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棄子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郭嘉出關
    在壽春城郭嘉的府邸。

    被曹操軟禁了將近一年強逼調養身體的郭嘉終于吃完了所有的藥物,而郎中現在正在為他做最后的診斷。

    郭嘉一臉希翼地看著郎中,從許昌來到壽春之后,他就根本沒有出去過,有好幾次他都是借口自己痊愈想出去,可是都是失敗了。而這一次,郭嘉把所有的藥的吃完了,心里估計自己應該是沒有事了。以前困擾郭嘉的病癥已經沒有再次復發了,郭嘉對此很有信心。

    郎中診斷之后說:“恭喜祭酒大人,你的身體可以說沒事了。”

    聽到郎中這樣說,郭嘉激動得眼淚都快留下來了。

    這一年對郭嘉來說,簡直就是地獄一般的生活。不能喝酒、不能外出、不能吃五石散,還不能做自己最喜歡的事情,天天喝難喝的湯藥,吃著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補品,這根本就不是人過的生活,那是豬的生活。郭嘉堂堂祭酒、曹操麾下軍師,怎么能夠和一頭豬一樣呢。

    好在這種豬一樣的日子終于在今天結束了。

    “哈哈,這種日子終于結束了!太好了!”郭嘉仰天大笑。

    郎中大驚,這郭祭酒不會是瘋了吧,如果是這樣那就不妙。被人軟禁一年不能外出,心理素質差點的都可能瘋掉的,要是郎中被人軟禁一年,他估計自己都會得失心瘋的。

    為了對郭嘉負責,本著醫者父母心,郎中急忙對幾個士兵說道:“軍爺,快來把祭酒大人按住,他很有可能得了失心瘋了。”

    因為郭嘉平時很抗拒郎中的治療,所以曹操安排幾個士兵在郎中替郭嘉治療的時候,聽從郎中的安排。

    幾個士兵一聽這話,快速來到郭嘉身邊,把郭嘉按住了。

    “你們要干什么!放開我!”郭嘉驚恐地說道,他搞不懂這幫士兵為什么會這樣。

    郎中柔聲地說道:“祭酒大人,容小人再給你把一下脈。然后再給你扎幾針,很快就好了,你不要亂動啊。小的保證很快就完成了。”

    郭嘉剛才都沉浸在自己的歡樂之中,沒有聽到郎中剛才的話,所以不清楚郎中為什么還要把脈,憤怒地說道:“本軍師都沒事了,你還要干什么!還有你們幾個粗坯快放開我!”

    “幾位軍爺按緊了,看來祭酒大人的失心瘋有點嚴重了。”郎中急忙說道。

    失心瘋?!郭嘉知道郎中為什么會這樣,剛才自己仰天大笑被郎中當成失心瘋了。

    郭嘉安靜地給郎中把脈,他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沒有用,還是讓郎中診斷吧。

    郎中把手按在了郭嘉的手腕上,細細診斷起來。

    郎中把脈過后,疑惑地說道:“祭酒大人的脈象四平八穩,不像是失心瘋的狀況阿。這就奇怪了。”

    “我都說了我根本就沒病!失心瘋?你是在耍我么!”郭嘉搖頭苦笑。

    “原來如此,小的誤會了,麻煩幾位軍爺把祭酒大人放開吧。”郎中意識到自己剛才是誤會郭嘉了,馬上改正自己的錯誤。

    “既然本軍師都沒事了,你們都可以下去了。”郭嘉已經不想再看到他們了。

    幾個士兵當然不會聽他的,他們就一直站在郭嘉的身邊,監視著郭嘉。郭嘉也無所謂了,反正也不差那么點時間,自己很快就能離開這里了。

    郎中卻是說道:“大人,你的身體是恢復了,可是內里還不清楚。但是為了保險起見,您還是多休息幾日,由小的再給給你開幾個方子,一次性將病根給清除掉。”

    還要吃藥!?回憶起之前的痛苦日子,憤怒的郭嘉操起了一張椅子對著郎中扔了過去,罵道:“滾!我都喝了一年的苦水了,你還來!信不信本軍師這就把你治罪了!”

