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棄子 > 第九百六十四章 流氓勒索
?    茶館外的人一看到里面發生的事情,很多人都是搖頭嘆息了,看來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劉玉還是彬彬有禮的說道:“諸位有何貴干啊?”

    包圍劉玉和李貴的其中一個年輕人很拽地說道:“小子,你知不知道這里是咱李大哥的地盤。你小子進了別人的地盤連招呼都不打,是不是太不懂規矩了。”

    “地盤?規矩?某愚鈍,請指教?”劉玉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東西。

    “你小子是在裝傻啊!”剛才說話的年輕人頓時發怒了,從腰間拔出了一把匕首,眼神中透露著威脅。

    李貴直接喝道:“大膽!”

    李貴身上有種上位者的氣勢,一下子爆發起來,拿著匕首的年輕人立刻就后退了一步。

    劉玉再次制止了李貴,同時對外面的“暗部”探子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們不準靠近。

    在劉玉和李貴被包圍的同時,暗中保護他們的“暗部”探子很快就靠近了過來,隨時就能發動了。劉玉本著不怕事情鬧大,于是讓這些探子都后退。探子們當然知道劉玉的意思,馬上就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找了個位置站好,但是他們的眼神都盯著茶館,隨時等候劉玉的吩咐。

    而一直在劉玉面前挖鼻孔的漢子,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萬分囂張的說道:“小子,你是讀書讀傻了吧。不知道這是老子李貴的地盤。江湖規矩,到了地盤上要拜一下碼頭,你難道就不懂?”

    原來這是要勒索啊。劉玉頓悟了。看來自己剛才拿著錢袋買東西的時候就被這些人給盯上了,他們或許就在那一刻就一直跟著劉玉他們,可能發覺劉玉他們好欺負,所以就擺出架勢來包圍劉玉了,典型的人多欺負人少。

    更讓劉玉詫異的是,眼前這個猥瑣的人也叫做李貴,這難道就是緣分。

    “你叫李貴?富貴的貴?”劉玉想確認一下究竟這是不是同音字。

    眼前的這個李貴還以為自己的名聲已經傳了出去,囂張地說道:“那是自然,老子家里那個老不死的知道老子這輩子一定富貴,所以才取了這個名字。看你小子是聽說老子的名頭。在這片市集,哪個不給咱李貴三分面子。現在你懂了吧。”

    這個李貴在這片市集是一個好吃懶作,手上也有點武藝的流氓。平時什么正事不干,有事沒事就欺負一下老實人。加上之前的荊州官府無能,讓李貴這個家伙沒有人管制,愈發囂張起來。慢慢的,這小子看著自己怎么禍害百姓都沒有人管,于是就更加囂張了起來,開始欺行霸市,聚集了附近一大群流氓無賴,成為這里的禍害。可這李貴的父母是有良心的人,看到自己的兒子違法亂紀,苦口婆心勸說了好久。怎奈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畜生,他的老爹說了他兩句,他居然狠狠地打了他爹一頓,差點沒把他爹給活活氣死。家里人都對這小子沒辦法,官府又無能,李貴就愈大囂張起來,綁架勒索、欺負寡婦、調戲民女、收保護費等等缺德事都做全了。

    還好李貴為首的這些人懶惰,連做缺德事都懶得去做,他們一旦有了錢財就找青樓酒館裝大爺,沒錢了再出來禍害。正是這樣,這個市集才不會因為他們的存在而毀掉了。大家伙都是本分人,只能強忍著被這些流氓無賴給欺負了。

    而今天正好是這一幫禍害將之前勒索得來的錢財都花光的時候,他們準備回自己的地盤好好休息一日,在繼續想著如何老錢,而劉玉拿出錢袋買東西的時候,那飽滿的錢袋就立刻吸引了這些禍害的注意力了。他們經驗豐富,馬上就能夠斷定這錢袋中有著大量的錢財,足夠他們逍遙幾天的了。他們果斷地跟了上來,準備找個地方將劉玉和李貴給攔下來,將錢袋給奪走。

