好了王妃,你快起來吧,我答應你便是了。”

    見秋氏終于是答應了,云汐這時就甜甜的一笑,然后也不著急著先起來,而是推開秋氏的手,退開些朝她磕了一個頭:“女兒云汐,拜見娘親!”

    秋氏見云汐竟然對自己將禮數做的如此周全,心里頓時也覺得十分感動,待云汐磕完頭后,她就趕緊過去將云汐給扶了起來。

    云汐站了起來之后,秋氏都還沒有說什么,一旁的云依就走上前扯了扯秋氏的衣服問道:“娘親,為什么五姐也叫你娘親了呢?”

    聞言,秋氏正要作答,云汐就先一步的拉過云依的手跟她說道:“因為我是你的姐姐呀,所以你的娘親就是我的娘親了,六妹覺得這樣好不好呢?”

    聽了云汐的話,云依歪著小腦瓜想了一下,最后就沖云汐高興的點點頭:“好!”

    見云依似乎很喜歡云汐的樣子,秋氏也欣慰的露出了一個微笑,然后便對小梅吩咐道:“小梅,你先把依兒帶到外面去玩吧,我有事情要與王妃說。”

    本來小梅還對剛才發生的這一切有點消化不及,此時聽到秋氏的話,她趕緊就回過神來應了聲:“是。”然后就帶著云依離開了屋子。

    等兩人出去了以后,云汐便對秋氏說道:“娘,以后你就喊我小汐吧!叫王妃可就顯得生分了。”

    云汐這聲‘娘’叫的無比順口,秋氏聽到也是微微的一愣,隨后就與她說道:“這怎么行,你終究也是王妃,叫名字實在不合規矩。”

    “無妨,你現在還是我娘呢!叫名字也沒關系。”云汐笑的暖人,也暖進了秋氏的心里去。

    見云汐的眼神真誠的,秋氏最后也只好妥協道:“好吧,那...小汐,你可有什么好的主意,可以對付那沈紅的。”她讓小梅將云依帶出去,就是要跟云汐商量下,接下來到底該怎么做!

    云依現在還太小,秋氏不想讓云依小小的年紀就接觸這些內院爭斗的事情,雖然她現在這么做是為了在府里生存下去,但她也不愿意讓這些事情影響到云依將來的成長!

    當然,要是真的想讓自己的孩子都健健康康的長大,那她就必須要扳倒沈紅,這樣才能保護好自己的孩子不再被別人傷害。

    云汐聽到秋氏這么問后,頓了會便開始跟她說起了自己的計劃。

    剛開始,秋氏就皺著眉仔細的聽著云汐跟自己說的計劃,等半響過后,她之前皺起的眉頭也漸漸的舒展開來,沒一會她的眼底就染上了一層不一樣的神采。

    最后等云汐將事情全都說清楚了以后,秋氏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小汐,我總覺得你好像和其他的孩子不同,你的心思太過成熟了,想的這些事情甚至要比成人想的都要細膩。”

    聞言,云汐淺淺的一笑:“沒辦法,從小沒了娘親,要是不成熟些,我怕是早就去見我娘了。”

    云汐這話說的云淡風輕,可是秋氏聽了只覺得一陣心酸。

    她如今也是兩個孩子的娘了,自然明白其中的苦澀,如今有自己在,她兩個孩子的一切還稍微的有所保障,可是云汐三歲的時候柳氏就不在了,這些年來云汐會是怎么熬下來,她也是想的出幾分的。

    不過所幸的是,云汐是個女孩,對沈紅來說是沒什么危害的,所以她才得以在這云府里生活下來。而如今她也已經嫁入了平王府,以后就不必再擔心會被沈紅折磨了。

    見秋氏看著自己的眼神里有著一絲憐憫和欣慰,云汐也大概的猜到了她心里在想什么,隨后也不再多說什么,開始逗起了秋氏懷里的孩子。

    其實云汐能看的出來,秋氏的心計并不比沈紅淺多少,只是她之前想的太多,心里所擔心的東西也太多了,所以才會一直被困在這個角落里無法出頭。

    可是一味地只知道逃避,換來的并不是安寧與平靜,只會讓別人覺得你好欺負,然后變本加厲的來折磨你!

