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快穿之學習 > 55 光明教皇(4)
?    時間飛逝,很快就到了半年之后。

    這半年里,大部分事情都和劇情差不多:約翰遜應邀到了總教堂,艾薇也和那個人一起離開了這個小鎮,一路奇遇。

    一些微小的差別在于,趙子言在約翰遜主教離開之前和他談了一些類似于“教皇時限將至、圣子圣女于總教堂內部終日修煉,這樣會不會出什么問題”的事,把話題從光明神法旨、教會教訓等轉移到教會實際事例中。

    雖然教會一貫如此,但是不可否認這也是劇情里艾薇當上圣女的一個重要原因——絕大部分人都沒見過圣女,也對比不出艾薇和其他圣女的差距。

    在教會大多數人眼里,圣子圣女就是光元素親和力滿點并且自小精心教育,以保障其實力超群、管理審查判斷能力一流并且內心絕對公正的人。而艾薇所有元素親和力都是滿點,只是由于太過均衡,所以在小時候檢測時沒被檢測出來。因此再黑暗之子暗殺了圣子圣女之后,艾薇才能夠通過秘術蒙騙過關,并在暗箱操作下成為新的圣女。

    至于艾薇,由于她周圍的那些人里有一些機警的,所以趙子言并沒有直接讓人跟蹤,而是指派了一些人提前到達劇情里艾薇會到的地方及其周遭城市,一來是能拿走一些東西就拿走一些,能交好一些人就交好一些,削弱“艾薇”的力量;二是確認艾薇的行蹤,結合劇情判斷背后那些人大概走到了哪一步,讓他心里有個底。截止目前,原本艾薇應該拿到的元素石和交好的一個貴族小姐都被蝴蝶了,本來此刻已經初步達成聯盟的那個貴族小姐的家族和黑暗教會也尚未交際。

    至于小鎮這邊,而由于活動區域的局限,趙子言閑來時候除了看書,也會試著去修煉原主的光系能力——不過很遺憾,雖然剛開始趙子言被自己快于常人的速度驚喜了一下,但是當他發現那些被吸收的光元素在從經絡流至識海的過程里持續逸出之后,大概每次能切實儲存的光元素只有最初吸收的十分之一,他就死了那種奢望的心思。

    半年過去了,當他可以自如活動的時候,他的修為才只是勉強達到牧師學徒。

    默默內傷下,趙子言換上一整套華麗的行頭,對著鏡子確認了自己就是個大寫的紈绔之后利索地出了門。

    *

    華燈初上之時,一輛馬車慢吞吞從遠處行來,就是見慣了各種達官顯貴的伊斯科,見了之后也忍不住一臉慘不忍睹地捅捅旁邊的同事:“光明神在上,我從未見過這么……‘有錢’的馬車!”

    “噗!這主人是八輩子沒見過黃金嗎?”同事很給面子的笑噴了,滿臉的不可思議。而在他們談笑的時候,周圍的人也都看到了那輛馬車,一個個忍不住嘲笑起來。

    馬車的主人是一個黑發黑眸的青年,他聽到外面那些人嘲諷的話之后也不氣惱,只是微微睜開眼睛,然后像是看到了外面的眾生相之后被逗笑,唇角慢慢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

    雖然有些喧囂,但是當馬車行駛到城門口的時候大家不知為什么反而都安靜了下來,靜靜地看著車夫交了錢之后再將馬車慢悠悠行駛進去。過了好一會才有人突然說話:“唉!他們沒排隊!”

    似乎是被解除咒語一樣,剛才不自覺安靜下來并讓路的人們都開始交頭接耳,守門的城衛也一樣。

    “你剛才什么感覺?”同事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捅捅伊斯科,剛才就是伊斯科過去給那輛馬車放的行。

    “我不知道。”伊斯科吐出這句話,然后扭頭看著同事,“我不知道。剛才那輛馬車過來得時候,我就莫名的腦子里一片空白,整個人都懵了。現在回想,我都不知道剛才自己做過什么。”說完這些,伊斯科和同事都抖了抖,剛才那種感覺真是太可怕了,好像是所有人的不存在了一樣。你看得到聽得到,卻感覺自己和他們相隔萬里,完全不是一個世界。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發生在馬車行駛過的每一個地方,直到它停在一家旅店前面。

    “唉,等等。”一個全身金閃閃的金發青年突然不知從哪里沖出來,直接攔在了馬車前面對剛下車的黑發青年說,“本少爺覺得這個馬車和我的審美觀很合得來……”然后在黑發青年看過來的時候突然紅了臉,“——所以我們的審美應該很合得來,交個朋友吧!我最喜歡交朋友了。”

    黑發青年不回答,靜靜地看了他一會,然后轉身走進旅店坐下來。

    而被這么一打岔,周圍的氣氛也慢慢熱絡起來,該吃的吃該喝的喝,不再盯著黑發青年這邊。

    金發青年也不氣餒,跟著坐在一邊開始搭訕:“我叫言,你呢?”