    郎中嚇一大跳,急忙躲避郭嘉扔過來的椅子,一聽到郭嘉有可能對自己進行處罰,邁開了步伐,往著大門飛奔而去,連帶過來的家伙什都不要了。郎中一邊跑一邊想這祭酒大人肯定有點失心瘋了,還是走為上策吧,免得病發后,自己被丞相怪罪。郎中覺得還是不保險,還是帶著老婆孩子離開壽春吧,以那個祭酒大人那點肚量,很有可能對他進行報復的。郎中是實在人,知道大人物的那點小心思,他還是不奉陪了。

    郭嘉大大地出了一口惡氣,一年來受的郁悶在今天一掃而空。

    只不過這一年的調養也讓郭嘉感受到了不同,起碼身體比以前變得更加強壯了。剛才他扔出椅子的架勢可是勢大力沉,這是以前他那個小身板所不能做到的。

    郭嘉不再理會看守他的士兵了,直接向著大門而去。

    來到大門的時候,把守的士兵隊長阻止了他,說道:“祭酒大人,沒有丞相的命令,你不能離開這里。”

    “丞相讓本軍師在此,是為了調養身體,如今本軍師已然痊愈,丞相的命令已經到期了。別擋路,本軍師要去見丞相!”郭嘉強硬地說道。

    可這士兵隊長就是個死腦筋,哪里會聽郭嘉說,他只認曹操的軍令,說道:“沒有丞相的軍令,大人不能踏出半步!”

    “我說你這人怎么就這么死板,本軍師有重要的事情要面見丞相,耽誤了大事,你承擔得起么?!小心你的腦袋!”郭嘉見說道理沒用,就開始威脅了。

    “大人請回去吧!上一次你也是這么說的。”士兵隊長還是一副死人臉。他負責把守這里,郭嘉已經好幾次想要出去了,所以他已經習慣了郭嘉的威脅。

    “你……”郭嘉差一點要吐血了,熬了這么長時間,居然還是不能出去。

    士兵們都是以曹操軍令為指示,郭嘉只能在這里哀嘆了。

    郭嘉準備放棄的時候,他看到了荀彧的身影出現了。

    荀彧隔三差五就會過來這里看望郭嘉,郭嘉有時候會不想看到他的,可這一次郭嘉覺得荀彧的出現實在是太好了。

    “文若!你快過來!我終于看到你了。”郭嘉興奮地說道。

    荀彧遇到一些難題,正在低頭思索著,被郭嘉這么一喊,他也抬起頭來看向了聲音來源。

    “奉孝,你又不老實了!乖乖回去調養身體啊。”荀彧很聰明,他看到郭嘉被擋住了,就知道是郭嘉想出去而沒有成功。

    “文若,主公是讓我調養身體,可是現在我的身體已經痊愈了。現在迫不及待要見主公,可這幾個士兵就是不放我出去啊!”郭嘉急切地說道。

    荀彧一臉鄙視,這郭嘉之前就用各種理由想要出去,每一次都沒有成功,他經常來這里,對這種情況是司空見慣了,說道:“奉孝,你還是算了吧。這是第幾次了,你就好好地休養吧,免得讓主公擔心。”

    郭嘉真想給自己一巴掌,之前的黑歷史讓荀彧都不相信。也難怪這些士兵不讓自己出去了。

    “文若啊,我真的沒事了。剛來郎中都診斷了。”郭嘉按照事實來說話了。

    “郎中呢?讓他出來證實一下。空手無憑是沒用的。”荀彧說道。

    郭嘉懵逼了,剛才只圖出一口惡氣了,把郎中都嚇跑了,現在沒有郎中可以證實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又在耍心機。好好在這里呆著吧。我只是路過這里,順便看看你,看你精神不錯,很快就能痊愈了。我還有事,先走了。”荀彧說了幾句話后就轉身離開了。

    “文若啊,你別走啊。你可以找一個郎中過來給診斷一下就證明我沒說謊了!你走了,我該怎么辦啊?”郭嘉怎么可能讓荀彧就這么走了。郎中都被自己趕跑了,估計以后都不會過來了,把守的士兵又不相信自己,天知道郭嘉還要在這里待多久。