    好在秋氏現在都已經想通了,以后自己再出出主意幫她一把,要將秋氏扶上正位,只是一個時間的問題而已。

    把孩子身上的衣服都換下來以后,秋氏就找了一塊棉布將他給包起來了,如今他也不再哭了,只是身上長的東西還得趕緊找藥來給他治治才行。

    想到這里,云汐又偷偷的拿出了那個傳音哨來看了眼,然后就跟秋氏說道:“三弟身上長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得找些藥來給他涂抹一下,娘您先在這等著,我去去就來。”說完她便起身離去。

    秋氏看著她出去,本想問她去哪里找藥的,如果是去云府的藥鋪拿的話,那肯定會被沈紅知道的!可是秋氏剛想叫住云汐,云汐就已經快速的小跑了出去。

    見人都已經走了,而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也不適合追上去,于是秋氏到最后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罷了,云汐的心思本就比較成熟,自己能想到的事情,她應該也能想的到,還是由她去吧,畢竟羽兒現在也的確需要藥物來治療,云汐若是真的能把藥拿來,那就再好不過了。

    ......

    “喂,你還打算把我扣在這多久啊?!”

    白影被邵青帶走了以后,直接就被帶到了醉香樓里!剛開始白影是一點也沒客氣,直接就點了一桌子菜,再加上一壺醉香樓里的招牌飲品百花釀,直接就在邊上悠哉悠哉的吃了起來,反正也不用他來付賬!

    對于白影的不客氣,邵青也沒管他,坐到里面的一張靠椅上直接就閉目養神了起來。也可能是后來在這待的實在是有些久了,白影漸漸的就覺得越來越悶,于是到最后他就看著邵青大聲問了一句。

    邵青把白影帶到醉香樓以后就一直處于閉目養神的狀態,此時聽到白影的話他也不答,就連眼睛都不睜一下。

    “我到底還要在這待多久?你難道還要一直把我囚禁在這里嗎?!”

    “喂,你說話啊!”

    “大木樁子你聾了啊!”

    白影在邊上吵吵了半天,邵青都是連眼皮子都沒抬一下。最后白影實在是受不了了,直接站起來就往外走:“既然你不說話,那我就走了!我可是很忙的!”

    聽到白影的腳步聲,邵青這才睜開眼睛來,只見白影這時已經走到了門口。

    邵青見勢本來是想去欄的,可是剛站起來他就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然后他就停下了舉動站在原地,沒有要再去阻攔白影的意思。

    見邵青沒有過來攔自己,白影自然也就不跟他再多說什么了,直接就拉開門走出去。

    可是白影這邊才剛踏出去一步,頓時就不防備的被外面過來的人,用狠狠的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口上,直接就把他又給打飛了回去!

    “噗...咳咳...”

    此時白影被那一掌打回到了雅間里的一張竹榻上,頓時就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后就開始咳嗽了起來。最后他吃力的爬起來,捂著胸口看著外面那個將他重傷的人,臉上滿是漠然的走了進來。

    “二爺!”邵青見凌無影進來了,恭敬的朝他行了個禮。方才他就是知道自家王爺來了,所以才沒有去攔白影。

    凌無影這時沒看邵青一眼,面無表情的進來后就坐到了酒桌前的椅子上,然后淡淡的掃了一眼桌上的酒菜。

    最后,凌無影就拿起一個干凈沒被用過的酒杯,在手里慢悠悠的轉著,語氣不冷不熱的道:“看來你在這里還挺享受的。”說完,他便將那只杯子放了回去,眼神瞟向了白影。

    白影只覺得剛才凌無影的那一掌幾乎把他的肋骨都快要震斷了,肺部火辣辣的疼,幾欲又要吐血!

    但這時聽到凌無影的話,白影也只能忍著問道:“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么...咳咳...”說完,他便又咳了起來,額頭上已經隱隱的沁出了一層的冷汗。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