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獨寵萌妃 > 第86章 一陣酸意
    沈紅才不相信云汐是真心要送什么發簪給自己的,更何況,這發簪除了花樣不同以外,簡直就跟之前那支喜簪一模一樣!她此刻深深的懷疑,那簪子里就藏著自己當初放的蟲卵!

    而云汐送自己這簪子的目的,就是想要弄死自己!

    沈紅過激的反應成功的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主意,此時凌無影也略帶不悅的看向她,而云汐則是一副委屈的樣子看著她說道:“母親怎么如此大的反應?是因為不喜歡小汐送你的禮物嗎?”

    聽到這話,沈紅才忽然的反應過來自己的失態,此時瞥見凌無影投來的冰冷眼神,心中頓時一驚!于是便趕緊賠笑的說道:“怎...怎么會呢!王妃能這么有心的親自給我挑禮物,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既是如此,那便讓女兒來為母親戴上吧!”云汐一臉期盼的樣子看著她,在旁人看來,她就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孩子,可是沈紅心里卻知道,她絕對沒有那么好心!

    沈紅正想著怎么婉轉的拒絕云汐的請求,可這時一旁的云正海卻看向她,語氣有些不悅的說道:“難得王妃如此有孝心,你就隨了王妃的愿吧!”

    云正海對沈紅真的是越來越不滿意了,以前沈紅處理任何事情的時候是很冷靜的,怎么今日卻在王爺的面前,卻是如此失態!只不過是讓她戴一支發簪而已,就算是因為她自己不喜歡,只戴這么一會也是無妨的,一會摘了便是了,竟然還磨磨蹭蹭的。

    沈紅是篤定了云汐在這簪子上做了什么手腳,只是云正海不知道她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而且也不能讓他知道那些事,此時聽到他這么說,沈紅就在心底快速的想著應付的法子。

    最后實在想不到什么好借口了,沈紅就只好牽強的說道:“相爺,妾身只是覺得,怎么能勞煩王妃親自動手呢!而且簪子是王妃特意送我的,理應好好收藏起來才是!”說著,她便要去接過簪子。

    見沈紅要來拿簪子,云汐卻將簪子收回來說道:“母親這話可就不對了,我就算現在是王妃,可也還是云府的女兒呀!而且這簪子本來就是拿來戴的,我知道母親是舍不得,可是女兒以后就難得回來一次了,您就讓我為您帶上,也好滿足了女兒的這個小心愿!”

    云汐說到最后的時候,語氣中還帶著幾分撒嬌的意味,可沈紅是真的不敢戴云汐的發簪,她可不想帶了發簪后天突然就不知不覺的睡死過去啊!

    “云夫人可是在嫌棄本王的王妃身份低微,不配給你戴發簪?”此時,從進府后就一直都沒怎么說話的凌無影也終于發話了,語氣中隱隱的帶有危險的意味。

    凌無影這話,言下之意就是在說:本王的王妃肯親自給你戴發簪,你這么推三阻四的就是在嫌棄王妃的身份!嫌棄王妃就等于是沒把本王這個王爺放在眼里了!

    聽出了凌無影話里的意思,沈紅趕緊就解釋道:“不不不,臣婦不是這個意思!”

    可是凌無影這時卻沒有將她的解釋聽進去,只是不咸不淡的說道“云夫人可是覺得之前你是汐兒的母親,所以如今她就算是成了王妃,你也可以將她說的話不置一顧?”

    聞言,沈紅本來還想解釋什么,可是凌無影卻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繼續盯著她冷冷的道:“還是說,云夫人覺得自己現在也算是本王的岳母,所以就可以不將本王當回事了?”

    凌無影的眼神清冷,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在指沈紅沒把他這個王爺和王妃放在眼里,就連王妃說的話她也當成耳旁風,還在那里自命清高。

    “王爺真的是誤會了,就是借臣婦十個膽子,臣婦也不敢這么想啊!”沈紅慌忙的解釋著,可是凌無影卻是冷哼一聲沒有再說話。

    而此時的云汐則是站在原地,一副做錯事的小孩一樣,看了看凌無影又回過頭看了看沈紅,最后就一聲不吭的低下了頭,如果是不知道的就會以為她這是受到了打擊了,但是如果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她的眼里掠過了一抹狡詐的神色。

    沈紅的的反應比之前自己預想的還要激烈一點,不過她越是這么怕戴這支簪子,那自己就越要讓她戴上去!

    云正海見沈紅依舊拖拖拉拉的,一會沒準平王爺真的會怪罪下來,那他這個丞相可就再難在朝廷里立足了!所以這時他也暗暗的朝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不要惹怒了平王爺,既然云汐想讓她戴簪子,她只要戴上就是了!