    “這家旅館的菜其實蠻一般的,就是住宿條件好了點——但是也沒有我家好。”車夫把馬車轉交之后點了幾道菜過來,金發青年言,也就是趙子言就開始說,“我做的菜比這里好,我家環境和條件也比這里好。”

    “所以你要不要來我家住?”趙子言雖然練習過幾次,但是真開始搭訕了他反而詞窮了,“你看啊,我們是朋友,朋友之間就該互相幫助……”

    “好吧,我們還不是朋友。”趙子言慢慢趴在桌子上,一副沮喪的樣子,“我把你當朋友,你把我當路人。”嘆了口氣后惋惜地說,“世上最傷心的事莫過于此。”

    黑發青年默默看著趙子言趴在桌子上又嘆氣,直到飯菜要上來了,還是一言不發,只是點點頭,然后起身向二樓走去。之前站在他后面一直當背景板的車夫就把趙子言提起來,示意侍從把飯菜端上來,然后跟在黑發青年后面進了一個房間。

    黑發青年看了一眼車夫,車夫就把趙子言放在黑發青年正對著的椅子上,然后說:“少爺不想說話。”然后又讓侍從把飯菜都擺在趙子言前面,“少爺請你吃。”

    趙子言看看黑發青年,又看看一直帶著斗笠的車夫,還是快速吃了起來。

    在趙子言吃飯的過程中,對面的一主一仆一直盯著他看,知道他吃完了,車夫才問:“好吃嗎?”

    “還行。”趙子言笑了笑,然后再問黑發青年,“嗯……那個,你是不是嗓子不好?”

    黑發青年點點頭。

    “這就好了!”趙子言突然一笑,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我還以為你很討厭我,所以才不說話。”

    黑發青年笑笑,一副開心的樣子,然后讓車夫拿來紙筆:“伊維爾。”字跡有點生疏,伊維爾有點不滿意地皺了下眉。

    “伊維爾。”趙子言念出來,然后笑著說,“我知道了,你是伊維爾,我是言。我們是好朋友。”

    伊維爾聽他這么說,稍微過了一會才眨眨眼了點頭,然后在“伊維爾”的旁邊寫上“言”,笑瞇瞇的很開心的樣子。

    “伊維爾,你喜歡看書嗎?”趙子言看伊維爾笑的樣子,心里有點不舒服,“我去給你拿幾本書過來。”說完等伊維爾點頭了,然后離開這里。他知道,伊維爾一直是這樣,黑暗之子伊維爾。

    總是笑瞇瞇的,總是毫無防備,總是對別人很寬容,看起來很好騙的樣子。然后再了解他一點會覺得這是因為這個人其實是沒有心、沒有感情的。

    可是不是這樣的。

    趙子言回去之后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后拿起幾本故事書——前幾天剛買的,再坐在馬車里讓車夫帶他回去。

    這次來帝都,趙子言本來是為了幾天后的一場拍賣會,一場黑市的拍賣會——因為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他這些天一直在臉上涂涂抹抹,衣服也是怎么花哨怎么來,整天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不說改頭換面,至少也不會一眼被認識的人認出他就是埃里克。

    對著這么個人伊維爾也沒什么反感情緒也是難得。

    遇上伊維爾純屬意外,因為按照劇情,伊維爾現在處于誰也不知道在哪里的神隱狀態,下次出現就是他已經殺了圣子圣女。

    趙子言回去的時候飯菜已經撤走了,車夫站在門外而伊維爾正在看書,天色全黑但伊維爾卻沒有開燈的打算,就這么津津有味地看著。

    趙子言打開燈,然后把書遞給伊維爾:“伊維爾,這幾個故事我覺得不錯,一起看?”

    ——這幾個故事基本都是老掉牙的勇者一路升級打敗大魔王名利雙收偶爾還有公主獻身的故事。

    大概過了一會,伊維爾看完了一本,表情不太好看。然后伊維爾又拿起了一本。

    等到這幾本都看完了,趙子言表示時間不早了該睡了把伊維爾哄去睡覺,然后打算回去。結果伊維爾皺著眉表示明天想再看幾個這種故事。

    趙子言回去洗漱完之后,召喚出系統筆記本。

    照例還是先看新出現的一句話,“好的,我知道了。”

    每次出現的話好像都是這些肯定的一面,趙子言莫名想到這個。剛好這一頁寫完了,他就翻了個頁繼續。

    “其實我在想,伊維爾為什么是黑暗之子呢。他不像,不是我想象中的黑暗之子的樣子,看起來單純善良——雖然我知道這個是假象——安靜得讓人偶爾會心疼。

    以及,黑暗之子喜歡看勇者故事233感覺萌點很奇怪,明明他自己是‘魔王’吧。” 166閱讀網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