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胜平负|中国竞彩网胜平负赛程
天域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千之心 > 133 定心 1
    王一洋拍拍手上的灰,信步從道館走出來,周圍人頓時將剛剛制服的四個污染體拖走,綁起來蒙住臉,堵上嘴,然后注射麻醉劑。

    無聲無息間,四個污染體很快消失在松林中,被拖下山離開了。

    不管他們什么身份,接下來就是各種嚴刑拷打,刑訊逼供。

    當然這些不會影響到王一洋。

    他已經決定了,可以試著和蘇小小接觸一二。

    人家女孩子都多次表現得這么露骨了。他要是還推三阻四,反倒有點不像男人。

    不管行不行,先接觸了談著試試。

    更何況,他現在也打算盡快成家,生幾個女兒兒子延續血脈。免得突然哪天冒出個極度危險的身份。

    要是他真的身死了,他王家可就無后了。

    “老板,附近有打斗聲,要不要.....”左手成員的嚴歡起身問。

    如今誰都知道,鐘蠶和杰恩是老板身邊的大紅人。反而他們左手和黑牙虎,漸漸淪為邊緣。

    這趟他們主動加入護衛工作,為的就是重新在老板面前樹立好印象。

    “不用,你們先下去吧,鐘蠶留下就行。”王一洋平靜道。

    他的感知已經進入特種催眠師層次,遠超周圍眾人,自然早就察覺到兩處的打斗。

    “注意用我們的衛星監控錄像,分析一下黑樹的底細,還有那個飛花社。”

    “明白。”嚴歡和杰恩同時應聲,兩人隱蔽的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里看出一絲競爭之意。

    嚴歡身材姣好,畢竟之前是練柔術的,還開過舞蹈班,身材沒話說,全身上下沒一點贅肉。該凸的凸該細的細。

    這也是她被左手派出和老板聯系的關鍵,畢竟異性相吸,就算出點小差錯,憑著嚴歡的姿色,撒撒嬌也能得到更多寬容。

    “好了,下去吧。”王一洋隨意道。“不要忘了撒竊聽器。”

    他對黑樹地產這樣的,自己手下都不能查明的勢力相當好奇。

    所以早已調派了一大批超微型竊聽器,準備播撒到關鍵地方。

    “明白,這幾座山都已經撒好了。服務器會分析處理出有用信息。”杰恩迅速回答。

    兩萬個竊聽器,還是米斯特研發部自行研發的非賣品型號。

    光成本就要三千一個。可以堅持四天時間不斷電。

    這么一撒就是兩萬只,也就是三千萬聯邦幣就撒了出去。

    也就是如今的王一洋,才敢這么隨意揮霍。

    轉悠了一圈后,王一洋裝作查看了一番,又回到道館。

    場子里,蘇小小正坐在樹樁凳子上,臉色緋紅,根本不敢抬頭看他。

    “外面沒什么聲音,我去看了,應該是什么麻雀小鳥亂叫。”王一洋微笑解釋。

    “可能是我聽錯了....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什么重物砸地上的聲音?”蘇小小低頭小聲道。

    “沒事,應該是你聽錯了。”王一洋微笑。

    “......”蘇小小咬著唇,感覺全身酥麻,沒一點力氣,皮膚滾燙,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還好的是,道館門外,謝菲和克麗絲終于回來了。

    謝菲身上有些臟,似乎在林子里摔了一跤。

    克麗絲則氣喘吁吁,似乎累得不行。

    “終于回來了.....”克麗絲扶著門框,感覺肺里火辣辣的,嚴重缺水。

    “我找了不少的柴火,現在可以生火了!”謝菲舉起手里的干柴樹枝。

    “剛剛我還差點抓到一只野兔,可惜還是慢了一點,不然今天我們說不定還能吃到烤兔子。”她給自己身上的臟亂找了借口。

    “你太殘忍了,野兔抓到了可以養著當寵物啊,那么可愛。”克麗絲無奈道。

    “我更喜歡野味。”謝菲反駁道。

    她若無其事的走進道館空地,就像剛剛什么也沒發生一樣。

    但實際上,這短短二十分鐘時間里,她和那群黑樹的人來回交手,對方被重創數人,狼狽撤離,她自己也受了點小傷。

    算是兩敗俱傷。

    不過要不是擔心閨蜜這邊出事,她也不會輕松放那群人走。

    現在看到克麗絲和蘇小小兩人都沒事,她這才心里松口氣。

    找到柴火,石頭灶臺也搭建好了,接下來就是生火。

    有防水打火機在,火堆很輕松就燃起來了。

    紅黃色的火苗越燃越大。

    四人圍著火堆坐成一圈。

    除開謝菲和王一洋外,其余兩人都感覺格外新奇。

    “我還是第一次在野外燒火。”

    “我也是,感覺很新鮮很好玩。”

