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都市少年醫生 > 第2520章 有人潑污水
    羅子凌請了籌辦晚會的這些人一起吃夜宵。

    董曉婉原本還想叫幾個表現出色的學生也一起吃夜宵,但他們卻不敢來湊熱鬧。

    羅子凌和他身邊的這些女伴太出色了,無論什么男女湊進來,都只能當陪襯。

    人么,都是有自尊心的,更何況這些新生都還比較羞澀,不敢和羅子凌他們這些教員一起吃夜宵。

    夜宵吃的還是挺熱鬧的,除了受打擊的石原中二沒什么情緒,其他人都很興奮。

    許之元和王漢英還喝了不少酒,兩人逞能一樣較勁,結果都喝多了。

    石原中二扶著許之元回去,程嘉言、賀晨寧攙著王漢英回去。

    羅雨晴和一直沒怎么說話的戴舒蘭一起回學校。

    今天戴舒蘭和羅雨晴都唱了一首歌,兩人的歌喉都挺不錯,戴舒蘭所唱的是劉若英的《后來》,這歌更為人熟悉,因此獲得的掌聲更加的熱烈。

    但今天戴舒蘭的情緒明顯不太高,那首《后來》好像也是她情緒的寫照。

    在和羅雨晴離開的時候,她的情緒也不是很高,一副很淡然的樣子。

    戴舒蘭的情況,羅子凌看在眼里,但也只能裝作沒看到。

    楊青吟也注意到了戴舒蘭的神情,她也一副熟視無睹的樣子。

    不過在戴舒蘭和羅雨晴回學校后,她還是和羅子凌說了這事。

    “戴大美女好像情緒不是很好哪!”楊青吟一臉玩味地看著羅子凌。

    “我的情緒也不是很高,怎么辦?”羅子凌攤開雙手看著楊青吟,“這幾天被某個學姐欺負,又沒有人安慰我,我很難過在這里。”

    “懶得理你!”楊青吟踢了羅子凌一下,轉身就走。

    羅子凌趕緊跟上。

    “今天累了吧,回去給你按捏一下!”在走到校園里的時候,羅子凌拉住了楊青吟的手。

    楊青吟并沒掙扎開去,但在側頭看著羅子凌的時候,卻是一臉狡黠地說道:“一會我回寢室,你也跟我回去嗎?”

    “寢室有什么好回的?你的房子這么近,只比到寢室遠了那么一點點路而已。”羅子凌拉著楊青吟手就往外面走。

    楊青吟雖然說要回寢室,但被羅子凌拉著往外走,卻沒怎么掙扎。

    在羅子凌拉著楊青吟走出學校門口的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有人打羅子凌的電話了。

    拿出手機一看,是吳越打來的,羅子凌趕緊接了起來。

    “少爺,你能過來一下吧!”吳越聲音輕輕地說道:“我們逮到了一個人。”

    “好,我馬上過來!”羅子凌沒猶豫就答應了。

    掛了電話后,羅子凌不好意思地對楊青吟說道:“我有事情要過去一下,吳越打來的電話,這幾天她在查幾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應該是有新的進展了,我得過去看看。”

    “那你去吧,我回寢室去睡了!”楊青吟掙脫羅子凌的手,走回了學校。

    羅子凌有點尷尬,趕緊追上幾步,再將拉住楊青吟的手解釋:“真的有重要的事情。”

    “有事情你就去吧,今天我睡學校就行了。一會我回去看看我們合奏時候的視頻,有什么事情可以隨時聯系。”楊青吟沖羅子凌綻出了個笑容,“自己小心一點。”

    見楊青吟并不是生氣,羅子凌也松了口氣。

    朱以軍已經把車子開到校門口等羅子凌,在讓葉小麗送楊青吟回寢室后,羅子凌也就上了車。

    半個小時后,羅子凌和吳越會合了。

    “今天晚上逮到一個人,據他交待,他準備刺殺陳一靜。”吳越面無表情地說道:“他說指使他這樣做的人是你。”

    “我指使他殺陳一靜?”羅子凌有點目瞪口呆,“這是怎么回事?”

    “所以,讓你親自過來一趟,”吳越聲音輕輕地問羅子凌,“應該不是你另外安排的人吧?”

    “怎么可能!”羅子凌搖頭,“這類事情,無論是什么,我都交給你們去做。除非一些你們沒辦法完成的事情,比如替人治療,配制藥物。”

    吳越輕輕地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帶著羅子凌上了樓。

    這是一個類似城中村的地方,房子都挺舊,甚至羅子凌都想不出來,帝都居然還有這種地方。

    吳越關押人的地方是一幢民房的二樓。羅子凌進去的時候,看到幾個眼熟的手下在房間里,一個年約二十幾歲,全身肌肉非常結實的年輕人被綁在棒子上。

    “他交代了什么?”看到楊曉東也在,羅子凌隨口問道:“是說我指使他去刺殺陳一靜?”

    “他一口咬定是你指使他去殺陳一靜。”楊曉東點了點頭,“使了一些手段后,他還是這樣說。”

    羅子凌知道楊曉東嘴里所說的使了一些手段指的是什么。

    那些手段,是他教給他們的,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

    “你認識我嗎?”羅子凌走到那人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臉。

    “我知道,你就是羅子凌,是你讓我去刺殺陳一靜的!”那人重重地點了點頭。

    “是我找到你?”

    那人搖頭:“當然不是你找我,是另外的人找我,說是你的意思。”

    “你是不是智商沒充值?”羅子凌啪的一巴掌就甩了過去,“即使我想殺人,我也不會把自己要殺的想法說出去,更不會讓殺手知道是我要殺人,你別侮辱我們。”

    羅子凌這一巴掌拍的挺重,那人臉上馬上浮現五個手指印。

    “找我那人就是這么說的!”被羅子凌打了一巴掌,這人顯得很委屈,“我收了錢,我就要把任務完成。”

    “看樣子,從你嘴里問不出什么了?”羅子凌瞇起了眼睛,“你就是一口咬定是我派你殺陳一靜?”

    那人有點猶豫,但終于還是點了點頭。

    “啪”的一聲,羅子凌把手又是一巴掌。

    “我們不會像你一樣笨。”打完后,羅子凌站起了身,吩咐吳越和楊曉東:“你們查到了什么?”

    “我們已經根據他提供的聯系人特征,及錢款來往賬號在追查這件事情。”吳越憂心忡忡地說道:“要是有人以這樣的手段潑污水,那我們真是防不勝防。”

    羅子凌皺起了眉頭,陷入沉思。

    .com。妙書屋.com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