    荀彧停住了腳步,思索了一會,若是郭嘉真的痊愈了,那么曹操這邊又可以得到一大謀士了,對曹操很有利。

    “你沒騙我?”荀彧很懷疑郭嘉的誠信。

    “如果我郭奉孝騙你的話,你就讓我繼續在這里待上一年,哦,不,兩年!還有讓我以后一輩子都不能喝酒。”郭嘉為了取得荀彧的信任算是豁出去了。

    荀彧現在算是有點相信郭嘉,郭嘉平時最愛的就是喝酒,讓他不喝酒還不如殺了他,也只有曹操有那個能耐強制讓郭嘉一年不能喝酒。于是荀彧吩咐一個士兵去喚來一個郎中。

    一個郎中在士兵的帶領下姍姍來遲。

    荀彧讓他給郭嘉把脈,一定要檢查仔細了,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郭嘉一臉微笑地看著郎中,表情有一股猥瑣,這家伙可是可以讓自己離開這里的關鍵啊。

    郎中被一個大男人這么看著,心里感到一陣惡心,難道這人喜歡那道道,自己待會可要小心了,免得晚節不保。

    郎中細細地給郭嘉檢查了一遍,最后說道:“回稟大人,祭酒大人脈象四平八穩,很是健壯。”

    “文若,你聽到沒有,我都說我已經痊愈了。”郭嘉激動了,終于有郎中證實自己的清白了。

    荀彧沒有理會郭嘉,對著郎中柔聲說道:“辛苦了!來人送郎中回去!”

    “這是小的應該做的。”荀彧的氣質與風度讓郎中感到如沐春風,不像郭嘉一臉的猥瑣,看著就覺得惡心。

    郭嘉看到荀彧不理自己,急忙說道:“文若,快帶我去見主公吧。”

    荀彧白了郭嘉一眼,一年都呆過了,還差這么一點時間嗎?

    “這位將軍,郭祭酒已經痊愈了。丞相正是迫切想要面見,不如就讓本官帶他過去,如何?”荀彧就是一點好,他對比自己身份低的人總是很溫柔的。

    被荀彧稱為將軍,士兵隊長受寵若驚,他只是一個小人物,將軍這個稱呼有點過了,何況是丞相重臣荀彧稱呼他。他是相信荀彧的人品的,荀彧的名號在壽春可是響當當的,說道:“有荀大人帶領,小的自然放行。”

    士兵隊長做了一個放行的手勢,士兵們終于對郭嘉放行了,不再阻攔郭嘉走出住所。

    郭嘉一陣郁悶,你剛才不是說要丞相的命令么?現在荀彧一句話就搞定了。這是干什么啊!難道荀彧的面子比他郭嘉要大。郭嘉決定要把這個隊長的樣貌給記下來,以后找機會要他好好知道他郭軍師不是好惹的。

    無論怎么說,郭嘉終于可以走出這個軟禁自己的地方了。

    一踏出門口,郭嘉就興奮了,拉著荀彧就走。

    “奉孝,你慢點啊。”荀彧被郭嘉這么一拉,差一點就摔倒了。

    郭嘉沒有理會荀彧,他現在迫切要去面見曹操,他這一年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了。

    “我郭奉孝又回來了!哈哈!”郭嘉一邊飛奔一邊大叫。

    壽春城的百姓都看到一個沒見過的男子拉著荀彧在路上狂奔的怪異場面。難道他們有斷袖之癖?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傷風化啊。

    一些認識郭嘉和荀彧的人,仿佛打開了另一個世界,原來郭軍師和荀大人是這樣的人啊。

    甚至有著斷袖之癖的人對郭嘉和荀彧的勇氣感到佩服,原來兩位大人都是同道中人,他們實在太大膽,若是自己只能偷偷摸摸的。

    無論男女老少都誤會了。

    “奉孝,你快放手!”荀彧察覺到四周異樣的眼神,頓時感覺自己多年的美好形象就這么被郭嘉給毀掉了。

    郭嘉根本就沒有聽到,他現在一心想要去到曹操的面前。

    此次以后,壽春城內就流傳著荀彧荀香令與某男子在街道上牽手狂奔的故事,最后發展成了各種各樣的微妙版本,成為壽春百姓茶余飯后的談資。

    荀彧也是在后來才發現了這個事情,想要澄清也晚了。

    作為荀彧的侄子,荀攸聽聞之后,更是來到荀彧面前勸說道:“文若叔,您還是不要和郭嘉那個浪子靠著太近了。那些離經叛道的東西,您還是別搞那么多了。事關荀家的名聲啊。”

    可想而知那時候荀彧內心有多少只草原神獸在奔騰。

    荀彧把這事情埋在心里,只有夜深人靜的時候,會在僻靜之處不斷地辱罵郭嘉坑人。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