    可劉玉和李貴卻來到茶館,這些人被錢財蒙蔽了雙眼,瞬間就進入茶館。

    這個市集的人都認識這些禍害。劉玉被這些流氓無賴給包圍了,其他人都擔心受到波及,馬上就躲開了。

    “原來如此!看來這個李貴的名字還真的很有名啊。”劉玉怪笑地看著自己的跟班李貴。名字一樣就算了,連人都同樣的猥瑣,世間萬物真的很奇特啊。

    李貴此刻正想罵娘呢。

    “狗日的東西,取啥名字不好。偏偏卻和老子是一樣的名字。”李貴強忍著要暴打對方的沖動。

    劉玉知道這些人是想要勒索他們來了,他本來就是無聊著,有這樣的趣事也不錯。于是他繼續裝傻地說道:“某真的不懂你的意思啊。”

    流氓李貴真的怒了,這小子看來不傻啊,怎么這腦子就不是很靈光呢?難道自己動粗?但流氓李貴看到劉玉腰間別著一把配件,要是動粗起來,萬一傷到了自己,就不好了。

    流氓李貴對著自己的手下使了一個眼色,他的手下立刻就明白自家老大的意思,無外乎就是讓自己等人威脅眼前的這兩個人,然后自己的老大再出來裝一下好人,讓眼前的兩個家伙乖乖地將錢袋交出來。

    “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告訴你!在咱李哥的地盤上,每人每天都得給咱李哥孝敬。你小子來到李哥的地盤,難道就不該給孝敬?”一個流氓手下鼻子朝天地說道。

    “某自聽說過孝敬父母。你們和某非親非故,某為何要孝敬你們啊。”想要劉玉孝敬他們,他們的膽子還真的挺肥的。

    流氓李貴頓時大怒道:“你小子夠囂張。老子在這里混了這么多年,還沒有見過你這樣的。老子現在給你再一次機會。將你的錢袋留下來,然后滾蛋。這輩子都不準再來這里,要不然,你小子就別怪老子動粗了。”

    “動粗?就憑你們?”劉玉笑嘻嘻地看著他們。

    “怎么?看來你小子是想讓老子動粗了!”流氓李貴也是逃出了自己的匕首,剛才說了那么多,簡直就是廢話了,到了最后還是要動粗。

    “嗨,就不能乖乖的交出來么?非得要老子動粗。”流氓李貴暗自嘆息道。

    包圍著劉玉的流氓也都拔出了匕首,文的不行,他們就要粗的。這些年,他們遇到太多像劉玉這樣不配合的人了,只要自己包圍過去一頓胖揍,保證到了最后,乖乖地將錢給交出來,他們就可以逍遙幾日。干一次,闊以玩幾天,多么好的買賣啊。這比后世的“干一天闊以玩三天”的某三和大神來得更加爽利。

    劉玉站了起來,跟班李貴也是站了起來,這些流氓現在就將他和李貴當成軟弱無力的書生了,準備人多欺負人少了。這個也是劉玉想要的,他也好久沒有動手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劉玉就拿著這些人練練手了。

    對方站了起來,這意味將要開打了。

    這時候,一直沒有離開的漢子,大喝道:“你們這幫狗日的,你是想欺負他們這些書生么?”

    流氓李貴這么多年來橫行霸道,一直都是順風順水,今天遇到了硬點子,又遇到了別人的干涉,頓時大怒道:“哪個王八羔子再多嚼舌頭!”

    “你娘的。”漢子直接飛奔過來,一把大刀的刀面對著流氓李貴的臉狠狠地拍了過去。

    流氓李貴都沒有看清楚對方是怎么跑過來,就感覺自己的臉突然間感受到了一股巨力,然后整個人就打懵了。

    漢子破口大罵道:“廢物,居然敢罵老子!你是活膩了。”