    本來被凌無影剛才這么一逼,沈紅就不知道該如何作答了,這時又看到云正海對自己使的眼色,心中更是忐忑不定。

    到最后,她只好一咬牙,對凌無影賠禮的說道:“都是臣婦不好,王妃能有如此孝心要親自給我戴簪子,我應該高興才對,實在是不該再三的推辭。”

    那簪子也未必就有蟲卵,如果當初自己放的那些蟲卵被發現了,依著平王爺的脾氣怕是早就讓人來抄了丞相府了,又怎么會到現在都沒事呢?

    也許...那簪子里真的什么都沒有,一切都只是自己多心了也說不定呢!沈紅努力的心里安撫著自己,而云汐聽到她這話之后,臉上頓時就笑開了花,就像是一個要到糖果的孩子一般。

    隨后云汐就將簪子舉起來對沈紅說道:“母親,請您稍微的把頭底下來一些好嗎?”她的個子不夠高,沈紅要是不低下來她還真的不能將發簪順利地戴到沈紅的頭上呢。

    聽到云汐這么說,沈紅畏懼的看了眼凌無影,然后就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微微的將身子彎下去了些,好讓云汐能將簪子給她戴上去。

    “這杜鵑花簪戴在母親的頭上真的很好看呢!”云汐看著沈紅頭上那朵嫣紅的杜鵑花,毫不吝嗇的夸贊了一句。

    沈紅聽到后就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個十分牽強的表情,然而就在這時,云汐又用只有她們兩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母親覺不覺得,這支發簪很像那天你親手為我戴上的那支喜簪呢?”

    聽到這句,沈紅猛然的看向她,只見云汐依舊還是那副天真單純的模樣看著自己,嘴角還掛著甜甜的微笑,就好像剛才自己聽到的那句話只是她的幻覺而已!

    只不過,沈紅的心里卻十分地清楚,剛才自己聽到的那句話,絕對不是自己的幻覺!

    云汐說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她真的已經發現了那件事嗎?!

    這么想著,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沈紅現在只覺得自己的頭皮有些發癢,好像是有什么東西正在往她的頭皮里鉆一樣!她真的很想把頭上的發簪拔下來,可是當著凌無影在這她又不敢這么做!

    “這發簪真的很合適母親呢!母親,您今天就不要摘下來了吧,女兒看著挺喜慶的呢!”云汐這時走上去親昵的挽上了沈紅的手臂,看上去就是母女情深的樣子。

    既然你那么的怕這支簪子,那我就偏要你多戴一會!

    云汐的心里這么想著,而沈紅聽到她說的這話后,嘴角也不由地抽了抽,最后卻還是點了點頭應道:“既然王妃這么說,那我自當遵命。”

    聽到她這么說,云汐就甜甜的一笑,然后就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轉而又看向云正海問道:“對了,爹爹,怎么沒有見我二哥出來呢?他去哪里了?”

    如果要問在這云府里云汐還惦記著的人是誰的話,那就絕對就是云少陵和那位長居內院的老夫人了!這兩人之前對自己都是非常照顧的,特別是云少陵!

    那天自己出事的時候,云少陵是第一個沖進來的,雖然當時自己睜不開眼睛,但是意識卻是很清楚的!她這個二哥真的是真心待自己的!

    老夫人平時不喜歡出來,這點云汐是知道的,可是云少陵今天怎么也沒在呢?難不成是到學堂去了嗎?云汐正想著,隨后就聽到云正海說道:“少陵的身子不適,所以就在自己房里休息沒有出來。”

    “二哥他怎么了?”一聽說云少陵身子不適,云汐的神情頓時就變得緊張了起來。

    兩天前他背自己出云府的時候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突然的身體不適了呢!云汐是怎么想都覺得這件事情不太對勁,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絲擔心來。

    從來沒有見云汐那么擔心過誰,此時卻見她如此的擔心云少陵,凌無影的眉頭也微微的皺了起來,心中莫名的就涌出了一陣酸意。

    那天自己受傷的時候,可沒見這丫頭也露出這么緊張的眼神呢!凌無影這么想著,隨后就聽見云正海回答道:“只是有些傷風了,休息一天應該就沒事了。”

    沈紅的眼神這時閃爍一下,然后就打斷的說道:“我先去廚房看看菜式準備的怎么樣了,先失陪了。”說完,她就小心的將手從云汐的手中抽出來,然后對云汐和凌無影致了一個歉意的笑,最后便帶著身邊的丫鬟離開了前廳。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