    克麗絲和蘇小小心情都好了很多。

    只是蘇小小老是忍不住偷看一旁坐著的王一洋。

    自從剛剛那一句話后,她便感覺心情完全變了個樣。

    雖然她敢愛敢恨,但真臨到頭了,反而有些膽怯。不知道該如何和王一洋相處。

    四人聊著最近的明星趣聞,聊著野外生存的要點和注意事項,還有王一洋以前在這里的生活等等。

    其中大部分都是受過野外生存訓練的謝菲在說,其余人在聽,但四人都感覺很有意思。

    吹牛了一會兒,大家干脆也懶得往上爬了,就在這里把包里的零食拿出來,開吃。

    謝菲一開始還一直在警惕,生怕黑樹的人還會過來襲擊,但聊了好一會兒,她的感知能力能察覺到方圓百米的污染體和影族。

    但這么久都沒任何動靜。

    她中途又接了個電話,這才終于放下心來。

    電話是亨特那邊打來的。黑樹的人和他打了一半,便迅速全部撤離,不知道什么原因。

    為了安全起見,謝菲還是稍等了一會兒,提議大家該回去了。

    既然已經被黑樹的人發現,她自然不可能繼續帶閨蜜在這里浪。

    正好蘇小小的腳崴了,也有合適的理由。

    于是一行人吃掉全部的零食,收拾好包裝袋,順著原路開始返回。

    回去的路上,蘇小小一路都是由王一洋扶著一只手,慢慢下山。

    她俏臉紅得滴血,一路上一句話也不說,根本不敢吭聲。只是手抓得異常的緊。

    一旁的克麗絲和謝菲看得心里連連搖頭,看出來蘇小小這是徹底陷進去了。

    她們也無法理解,這王一洋也就是長相氣質帥了點,但其他條件太過普通,蘇小小怎么會對其死心塌地的?

    慢吞吞下了山。

    等到了山腳村子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

    四人找到包車的出租車,三個女生坐后面,王一洋一個人坐副駕駛。

    司機師傅之前睡得渾渾噩噩,被叫醒后用濕巾擦了把臉,總算是啟程回貴溪了。

    王一洋聽著身后三個女生嘰嘰喳喳的聲音,臉上帶著微笑,一邊拿著手機查看一些心理學的書。

    車上有些顛簸,但并不影響他閱讀。

    “喂,王一洋,你有想過以后打算怎么過么?”后面的謝菲忽然開口問。

    “什么怎么過?”王一洋放下手機,疑惑問。

    “你的目標是什么?在米斯特工作,據我所知,外來員工天花板很低,他們集團的保密要求很高,而且高層都有很強的專業性。發展有限吧。”謝菲顯然提前了解過王一洋之前報的資料。

    “還好吧,我覺得現在生活這樣就很不錯。”王一洋坦白回答。

    “我喜歡平平淡淡的生活,雖然沒多少激情,但真實,舒心。畢竟我們就只是普通人,過好自己不惹事,就算為國家做貢獻了。”他說的真的就是自己的心聲。

    “也是,貴溪鎮這里的房價也不高,在這里生活的話,確實可以了。但萬一你以后要去外地呢?”謝菲看了眼一旁的蘇小小,追問。

    很明顯,她這是為蘇小小問的。

    “為什么要去外地呢?我覺得這里確實不錯啊。貴溪這邊風景好,空氣好,生活悠閑,人也很淳樸。”王一洋沒開口,蘇小小卻是先跳出來笑著道。

    王一洋滿意的看了蘇小小一眼,頓時又把她看得低頭臉紅起來。

    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如今的成就有多厲害。

    因為這些都是身份系統帶給他的。沒了這個系統,他其實就是個普通人。

    平凡,正常,每天按時上下班,為生計和婚姻,房車和養老發愁。

    所以他的心態一直擺得很正。沒有因為手里有過百億的資金就忘卻自我。

    他每天喝的牛奶,依舊是鎮上本地的四塊一盒純牛奶。吃的飯菜,一頓絕對不會超過三十塊。出行辦事,如果不是公事,他都盡量走路。

    他用的都是自己的工資,一個月七千五的薪水。至于其他身份帶來的利潤,他全都劃在另外的賬戶,一分不動。

    這是一種態度,一種生活。

    他將自己,和系統帶來的那些身份,分得很清。就像兩條不同的線。

    訓練也好,學習也好,研究也好,這些他都劃分到另一頭。

    而真正屬于自己的部分,他沒有混淆。

    他王一洋,依舊是他。

    “你這想法倒是樸實。”開車的師傅也笑了。“和我兒子一樣,他也是才大學畢業,成天就想著這些養老的事,雖然被人家說沒點沖勁,但重在真實,實在。”

    “就是這個理,人嘛,就是要真實才好,不然每天裝來裝去的,活得那么累,人都要減壽好多年。”王一洋笑著點頭。

    “有的時候下鄉釣釣魚,泡泡溫泉,呼吸下新鮮空氣,我記得我小時候還偷偷扳過路邊田里的苞谷,那時候把苞谷丟到火堆里買起來,不剝皮,等燒完火,掏出來的玉米棒子簡直香慘了。”

    王一洋現在都好像能回憶起那時候的香氣,比起如今吃的各種好吃好喝,很多東西都不如小時候那么香甜了。

    “可不是,我小時候也偷過玉米,不光玉米,我們還拿電網去偷魚塘里的魚,結果被人家拿著棍子半夜追了三里地!”司機師傅說起來也是哈哈大笑。

    “以前我們還摸過溪水里的野生螃蟹,抓回去油鍋里一滾,炸成金黃色,味道香得不行!”王一洋也嘴角微微翹起。他看著手機里冒出來的短信,是杰恩詢問那四個抓到的人怎么處理。

    他回復了句全殺掉,然后繼續懷念起小時候的溫馨生活。

    “除開螃蟹,還有踩蟲子,小時候爺爺院子里種了一顆大樹,樹上葉子上經常掉毛毛蟲,我最喜歡的就是跑樹底下踩毛毛蟲。

    一踩一只,biaji一下,那叫一個爽快!后來直到被毛毛蟲掉進衣領里,脖子腫了一個星期,才不敢再去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中国竞彩网胜平负 优西步 - 影视导航网_电影导航站_电影网站大全_电影网站排行榜_电影网址导航 27号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哈灵杭州麻将怎么下载 中国配资 竞彩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福建31选7 脱兔电竞比分网app 香溢融通股票 球探比分 电竞比分007 棒球比分的x什么意思 哪个app能玩国标麻将 福建22选5 为什么dota比分网数据快 cba篮球比分直播 比分直播足球新浪