    包圍劉玉的流氓扶起了自己的老大,流氓李貴捂著自己的臉,突然間發現自己的一顆牙齒都被打掉了,滿足的鮮血。

    他李貴什么時候遇到這樣的事情,連他爹都不敢打他一下,身體是多么的嬌貴啊。

    “狗日的,居然敢打老子,給老子殺了他們,別讓他們活著出去!”流氓李貴已經怒火沖天了。

    “是!老大!”一眾流氓無賴掏出匕首就向著漢子奔殺了過去。

    漢子不慌不忙開始應對,他的大刀都沒有用,空手對付這些個流氓,可見武藝很高啊。

    一旁的劉玉和李貴似乎被遺忘了,兩人找了一個地方觀看了起來。

    而劉玉則是一直盯著和流氓打斗的漢子,發現這人的武藝似乎乃是軍中的套路,打來大開大合,但也有江湖的招數,顯得十分奇特。

    “爺,這家伙不簡單啊。”李貴悄悄地在劉玉的耳邊說道。

    劉玉自然看清楚了。

    流氓李貴發現劉玉和李貴兩人在一邊看好戲,頓時大怒,自己被人打了,完全就是這兩個家伙的原因。現在自己的手下都給自己報仇去了,而這兩人居然在一邊看好戲,真是忍無可忍啊。

    “你丫的找死!”流氓李貴拿著匕首沖向了劉玉,他想著自己一定能夠解決劉玉和李貴兩人的。

    流氓李貴真的很天真,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劉玉和李貴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命。

    流氓李貴沖上來的時候,根本就不用劉玉動手,李貴一腳就將這個和他同名字的流氓給踢飛了,直接在地上玩鳥了。

    而漢子和幾個流氓還在打斗,劉玉則是逃入了戰斗圈子之中,和漢子一同對付流氓。

    “這位壯士,某與你一同作戰。”劉玉笑呵呵地說道。

    漢子則是說道:“你小子行不行啊。別拖累老子啊。要是打不過,別以為老子會去幫你。”

    漢子顯然不是很相信劉玉的能力。

    但劉玉只是淡淡一笑,就開始施展了自己的武藝,拳腳之間就打倒了兩個流氓,十分干脆利落。

    漢子本來是覺得劉玉兩人軟弱,他本著路見不平的江湖道義才出手幫助的,沒有想到這小子其實深藏不漏啊。

    “小子,你的武藝不錯啊。”漢子贊賞道。

    劉玉笑道:“你也不錯。”

    流氓們終于意識到自己今天是遇到硬茬了,眼前的這三人簡直就是殺神啊,自己沒事居然找上他們,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

    流氓都是欺軟怕硬的,一看到打不過,自己有危險,立馬十分沒有義氣的就逃跑了,全然沒有之前一同逍遙快活的情義。有道是有福同享,有禍你去當,這些流氓真的就把這句話表現得淋漓盡致啊。

    劉玉怎么可能讓這些流氓給跑了呢?要是被他們給跑了,以后這一片市集還是繼續被他們給禍害的。

    “壯士,咱們不能讓這些禍害給跑了。以后這里的百姓肯定繼續受到他們欺負的。”劉玉大聲說道。

    其實是劉玉不愿意暴露身份,否則只要他一句話,保證暗中保護他的“暗部”探子立刻就將這些流氓給抓了起來。

    漢子點點頭,他以非常快的速度追上了這些流氓,將其一一擊倒在地。

    劉玉頓時大驚,本以為這個漢子的武藝不錯,沒有想到這速度就可以和自己麾下的大將相提并論。

    所有的流氓都倒地呻吟,漢子也覺得沒有自己什么事情了,轉身離開了。

    一個在速度上可以和自己麾下大將相比的人,劉玉怎么可以放過呢,于是急忙說道:“壯士留步啊。”

    可是漢子仿佛聽不到一般繼續向前走,而劉玉則是急忙跟了上去。

    兩三個探子馬上就跟了上去,他們要保證劉玉的安全。

    而李貴來到了流氓的李貴的身邊,一腳狠狠地踩在了流氓李貴的的身上。

    流氓李貴似乎是被打傻了,破口大罵道“小子你給老子等著。老子李貴一定會報仇的。”

    此時探子們都來到了李貴的身邊。

    “來人!將這個李貴給老子往死里打!”李貴憤怒的下達了命令。

    周圍幾個探子頓時就懵了,李貴叫他們把他往死里打?

    一個探子弱弱地問道:“首領,小的沒有聽錯吧!您讓我們打您?”

    “啊,呸!娘的,一世英名毀在今日。將這廝給老子押回去。押入死牢,給老子好好的招待他們!!絕對不能弄死了,老子要親自結果了他們。”李貴喝道。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